“你醒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骆羽邜只觉得浑身都在叫嚣着疼痛时,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她的心里一惊,立即就挣扎着起身行礼道:“属下见过门主!”

“你可知,你这次的任务失败了。”

“属下万死!”对于这个门主,骆羽邜一向都知道她不喜自己,虽然她也搞不清楚原因,但是却下意识的害怕。

“是该万死。”苏如是的声音冰冷渗人,让骆羽邜又生出了几分冷汗,“不过这次,我要你将功折过。”

“是!属下定不负门主之令!”

骆羽邜立即应声,却听到了苏如是的冷笑:“呵呵,先别急着表决心,若是完成不了,有你好受的!”

说着,就见骆羽邜的身子一颤,让苏如是的嘴角勾了勾,伸手将一个册子扔在了骆羽邜的眼前:“这是这次的任务,看仔细想清楚了。”

只见说完苏如是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好似多待一会自己就会受不了了一样。

“记着,这次绝对不许失败!”

“是!”

骆羽邜看着苏如是停在了门口,立即答是,可是当眸子看到那册子里的内容中,骆羽邜的心中划过一丝深意……

大越京城。

武阳门前,只见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身影就那样高大挺拔的站在那里,翘首以望着什么,男子帅气阳光的侧脸引起旁边人的一阵侧目和细语,一旁拴着的马匹发出了一声声的响鼻。

骆羽卓抬眼看了一下日头,一向沉稳的他此时心里也有点激动和紧张。

十年了,不知道那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出落成什么模样了,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调皮爱捉弄别人,想起小时候那些让人头疼不已又生不起来气的小把戏,骆羽卓忍不住笑出了声,想象着一会两人相遇的情形:她一定生得美丽又有气质,能让他一眼就认出她,两个人见面时,这个小丫头一定会激动的哭起鼻子,而他会走上前相拥,让她窝在他的怀里,动情的说我很想你的话……

画面瞬间变得温馨而感动,这样想着心里更期待了几分,微微抬起头又往里面焦急的望了望。

“咳!这位公子,你脖子伸的那样长,可是在等你心仪的姑娘呢?”

正在骆羽卓专注着打量着前面的马车哪辆映着丞相府的标志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他脑后传来,那戏谑的语气饶是他好修养也有点挂不住,转身正欲发火,就瞧见一个美丽的女孩正笑眯眯的看着他,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光芒让骆羽卓的火气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邜儿!你终于回来了!”骆羽卓激动的一把将眼前的女孩狠狠的拉进怀里,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想念。

这一眼就肯定了她是谁的举动让骆羽邜的心颤动了起来,眼眶微微湿润,暗自平复了自己暗潮涌动的内心,轻轻打了一下骆羽卓的后背:“哥哥,非礼勿动哦!”

说完轻轻的笑了起来,骆羽卓也意识到自己的力气大了一点,赶紧放开了骆羽邜,万年不变的俊脸也有点泛红:“你这丫头,不声不响的就藏到你哥哥的背后,都这么大了还像以前那样淘气。”

骆羽邜一见骆羽卓的脸竟然有点红了,心里更是大乐,笑着说:“我哪有不声不响的,明明先咳了一声的。”

听着骆羽邜的歪理,骆羽卓哭笑不得,本想反驳这个牙尖嘴利的家伙,可是看着她的眼睛,自己却一点点的气都不忍心对她发,只好苦笑一声,拍了一下骆羽邜的肩:“你这张嘴啊,气死你哥哥算了!”

骆羽邜被拍的脸一僵,转瞬对着骆羽卓吐了吐舌头,让骆羽卓温柔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走吧!”

骆羽邜笑了笑,转身就上了自己的马车,乖乖坐在了车里,只是刚坐下就又将帘子撩开,仔细的看着骆羽卓的模样,而骆羽卓感受到了来自妹妹的目光,立时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宠溺的道:“好好好!我也上马车!”

话音一落,就将骆羽邜的眼眸立时亮了起来。让骆羽卓又仔细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不得不说,她真的长大了,身材颀长纤细的她不想以前那样肉嘟嘟的可爱,却变得更加的有魅力,明眸皓齿的样子一举手一投足间都透露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不得不说,她长得越来越像他们的母亲了。

想起他们的母亲,骆羽卓看着羽邜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邜儿,”骆羽卓的声音又有些颤抖,“这些年,过得好吗?”

骆羽邜的心紧了紧,抬眼看见骆羽卓温柔爱护的模样,不由得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微微发抖的身子暴露出她心里的波动,“好。”

坐在马车里,骆羽邜的眼睛时不时会瞟向车外的风景,让她的心中又多了几分异样……

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