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没事吧?!”

这时,门外的侍卫们已经听到了响动,纷纷提剑赶来,骆羽邜见状,强忍着肩头的疼痛,知道暗杀的最好时机已失,自己又身负了重伤,想必就算是硬拼,自己也很难从这些人围攻中讨到便宜,杀了齐墨。

所以骆羽邜当机立断,一收刀便准备飞身逃走,却不想被齐墨一把抓住了衣袖。

“怎么了美人?本王还没有尽兴呢,美人儿就要走啊!”

老实说,虽然骆羽邜也中了他的一剑,但是骆羽邜的那一剑却是将齐墨刺得更深一些,半点也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所以只见他此时浑身是血,看上去已是非常虚弱,但是那一双眼眸却是亮的惊人,在受了那么重伤的情况下还能精准的拉住骆羽邜的衣袖,着实是让骆羽邜意外。

“砰!!”

大门轰得一声就被打开,一群手握长剑的侍卫鱼贯而入,见自家的王爷被伤,立时疯狂了起来,操起长剑就对着骆羽邜这边砍来。

见状骆羽邜的眼眸一深,不顾自己再受伤的危险转身又对着齐墨拍下一掌。

“噗!”

齐墨被骆羽邜一掌拍在胸口,口中立时喷出一口鲜血,而骆羽邜也被最先扑过来的一个侍卫一剑刺到了肋下,顿时鲜血入柱。

齐墨没有料到在这般紧要的关头里,这个疯女人竟然还能不顾自己的安危,冒着自己被刺死的危险也要先给自己致命一掌,果真是一个不要命的杀手。

而在他晕倒之前,他的眼眸中映着的,就是骆羽邜的那张绝美的脸庞,连着自己受伤了眉头也没有皱一下,那一双清冷的眼眸里,不带一丝的情感,不带一丝的温度。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突然有些抽痛。

当齐墨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过去了多少日子,他只觉得浑身的每一寸肌肉都在叫嚣着头痛,而当他挣扎着起身时,就听到身边青武的声音响起。

“王爷!您终于醒了!?”

青武的声音显然十分的激动,上前一步将齐墨扶住,好让齐墨能斜靠在床边。

“我睡了多久?”

齐墨的声音沙哑,说起话来也有些费力,待他环顾了一圈周围的装饰才知道他这是回到了自己大齐的王爷府里,不由开口问道。

“王爷,您可知您这次的伤有多严重,整整昏睡了二十余日啊,若不是孟师父说您体内有双生蛊护着心脉,恐怕人就……”青武说起这个,还有些心有余悸。

“呵?想不到这破东西还有这个好处?”

听到双生蛊,齐墨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嘲讽的颜色,却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双眸子,又问道:“那刺客呢?死了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齐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双手情不自禁的就握得紧了紧,这样的小动作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请王爷恕罪!那刺客,逃了……”

听到自家王爷问及此事,青武只觉得一阵惭愧,可是却忍不住的想起那夜那个让他难忘的血夜,他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弱女子会有那么狠的杀招和强烈求生意志,身上重了那么多剑还能从他们的手中逃出,真的是让他心生佩服。

“恩,可查到了什么?”

齐墨听见那女人没事,心中莫名的轻松了几分,继续问道。

“回禀王爷,那女人来历不明,现场什么都没有留下,不知王爷可看出什么端倪?”青武开口道。

闻言,齐墨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陷入了深思,到底是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想要他的命呢?

好半晌,齐墨才想起骆羽邜和他同时使出的那一剑:“去查最近可有人去过苍山。”

“王爷是怀疑,有人请了修罗门的杀手?”青武的眼眸墓地睁大,似是有些想不到这事会与修罗门有关系。

“恩。”齐墨点了点头,眼眸里的颜色却是更加幽深了几分。

修罗门,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在几大国家中均极有实力的神秘组织,无人知道背后之人是谁,更无人知晓它的总部在何处,人们知道的,只有一座山,苍山,那个一年四季如青的绵延山脉。

只要是想和修罗门做买卖的人,只需写上一封书信并将你认为与其同等价值的钱财放在苍山山脚下,自会有人来取,若是觉得价值合适,不出七日,你想要杀的人不论是皇亲国戚,还是贩夫走卒,其人头必将落地,只是若是觉得价值不合适,那么人头落地的,则是写信之人。

因此,也许是因为修罗门残酷的规矩,使得修罗门成了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可是也因为他们所做的营生,也使得大量的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不惜散下千金,只为能成功得取得一个人的人命。

而如今,齐墨竟然在大越的边境碰到了修罗门的人自己却还能生还,不得不说,他还真的是命大啊!

他的人头没有落地,还好好的活着,那这任务是不是就算失败了呢?

若是杀手的任务失败,那这个杀手……

齐墨突然有些不大愿意再往下去想,尽管这杀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任何人都可以知道,可是他就是不大愿意去想,哪怕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修罗门。

如果可以选择,骆羽邜一定不会再选择回来,哪怕是等自己的伤势好一点还回来也行,因为任何一个任务失败的杀手最后的结局,都是死路一条。可是她知道,就算是自己逃,这江湖之大,自己也绝对不会逃出修罗门的手掌心,而这件事,她从七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门主竟然没有下令处死她,尽管这背后的代价就是修罗门最可怕的刑罚,但是相比死来说,真的已经好上了太多了。

可是,为什么没有处死她呢?

骆羽邜想不明白,也没有力气去想了,因为当她受完了所有的刑罚后,她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2018-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