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文君转过身来,一双黑眸深邃无比,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威严和强势。只是原本俊美无双的脸庞上却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平添了几分霸气。

欧文君接过文件夹,打开档案看了起来。右上角有一张小小的两寸照片,虽然是普通的证件照,但照片中的女孩儿还是让人不由心下惊叹。

一双明眸清亮动人,带着满满的笑意盯着镜头。皮肤白皙,吹弹可破。小嘴微微翘起,具有极强的感染力,似乎有种魔力可以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微笑起来。

可惜档案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欧文君仔细看了一遍,对林若可这一段家族恩怨在心里就有了个大概。

明明是原配所生,家中唯一的大小姐,此刻却备受欺凌,处处受排挤,况且连未婚夫也被继妹抢了去,还是奉子成婚的那种。光是从外人看来,都替林若可愤愤不平。

当看到“舒洋”二字时,欧文君不由拧起了眉毛。如果没记错的话,舒洋可是欧文君的死对头舒立杰之子。

可转念一想,舒立杰与林家向来交好,在被欧文君连年打压的情况下,寻求商业联姻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只不过准新娘从大小姐换成了二小姐而已。

可是这个大小姐,偏偏要把我欧文君拖下这滩浑水,看来也算是个聪明人。欧文君重新将目光移到了那张小小的证件照上,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舒洋,什么时候结婚?”欧文君沉思了许久,终于发话了。

律师在一旁小心地回复道:“明天,好像是订婚宴。婚礼在一个月后。”

欧文君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律师小心翼翼地又说道:“那个,欧太太说,说今晚可能需要我去警察局保释她。”

欧文君闻言一愣,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有意思,这个林若可还真有点意思。你去吧,告诉她,让她放心。明天还能继续保释她第二次。”

晚上的夜色总是格外撩人,尤其是称为本市“销金窟”的夜色酒吧。里面到处都是纸醉金迷,一掷千金的男男女女。

林若可平日里根本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一进来就有些分不清方向,四处张望。忽然,一个疑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若可,是你吗?”

林若可回头一看,果真冤家路窄,来人正是自己的前未婚夫舒洋。

看到自己的猜测被证实,舒洋显然也非常意外:“若可,你怎么会来这里?”

“当然是我的好妹妹邀请我来的呀,明天就是你们的订婚大喜之日,今天的单身party想必是非常热闹的,我来凑个热闹,沾沾喜气。”林若可不急不恼,徐徐道来。可字字句句都有如针扎,让舒洋惭愧地抬不起头来。

“唉呀,姐姐你终于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来和大家一起坐,我们刚才正玩得高兴呢。是吧,阿洋。”一个甜腻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伴随着这娇嗲的声音,林若怡紧紧挽住了舒洋的胳膊,无声地向林若可宣示着主权。

林若可挤出一个冷笑,将眼睛瞟向了别处。努力按捺下自己心底那微微的刺痛感。

舒洋也尴尬地笑了笑:“既然来了,就一起坐坐吧。有几个朋友你都是认识的。”

林若可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坦然地接受着身边几个所谓老朋友的诡异眼神。

“姐姐,明天我和舒洋就要订婚了,你到时候可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来哦。”林若怡依旧紧抱着舒洋的胳膊,得意洋洋地说道。

“咳咳,若可,要不要喝点什么?”这时,坐在林若可身边的一个男人接过话头,为林若可巧妙地解了围。

林若可这才注意到身边坐着的是舒洋的大哥舒轩,印象中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远没有舒洋那样阳光开朗。

林若可感激地对舒轩笑了笑:“谢谢,我要杯白开水就可以。”

“哎呦,我说姐姐啊。你从没来过夜色是不是呀。这里可没有白开水可以卖的哦。你就别搞特殊了,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喝酒吧。别告诉我你不敢哦。”林若怡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谁怕谁?!”林若可显然中了林若怡的激将法,端起桌面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却没有发觉林若怡眼中闪过的一丝奸诈以及那计谋得逞的得意之情。

就在夜色门口的不远处,停着一辆纯黑色的加长宾利。欧文君坐在车上早已经不耐烦地皱起了眉。

助理曹俊涵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欧文君的面色,犹疑着究竟该不该开口。欧文君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说!小姐是不是在里面?”

曹俊涵点头如小鸡啄米:“是的是的,只不过小姐说她还没有尽兴,想再玩一会儿。”

欧文君冷冷一笑:“说小姐的原话。”

“小姐说:去你大爷的!”曹俊涵擦擦头上的冷汗,还是把欧文清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欧文君明显咬紧了牙关,一脸冷冽,曹俊涵瞬间感觉周边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还有......”曹俊涵想了又想,还是觉得必须将新发现的状况报告给老大:“那个,太太,呃,林小姐也在里面。还有舒家两兄弟,还有太太的继妹,都在。”

“嗯?”欧文君意外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她也在,在干什么?”

“好像,好像是在喝酒。太太好像被灌酒了,那个灯光太暗,我也没太看清。呵呵呵呵。”曹俊涵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那两句干笑自己都不忍卒听。

欧文君皱皱眉,脸颊上的疤痕看起来似乎戾气更盛了一些。他略微想了想,就二话不说地推开车门,长腿从车中迈了出来。

原本就身形高大的欧文君在一身高级订制黑色西装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霸气十足,令人不由望而生畏。

欧文君抬头看了看夜色酒吧门头上闪闪发亮的霓虹灯,不落痕迹地皱了皱眉,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了人群最高点的林若可。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