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已近黄昏,但是窗外的阳光照在面前这张明晃晃的白色大理石桌子上,还是微微有些刺眼。

林若可眯着眼盯着眼前的桌子直出神,乖乖,这样雪白无一丝杂纹的大理石还真是少见,光洁润滑,仿佛美玉。一看就价值不菲。

“林小姐,林小姐,请问您在听我说话吗?”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地律师焦急地连声询问,眼前这个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的姑娘可真是心大,难道她不清楚她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份重要的契约吗?

“呃.....不好意思。有点走神,劳烦您再说一边。”林若可回过神来,歉意地笑了笑。收敛起胡思乱想的心神,认真地倾听起来。

律师轻咳了两声,重新宣读起之前已经说过的条款:“第一条:林小姐在婚后无论在何种场合,对任何人都不可以揭露自己已婚的事实,并且不可暴露老公的姓名、家世、身份等,请问能做到吗?”

林若可眨眨眼,表示认可。

律师顿了顿,接着说道:“第二条,待林小姐生下子女,随时可以提出离婚。欧少爷绝对不会有任何反对意见。”

“但是!”律师猛地提高了声音:“在婚后相处的过程中,希望林小姐一定要自重自觉,要严守欧少爷制定好的规矩,协议附件之一是欧少爷的喜好和忌讳,还希望林小姐一定要认真拜读,并铭记在心,好方便林小姐和欧少爷的日后相处。”

林若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欧文君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还立规矩?都什么年代了,难不成还能上家法。

当然,腹诽归腹诽,林若可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毕竟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主动来寻求合作的。

也许是林若可过于乖巧,律师也不自觉地放缓了脸色,轻声提醒到:“不过林小姐您放心,平日里欧少爷很少回去住的。您的大部分时光应该还是很惬意的,况且欧少爷全权负责您的吃穿用度,您所有的消费均由欧少买单,对了,还会保护您的人身安全。”

林若可笑了笑,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随便花”了吧,听起来似乎还不错。

就在林若可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桌面上显示着一条短信:“姐姐,今天晚上是我和舒洋最后一夜的单身Party,特意邀请你参加哦。九点在夜色酒吧,不见不散。”

林若可紧紧捏着手机,指节处因为过于使劲甚至有些微微泛白。一双圆眼睛瞬间染上了一抹怒色,之前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

律师看着眼前林若可的变化,微微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自从见到林若可第一眼起,她可一直都是礼貌微笑,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瞬的沉稳。可此刻的林若可,明显是愤怒的。

律师不知道的是,短信中的舒洋在一个礼拜前还是林若可的未婚夫。却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未来的妹夫,更令人恼羞成怒的是,自己的妹妹腹中竟然有了舒洋的孩子。

话说自己这个妹妹,也是个奇葩。林若可母亲因病逝世不过三周,一个叫做张小玲的女人就领着一个叫做林若怡的女孩儿登堂入室,硬生生给林若可添上一个后妈和一个继妹。

原本林若可打定主意既然是一家人就要好好相处,没成想张小玲母女根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一方面拼命打压林若可在家族中的地位。一方面竟然爆出林若怡原本就是其父私生女的大新闻。

林若可这才后知后觉,原来张小玲早已和父亲在婚外鬼混许久,一心就等着母亲让位。而林若怡更是处处刁难林若可,恨不能千百倍地抢走林若可的一切,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林若可的未婚夫——舒洋。

每当想起这一切,林若可就恨不能将两人杀之而后快。这也是她不惜一切,决定签下面前这份荒唐协议的初衷所在。

林若可施施然回复到:“一定准时,不见不散。”

将手机放回原位,林若可重新坐直了身体。律师扶了扶眼镜,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林小姐还有什么其它要求吗?如果没有,就可以签字了。”

林若可思索了片刻,轻轻摇头,拿起一旁的签字笔:“我只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一签字这个协议就立即生效?”

律师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点头应到:“当然是的,理论上,您只要签了字,就是欧太太了。”

“很好。”林若可一边说一边痛快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根本没留神到身边律师的奇怪脸色。

要知道,这份协议可是律师之前不抱任何希望,甚至觉得是今生铁定无法完成的任务了。毕竟欧文君欧大少在五年前发生那件事后,所有女人都对他退避三舍了。

可眼下随着林若可的大笔一挥,这个不可能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律师自己的心情竟然也微妙了起来。

扔下笔,林若可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就转身向外走去,刚走两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用清亮的眸子盯着律师:“请问,作为欧太太,是不是也可以寻求你的帮助?”

“呃,当然,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律师微微欠身,彬彬有礼的回复到。

“好,今天晚上,恐怕要麻烦您去警察局跑一趟。”林若可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里的笑意格外地好看。

“为......为什么?”

“因为要去保释我呀。”林若可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摆摆手,潇洒地转身离去。

看着林若可的背影消失不见,律师苦笑地摇摇头,拿起签好的协议敲开了隔壁的房门。

只见一个身形修长的高大男人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欧少爷,合同签好了。这是合同正本。还有,欧太太本人的详细资料。”律师恭敬地将文本递到了欧文君的手上。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