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说欧文君见过不少应酬场合,但是对于像夜色这样的酒吧,他还是比较排斥的。

尤其打从他进门起,就有不少女人从他身上路过,并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酥胸藕臂向欧文君身上蹭去。

浓郁的香水味在欧文君闻来几欲作呕,恨不能速速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不行,因为他今天的新进太太林若可此刻正无助地站在人群中间的舞台上,眼神迷离,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知所措。

林若怡紧紧拉着林若可的胳膊不放,一边还大声喊着:“各位,这个美女玩游戏玩熟了,现在惩罚方式二选一哦,一是让她跳一段艳舞,二是谁若能将她拉下台,就可获赠美女的香吻一枚。怎么样?刺激不刺激?”

“林若怡,你......你快点放开我,让......让我下去。”林若可仅存的一点意识想要挣脱开去,可惜在酒精的影响下,她的脚步虚浮,双手无力,根本挣不开林若怡的挟制。

林若怡才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本来她今天晚上邀请林若可并设计让她喝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出丑的。

况且舒洋顾忌舒家颜面,肯定不会上台来阻拦。正好给了林若怡为所欲为的好机会。

再说了,夜色酒吧向来以声色犬马而出名。不少男客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却猥琐得紧。有醉酒美女悬赏香吻,不知道会有多少登徒子跃跃欲试。如果再碰到个胆大的,趁乱将林若可带走才最好。

林若怡的脑子里不断闪现过这一个个阴暗的想法,嘴角那得意洋洋的笑意却愈发明显了起来。

“真的假的啊?这么漂亮的妞,亲一口也行啊。”

“只要能拉她下来,真的能一亲芳泽么?那我把吃奶的劲儿也得使上啊!”

“哎呦,还没亲到,都已经想到吃奶的劲儿了。哈哈哈。”

在围观的人群中不时冒出几句起哄的话语,在听到最后这句话后更是爆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

林若可又羞又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人群逐渐向舞台涌动了过来,不少男人已经在台下伸长了胳膊跃跃欲试。一双双眼睛里写满了贪婪的欲望。

林若怡看着台下的男人们,毫不犹豫地将林若可一把推下了舞台。

林若可只觉得天旋地站,双手无意识地向身边抓去,拼命想抓住一些什么似的。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硬生生地推开舞台下最靠前的几个人,伸长胳膊一把将林若可揽在了怀里。

林若可紧紧抓住男人的衣襟,生怕再被推出去一次似的。嘴里不住地呢喃道:“救我......求其你,救我......”

欧文君皱着眉低头看了看怀中的林若可,一身酒气不说,头发也在这推搡之间乱了不少,看起来好不狼狈。

“哎呦喂,这哥们儿哪儿冒出来的啊?快把美女放开,大家还没开始抢呢,你怎么就先出手了呀。”一个猥琐的男人在一边不甘心地大叫道。

欧文君一言不发,只是冷冷地看了过去。只一眼就让那原本大呼小叫的男人乖乖地噤了声。

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欧文君那眼中的狠厉,再加上脸颊上那道狭长的伤疤,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欧文君微微弯腰,打横抱起林若可,傲然地环视四周,在他的威严下,原本叫嚣的人们竟然都乖乖地闭了嘴,无一人作声。

在看到酒吧角落的时候,欧文君的目光稍稍停驻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地抱着林若可大步向外走去。

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舒洋很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看这个忽然出现的高大男人马上要带走林若可了,他这才大叫道:“等一等。”

可惜舞池中的人太多了,还没等他挤到门口,早已看不见欧文君和林若可的身影了。

出了夜色的大门,温度骤降了不少。林若可畏冷一般地将自己的身体向欧文君又靠了靠,欧文君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步向宾利走去。

就在欧文君准备将林若可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时候,林若可竟然“哇”的一声,从嘴里呕出不少红酒。

尽管欧文君反应敏捷地向后避去,可惜由于两人距离过近,西装的前襟上依旧被染上了不少秽物。

跟在欧文君身后的曹助理仿佛见鬼了一般,紧紧地闭上了双眼。要知道欧大少爷可是有洁癖的人啊,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碰他的衣服,更何况是被吐在了身上。

依照欧文君的脾气,估计林若可的小命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紧闭着眼睛等了许久的曹助理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暴跳如雷,于是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欧文君的反应。

林若可在吐出一口红酒之后,似乎舒服了很多。很自觉地瘫倒在副驾驶上,还不忘自己关了车门。

欧文君愣了一愣,有点好笑,也有点生气。对于林若可,似乎总有很多的无可奈何。

他动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随手扔给曹俊涵:“拿去扔掉,明天早上买同款给我送来就行。”说罢不由分说地打开车门自己坐进了驾驶室。

正准备发动汽车的时候,欧文君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去告诉小姐,给她三分钟的时间离开。否则就永远都别想进家门。”

看着绝尘而去的宾利,曹俊涵苦着一张脸欲哭无泪。这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儿啊,好不容易送走一个瘟神,还得去招惹另一个瘟神。

林若可在汽车里终于恢复了几分神志,但依然下意识地摸索到欧文君的衬衣下摆紧紧抓在手里。也许是刚才被推下台真的吓到她了,总想抓点什么在手里才放心。

欧文君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抓脏的衬衣,皱眉冷声道:“放开!”

“不放,你要带我去哪里?”林若可嘟囔道,手下却持续在使劲。

“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了,我没有妈妈了。”林若可在说出这句话后竟然小声呜咽了起来。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