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上京都传开了他们的年轻的帝王一怒为红颜的故事,甚至还将这红颜带进了宫中,扬言要娶她立她为后。

一时间,民间一片哗然,朝堂上一片哗然。

百姓:“一个戏子,如何能坐这母仪天下的后位?”

大臣:“一个戏子,难道我的女儿比不上吗?”

而此时的皇宫内院,却是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尹墨看着坐下正弹着《楚江恨》瑶思灵,目光渐渐变得深邃,许久,一曲毕,瑶思灵收起琵琶,堪堪向台上的男子福了福身子。

尹墨大笑着走了过去,将她抱入自己的怀中:“好,好,好。”

三个好字,昭示着龙颜大悦,瑶思灵心中欣喜,抬头看向怀中的男子。

不知道为什么,尹墨总感觉她的眼神,除了敬畏,好像还带着一丝其他的感情,但那绝不是爱恋。

“你有什么想要的?朕统统满足!”

听到他的话,瑶思灵笑了出来,他掰开男人的手,芊芊玉手在他的掌心落下两个字:自由。

立即,尹墨再次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朕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你,又怎么会放你自由?”

可是看到瑶思灵马上落下来的小脸,他又轻声安慰道:“不如这样,朕将朕的腰牌给你,你可以在这宫中随便走走。”

话落,尹墨结下腰间的腰牌,递给她,瑶思灵再次福了福身子,怯怯的接下腰牌,眉间柳眉微蹙。

就在她抱着琵琶,想要再为尹墨谈一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小太监的敲门声。

“皇上,咱家是太后身边的小喜子,太后请您移驾慈宁宫,说是有要事与您商议。”

瑶思灵突然浑身一震,好像听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情一般。抱着琵琶瑟瑟发抖。

“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嗻!”

尹墨并没有看到瑶思灵的异常,自是走进,从背后抱着她,说道:“等朕回来,朕会给你一个名分。”

直到瑶思灵点下了头,尹墨才大步向门外走去。

瑶思灵没有看尹墨离开的方向,她一直抱着自己的琵琶,细细的摸索着上面的纹路,那是她的父亲曾经给她刻上去的,时时刻刻告诉她,她的父亲是如何死在这深宫内院的,如何死于那人之手的。

许久,凤鹫宫除了看门的两个宫女外再无一人,瑶思灵放下自己的琵琶,再次以纱示面拿出自己的令牌,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太医院。

“请问是佘太医么?”女子的声音如黄鹂般,清脆动人。

此时正直正午,太医院只有一个值班的大夫正在药柜前配药,听到声音,才回过头来,捋着自己的白色胡须,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老夫就是,不知姑娘找老夫所谓何事,又是如何能一路来到这太医院的呢?”

瑶思灵不再多言,亮出身上的令牌,佘太医眯着眼睛打量了两眼,蓦地瞪大了眼睛,跪了下去。

“见此令牌,犹如圣上亲临,老臣参见皇上。”

瑶思灵见此,也不禁多看了两眼手上的令牌,她没有想到,他竟是对她如此的放心。

“佘太医,十年前,你可曾配过一副名叫活阎王的慢性毒药?”

“啊?你是?”佘太医听此呆了呆,赶忙俯下了头,“不曾!”

“不曾?”瑶思灵的声音虽然柔弱,但是却透着一股威严劲儿,“这太医院就你一个姓佘的太医,你却说不是你?”

佘太医跪在那里坚决的不说话。瑶思灵将手中的令牌放到他的眼前,“佘太医,您可想好了,这欺君之罪,可是……”

跪在那里的佘太医浑身一震,刚要开口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小丫头的声音。

“佘太医佘太医,您快去看看我们家娘娘吧。”

瑶思灵偷偷将令牌收起,看到佘太医跪在一个女子的跟前也是疑惑不已,急忙在门口顿住了脚步。

佘太医认识这个丫鬟,她是贞妃宫里的婢女,一时间眼前的尴尬场景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释,还好瑶思灵先伸出手将他扶了起来,他才能顺势而下。

“哎,这年龄大了,路都走不稳。”

那个小婢女哪里管他走的稳不稳,急忙上前就去拉他:“佘太医,你快跟我去看看吧,我家娘娘的病又犯了。”

只见佘太医有条不紊的配了一副药,交到小婢女的手中,说道:“你把这服药给你家娘娘带回去吧,让皇上亲自喂,定会药到病除。”

瑶思灵看到那个小婢女的脸上突然间脸色极其的好看,愤愤的拿过药,转身就离开了。

“佘太医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家的娘娘呢?难道就不怕惹祸上身么?”

佘太医听后不禁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些想要吸引皇上注意力的手段罢了。在下也提醒姑娘一句,这皇宫不比外面,姑娘还是小心为好。”

“佘太医既然如此正直,那当年又何故让活阎王现世呢?不但民不聊生,又有多少忠骨,丧于奸佞手中。”

“你究竟是是谁?”佘太医再次疑惑的看向对面面容姣好的女子,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人知之又少,有的已经过世,活着的也差不多跟他一样的年龄了,可是面前的女子怎么看也不过是二八年华,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般,问道,“你是皇上带进宫的青楼女子?”

瑶思灵抿嘴不说话,这时,门外再次传来声响,两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衣着华美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刚刚的那个小丫鬟。

“臣,见过贞妃娘娘。”佘太医跪下请安到。

而一旁的瑶思灵却是站直了脊背,目不斜视,贞妃略过跪在地上的佘太医,直直的走到了瑶思灵的跟前,冷声问道:“你就是皇上从窑子里带回来的女人?”

一瞬间,瑶思灵的气势就弱了下去,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摇着头。

“怎么,不会说话?莫不是个哑巴?”贞妃趾高气昂的问道。

就在瑶思灵刚要点头的时候,刚刚的小婢女一下子就冲了上来,指着她,大喊道:“不,不是,我听到她说话了!”

2017-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