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个会说话的妓。”

贞妃走到瑶思灵的跟前,围着她转了一圈上下打量,最终再次站在她的跟前,轻蔑的说道:“是有几分身段,有做狐媚子的潜质。”

转而,“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就将瑶思灵掀翻在地。瑶思灵攥紧拳头,擦干嘴角的血迹,瞪向身后的女人。

“那你也不应该去勾引皇上!”贞妃大喊,一脚狠狠揣在了瑶思灵的身上,“你还敢瞪本宫,你这个千人压万人骑的东西!”

“唔……”瑶思灵一声闷哼,生生忍下腰后的剧痛。

突然门后出现一抹明黄,瑶思灵松开紧握的双拳,捂上脸上的伤痕,眼中悬着泪花。

“哼,你这种贱人,就应该永远待在窑子里……”

“老臣参见皇上!”

贞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旁的佘太医跪了下去。

“女婢见过皇上!”

直到听到一旁的婢女也高呼万岁,贞妃才算真真的缓过劲儿来,心中暗骂瑶思灵:“不愧是窑子里出来的,手段竟如此高明!”

于是,她也不回头,脸上急忙堆起笑容,伸手去扶地上的瑶思灵,半是抱怨,半是怜惜的说道:“妹妹躺在地上这是做什么,快来,姐姐扶你起来。”

瑶思灵心中冷笑,但还是顺势站了起来。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贞妃的身上,感受到对方射来的炽热的视线,瑶思灵的脸上更是泫然欲泣。

“啊!”

她捂住自己刚刚被贞妃踢了一脚的腰间,惊叫了一身,再次堪堪的向后倒去。

“给朕滚开!”

尹墨一把推开一旁的贞妃,将瑶思灵抱在自己的怀中,疼惜的看着她手捂住的腰间部分。他轻轻的挪开她的手,上面赫然一个脚印,他眼中怒火大盛,打横将瑶思灵抱在了自己的怀中,转身向门外走去。

“太医,去凤鹫宫!”

“臣遵旨!”佘太医急忙起身拿起药箱跟了上去。

留下的贞妃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跑到门口大喊道:“皇上!”

尹墨停下脚步,瑶思灵抬头看到他抿紧的薄唇,微微侧头,说道:“贞妃,灵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朕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你!

贞妃踉跄着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尹墨抱着怀中的女人大步走出太医院。

“娘娘,您没事吧!”一旁的婢女急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贞妃。

“这个女人不能留!”贞妃攥住一旁婢女的手,指尖陷入她的手背,瞪着人影消失的门口,说道,“走,我们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

尹墨回到凤鹫宫是一脚将门踹开的,惊煞了里面的一众婢女奴才,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他将瑶思灵轻柔的放在床上,示意太医上前查看。

可是瑶思灵却挣扎着不让太医看,尹墨心疼上前去劝。

“灵儿,是朕让你受委屈了,你让太医为你看看伤好不好。”

却不想瑶思灵挣扎的更加厉害,一个劲的去推尹墨,挣扎间,他看到了她脸上肿起来的指痕,一把紧紧锁住怀中的人儿,指尖扶上她脸上的伤痕,心痛的说道:“这也是她打的?”

瑶思灵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挣扎。尹墨因为心疼有些抑制不住。

“皇上!”佘太医突然开口,“瑶姑娘的意思,估计是想皇上移步到偏厅等候。”

“是么?”尹墨柔声问道。

瑶思灵终于止住了挣扎,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那朕到外面等你。”

直到尹墨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佘太医才上前请脉,却不想被瑶思灵一把抓住了手腕,就在他想要挣扎间,手掌上突然传来痒痒的感觉。

他知道,那是瑶思灵在他的手上写字:帮我!

佘太医大惊,连忙摇头,想要挣脱瑶思灵的牵制。

“叔父。”

突然一个低低的声音,在佘太医的耳边炸响,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床上的女子,许久,才找回自己得声音,问道:“你,你真的是瑶年光的女儿?”

瑶思灵眼中再次泛起泪光,她点了点头,祈求的拉着对面中年男子的衣袖,再次在他的掌心上写下了“帮我”二字!

佘太医惊恐的收回了手,慌忙的从医药箱拿出了一个药膏放在桌子上,“瑶姑娘的伤并无大碍,只需每日敷一敷药膏就会了!”

说着他就急忙跑了出去,瑶思灵无助的坐在床上,脸上泪如雨下,难道在这深宫之中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助她了么?就连她父亲当年的结拜兄弟也为求自保将她舍弃了?当年的案子,她究竟要如何的来翻?

而另一边,尹墨走出了瑶思灵的房间,越想她脸上的伤心中就越痛。之前太后将他叫到宫中训斥,说他做事莽撞不顾后果,其实他不过是报恩罢了。

十年前宫中政变,身为太子的他与宫人走散,不得不流落街头,就在他被当地的小流氓欺负,塞到猎人坑。

快要饿死的时候,一个背着药娄的小女孩将她救了出来,耳下的一点朱砂,那是他心中永远最美好的记忆。直到,那日他救了瑶思灵,看到了她耳后同样的朱砂,他便知道,他找到了她!

听到房间里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知道她是因为他才受的伤,她不想待在皇宫里,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怎么可能放手!他要保护好她,将世间最好的一切都放在她的脚下。

“禄海,摆驾慈宁宫!”他转身对一旁的小太监吩咐道。

“嗻!”小太监急忙应道,转而又像想到了什么般,回头欠身说道,“皇上,贞妃娘娘这时候也在慈宁宫呢,您看——”

“看来朕的警告,贞妃并没有听进去!”一抹的脸上出现一抹狠厉的表情,抬步向外走去,“还真以为太后垂帘听政,这天下就不是朕的了!”

禄海早就知道面前这个年轻的帝王一直与太后不和,但是奈何手中没有实权,一直被太后压着,如今竟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可见是真的气的不轻。

临出门时,他偷偷往瑶思灵的房间里瞅了瞅,想来这宫中的风雨,以后要看里面的那位了……

2017-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