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阁是上京最普通的一间茶楼,可是半月前却突然生意火爆,一座难求!

只因阁中来了一个名叫瑶思灵的姑娘,会九九八十一种指法,弹得一手好琵琶,一曲《楚江恨》名动整个上京,不过可惜的是,听茶楼的伙计说,此女却是个哑巴,并且她的脸上一直蒙着一块白色的纱巾,因此从未有人见过她的容貌。

有人说她是貌美如仙,怕招来祸事才蒙面视人;也有人说她其实面貌丑陋,为了生存只能蒙着面弹琵琶;更有人说她只是故弄玄虚,故意博人眼球罢了……

各种不同版本的猜想越来越多,只是增加了人们对她容貌的向往,而茶楼里,除了附庸风雅的文人墨客之外,也不乏登徒子。

“妈的,爷花钱是来找乐子的,让你把脸上的纱巾摘下来,你就摘下来,要是能被爷看上,爷就把你纳进房中当小妾!”

一个大腹便便,五大三粗的男子健步登上了台,一把拽住了瑶思灵正在拨弄琵琶的手满脸无赖的说道。

瑶思灵一时间也被吓的呆住了,抱紧怀中的琵琶,白色的面纱上,一双大眼睛渐渐地泛起了泪花,看的那个大汉更是心痒难耐。

“妈的,你这个小贱货,还敢诱惑爷!”

听见大汉的话,瑶思灵疯狂的摇着头,她不是的,一瞬间,更是梨花带雨,大汉见此也顾不得许多,伸手就要去扯她脸上的纱巾。

“啊——”

瑶思灵惊恐的抱紧怀中的琵琶,大汉的指尖刚刚碰到纱巾的一角,大汉手腕一痛,弯下了腰。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她听到那个磁性的声音。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位仁兄的的作为怕是不妥吧!”

她抬头看去,就见抱着自己的是一个身着紫衣,峨冠博带的俊美男子,身后洒金的阳光,更是称的他英武不凡。

一眼万年,这是瑶思灵现在最真是的感受。

“妈的,敢管老子的事,你知道老子的老子是谁么?是当朝三品的禁卫军参领!信不信老子送你去吃牢饭!”

大汉高声的叫嚣着,吐沫星子喷的到处都是,有些,落到了她的琵琶上,瑶思灵默默地拿衣袖擦拭干净了。

抱着她的尹墨余光瞥见了,心中不觉好笑,不过一个琵琶罢了,竟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妈的你还敢笑!”

大汉以为他是在笑自己,一时间怒不可抑,挥了挥手,茶楼里瞬间就站起来了一大票跟班,有的机灵的客人见此都纷纷的跑了出去,生怕无端祸事殃及自己,瑶思灵见此也不禁缩了缩,更加的往男子的怀中躲去。

“哼,怕了?若是现在下跪道歉,爷就留你一条命!”大汉双手抱胸,信誓旦旦的说道。

尹墨见此,抱紧怀中的女子,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不知死活!”大汉看到尹墨嘴角的笑容,更是气愤,豪气的一挥手,“给我上!”

“……”

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动静,尹墨嘴角的笑容更甚,大汉见此心中更加的慌乱,回头看去,一瞬间就愣在了那里,只见自己的手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刀架在了脖子上,清一色的蓝色铠甲,每个侍卫的胸前都写着一个大大的“禁”字。

“逆子!”台下突然传来一声爆呵,吓得大汉腿都软了,向着疾步走上来的中年男子跪了下去。

“爹!”

“啪!”

中年男子狠狠打了大汉一个巴掌,就向尹墨跪了下去:“是臣教子无方,还望皇上恕罪!”

“皇上?”大汉震惊的询问道。

而此时的瑶思灵的震惊并不讶异于大汉,她急忙挣脱男子的怀抱,抱着琵琶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她此时抱着琵琶微微颤抖的指尖。

尹墨看着跪下去的瑶思灵,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失落,他的指尖还留有她的温度,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子如此这般,许是被她的神秘吸引,许是被她的琵琶曲给吸引。

许久等不到尹墨的反应,大家都悄悄的抬头看去,只见皇上正一脸深情的注视着面前的女子,大汉见此,心更是沉了下去,不由得“扑通”一声晕倒在地上了。

刘参领见此也不敢去扶自己的儿子,只能跪在那里,等着皇上的发落。看眼前的情景,这皇上分明是对这红尘女子动了心了。

“刘参领教育的好儿子啊!”尹墨突然出声,惊得刘参领更是瑟瑟发抖,不敢回答。

“既然刘参领管不好,那朕就替你管管,即日起,刘参领之子流放宁古塔,其自身割去参领之职!”

“啊?”刘参领此时是彻底蒙了圈,像他儿子一般,跌坐在地上昏了过去。

有禁卫军上前,将两人拖走,许久,茶楼里就剩下了尹墨和瑶思灵两人,他向她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

“你叫瑶思灵?”

瑶思灵点点头,更是将怀中的琵琶抱的紧了。尹墨见此以为她是害怕自己,更是将声音放的轻柔了。

“你不用怕朕不会伤害你的。”

瑶思灵听此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尹墨,然后继续低下头,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了点头。

尹墨心中的疑惑更甚了,她不知道面前的女子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刚要张口继续询问一阵风冲窗口传来,吹掉了她脸上蒙的白色纱巾。

瑶思灵虽然极快的用衣袖遮挡住了,但是那姣好的容颜还是进了尹墨的眼。一时间,他屏住了呼吸,那是怎样一张倾城的脸?

丹唇皓齿,肤若凝脂,双目闪烁如星。

他伸手拿开他挡着脸的手,细细打量,许久,他问道:“你可愿意随朕回宫?”

瑶思灵听此,却顿住了声,可是她此时的手却是抖得连她的琵琶都差点抱不住,许久,就在尹墨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

她突然抬头看着他,重重的点了下头……

2017-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