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两人吃过的苦她自然知道,也许,他是真的没有办法。

轻叹口气,肖潇抱住袁聪,头靠在他肩膀上,轻声道:“老公,你可不能假戏真做,把假离婚弄成真离婚!”

袁聪垂在身侧的手僵了一下,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怎么会,肖潇,你可是我老婆啊,我最爱的就是你了。”

说着,袁聪抱住肖潇,在她嘴上亲了两下,手忍不住下滑:“老婆,你今天真性感……”

热热的嘴唇也顺势拱了上来,一双手更加不老实,在肖潇身上四处点火。

袁聪总是说累,这种事已经很久没做,但此时的肖潇只觉得胃里一阵反胃,一把把他推开。

“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肖潇轻轻推开袁聪,裹着被子转过身。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将肖潇从睡梦中惊醒。

她揉了下双眼,摸索着拿过手机放在耳边:“喂?”

“肖潇!”手机顿时响起一阵咆哮声,“你要是不想干了给我趁早滚蛋!整那么多幺蛾子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今天新任CEO要过来?你给我的这是什么破数据?居然还是2016年的,你就让我拿这份破东西给CEO看吗?你脑子是不是让驴踢了?”

肖潇把电话远离耳朵,疲惫叹了口气。

这个主管是董事长的远方侄女,当年也是她空降下来顶替了她做主管的名额,她也早就习惯了她出事就往别人头上推的态度。

话还没说完,手机里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想干就立马给我滚过来!晚到一分钟就马上给我滚蛋!”

“嘟嘟——”

手机里传来一阵忙音,肖潇抬手看了一下表,还不到六点半!

为了那每个月三千的工资,她认命一般的爬起来穿衣服。

“老婆……这么早去哪啊?我给你做点早饭吧。”

正想着,袁聪破天荒的起来,走向厨房。

肖潇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奇怪的感觉愈发严重了,要知道,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

“老婆,我们有了房子,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要不今天干脆别去了,我们直接去民政局。”

袁聪说着,搂住肖潇开始亲吻,手不老实的开始脱她身上的衣服。

这些动作让肖潇一阵心酸,两人最开始谈恋爱那会儿,她最受不住的就是袁聪的这种撒娇方法。

但这半年多来,两人连正常夫妻生活几乎都没有。

但今天和昨天的亲热,只让肖潇觉得难受。

“别闹了,去公司了。”

袁聪叹了口气,从她身上爬起来后贴心的递上一杯牛奶:“老婆,我都是为了我们以后啊。”

肖潇一声不吭的喝了他递过来的牛奶,对袁聪的喋喋不休根本不做搭理。

“等等!”

刚换好鞋,袁聪只穿着内裤又追出来:“离婚的事情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给我个准信!你要是不想要房子那我什么话都不说了!”

肖潇心里有些烦躁,胡乱扒拉了两下头发,深吸一口气道:“晚上回来给你准信!”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离婚这件事,肖潇心里总是感觉有些毛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无脑电视剧看得多了,总是觉得……奇怪。

她开门的手,动作突然顿住了。

门口的衣架上,袁聪白色的衬衣上赫然飘着一根略带红色的卷发!

潇潇怔愣了一瞬,伸手将那根头发扯出,紧紧的捏在手心里,开门走了出去。

她是万年不变的黑长直。

2017-1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