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里的镜子氤氲着一层蒸汽,隐约能看到镜子里自己窈窕的身材被蕾丝睡裙包裹,肖潇嘴角禁不住扬起一丝笑意。

今天是她和袁聪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她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知怎的,脑中突然闪过吃饭时袁聪心不在焉的画面,心里莫名的一紧。

从始至终,一顿饭下来,袁聪都丝毫没有提及结婚纪念日的事情,他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应该不会……肖潇安慰自己,这么重要的日子袁聪怎么可能会忘呢?刚才她还看见他裤子口袋里隐约有一个方形的痕迹,一定是给她的礼物!

房间里的灯已经黑了,床上隐隐传来沉重的呼吸声。

肖潇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从身后猛地抱住了袁聪,低喃妩媚的声音带着蛊人的诱惑:“老公,我们好长时间都没有在一起了,今天晚上我特意准备了一些东西,你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抱住袁聪的一瞬间,她竟然觉得他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啪”的一声,灯突然亮了,袁聪转过伸来,露出一张略带疲惫的脸。

“肖潇,我们离婚吧!”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肖潇的心头!

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意:“为……什么?”

话一出口,她忽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年来的委屈突然爆发出来:“自从和你结婚我就起早贪黑上班挣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你现在是要和我离婚是吧!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你明说啊!有人你就赶紧滚!”

话没说完,眼泪就忍不住“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一听这话,袁聪一把抱住她,柔声安抚:“老婆……我没别的意思,是最近单位要分房子,只有单身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这个政策,你也知道现在的房价有多高……”

“我们没敢要孩子,不就是因为没钱么,有了房子我们就可生小孩了。”

说着,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叠的四四方方的纸片,拿到肖潇面前:“你看,这是单位的分房通知,我真的没有骗你!”

听到这话,肖潇泄了气一样坐在床上,不动了。

过了会儿她冷笑一声,自嘲道:“我还以为那是你给我结婚纪念日的礼物!没想到竟然是这个东西!”

袁聪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他看了看手中的纸片,随即大声道:“老婆,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说着,他拿着纸片凑到肖潇面前,指着上面的字迹道:“凡四十岁之前单身者,均可领取分房指标一个!”

说完,他看着肖潇,语重心长道:“老婆,单位的福利房都在一百多平米了,价值都一百多万了!我们可以把房子租出去,或者把你妈接过来,然后我们可以生个宝宝……”

袁聪的语调带着蛊惑的意味,肖潇不自觉的伸出手,接过那张纸。

确实是他们单位的分房通知书。

里面也确实写了只有单身的人才有分房的资格。

但要离婚这件事,让她感觉如同吃了苍蝇似的。

肖潇将信将疑道:“这是什么时候的通知?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我拿到的内部资料,让人事部统计,只有三天的时间!”袁聪再次楼主肖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老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房子一过户,立刻复婚,写你的名字!”

看着袁聪因兴奋显得亮晶晶的眼睛,肖潇心头一软。

2017-1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