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脊背挺直,一身剪裁得体的米色西装趁得他冷峻的五官多了分柔和

姚茉汐看见他的时候,明显一怔,白天顾博晟不忙吗?为什么最近总会出现,还是她不在别墅的时候一直都是这样的。

顾博晟看见姚茉汐吃惊的样子脸色很不好看,她怕他?

王妈端着一碗汤从厨房走来,见站在门口的姚茉汐笑着开口:“少夫人回来了,没吃午饭呢吧,您快坐,我给您取碗筷。”

王妈说着,放好汤,然后擦了擦手,接过姚茉汐手里的皮箱。

姚茉汐坐在顾博晟对面,看着那张俊美的犹如谪仙的五官。

有权有钱,人又长得帅,的确是许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对象。

“顾先生。”

顾博晟抬头,咀嚼着口中的食物,看着姚茉汐欲言又止的模样放下手里的碗筷。

“请问顾先生什么时候和我离婚?”

姚茉汐憋在心里的话还是说了出来,既然他们并不相爱,那又何必纠缠在一起。

她不想面对一个陌生人提心吊胆。

“怎么,有别的男人了?”

顾博晟看着姚茉汐的样子就像审视一个犯人,他是掌握生杀大权的判官。

“没有,只是我不想耽搁顾先生的幸福。”

是的,通过顾博晟强迫她的事情,姚茉汐认清了自己,既然她无法满足他的需求,那又何必占着这个位子,今天找她理论的女人说的并没有错。

顾先生?幸福?

顾博晟不禁冷笑,他的幸福早就在十几年前被姚茉汐的亲生父亲毁了,那样一个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就那样被硬生生的毁了。这个女人现在还有脸和他提幸福?

顾博晟端起一旁微凉的咖啡动作优雅的喝了一口,冰冷的目光射向对面的女人。

“离不离婚是我说了算,你好好做你的少夫人就好。”

顾博晟起身离开,看着欣长的身影越走越远,姚茉汐心里五味杂陈。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博晟忍心让自己的亲生骨肉流落在外也不愿意和她离婚。

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姚茉汐竟然无以下咽。

“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晚点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

姚茉汐正坐在餐桌上发呆,顾博晟穿着深蓝色大衣出了门。

参加宴会?姚茉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婚三年,顾博晟从来没有带她出席过任何活动,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傍晚,顾博晟的助理明哲不不仅送过来一件晚礼服还带来了造型师。

半个小时后,姚茉汐看着镜子里的人有些认不出来。

女孩一身水钻裸色长裙,身姿亭亭玉立。

精致淡雅的妆容更显得她双目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动人。

高贵婉约的韩式盘发更显得她姿态雍容华贵,婉约淑女。

一双银色高跟鞋让整个人显得更有气质。

“少夫人,车已经备好,我们走吧。”

明哲看见姚茉汐的模样也是为之惊叹,没想到顾先生真有眼光,挑的晚礼竟然这样合身。

市里最高档的七星级酒店,门外豪车琳琅满目,各界达官显贵纷纷而至,姚茉汐很少出席活动,呀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所以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举办宴会。

姚茉汐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一辆布加迪正巧迎面而至。

一身深蓝色高档西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男人身姿笔挺修长,五官雕刻般俊美。

薄唇紧抿,横眉冷目。

他看见姚茉汐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惊艳,双眸随之又被冰冷的薄雾覆盖。

“顾先生。”姚茉汐笑着礼貌的和顾博晟打招呼。

顾博晟轻哼一声微微抬了抬左臂。

姚茉汐楞了一下,缓步走到顾博晟身边,轻挽顾博晟的胳膊,两个人一起进了酒店。

身后的明哲看着渐行渐远的一对璧人摇头叹息,这到底是福是祸。

酒店的最顶层,华丽的水晶吊灯将整个宴会厅称的奢华大气。

两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惹得了所有人的目光,姚茉汐有些紧张,右脚不小心崴了一下,顾博晟及时扶住了她。

“小心些。”

声音不咸不淡,但是那张脸依旧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

“哎呦,顾总来了。”

见顾博晟进门,有人过来和他打招呼。

“王总。”顾博晟礼貌的点头。

男人看见姚茉汐的样子有些移不开眼睛,一直在姚茉汐的身上打转。

“这位小姐是?”

男人有些疑惑,这女人面生的很,不像是电视上的明星,更不像哪家娱乐公司的嫩模。

“这位是我太太。”

顾博晟的话说的平淡至极,但是,原本喧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可见大家有多吃惊。

姚茉汐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顾博晟会当着大家的面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她以为,她会一直做顾博晟背后的女人,等到有一天,顾博晟厌倦了她,然后就像丢垃圾一样把她扔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王总好。”

姚茉汐还是理智的,对于顾博晟忽然之间的公布于众并没有太多的表现。

喜怒不形于色,这是她历经风雨后的成熟。

“没想到顾先生已经结婚了,大家竟然还不知情。”

那王总有些惋惜的开口。

顾博晟扫了大家一眼:“这不是给大家省了红包钱。”

所有男人听了哄然一笑,但是那些个女人可就没那么好得的心态。

她们又少了一个追求的对象,像顾博晟这样求之不得的精品好男人却成了别人家的老公,真是可惜了。

大家说着话,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胖男人在几个美女的簇拥之下走了进来,姚茉汐看见那人的脸,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2017-2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