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茉汐紧握双拳,感受着顾博晟触碰。

她的命本来就是他的,既然他想要,随意就是。

顾博晟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对着他叫嚣,要她,占有她!

当身上一件件衣服在减少,身上的男人对她的掠夺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姚茉汐的眼里满是惊恐,浑身也跟着颤抖起来。

感受着女人身上渐渐冰冷下来的温度和她身体强烈的颤抖,顾博晟不得不停下动作。

姚茉汐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是六年前继父对她做的畜生不如的事情,姚茉汐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不,不要不要这样”

姚茉汐呢喃着,双眼里满是恐惧,仿佛看见了地狱而来的修罗。

顾博晟不得不离开姚茉汐的身上,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衣衫不整的女人。如果她不想,为什么不拒绝,就算他再想,还是有一丝理智在的。

姚茉汐口中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顾博晟变了脸色。

“汐汐汐汐”

看着女人没有半点反应,顾博晟匆匆套上衣服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姚茉汐口中的鲜血不断的从嘴角流出,顾博晟担心她,不得已将自己的手指垫在她的嘴里。

夜色已深,看着熟睡的脸色依旧惨白的女人,顾博晟关好房门走向客厅。

“她这是怎么了?”

刘医生叹了口气:“少夫人好像受过什么刺激,因为太过恐惧,所以出现神志不清的症状。”

“那该怎么办?”

顾博晟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我已经给少夫人用了镇定剂,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可以,最好为少夫人请一个心理医生,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少夫人的精神会出现问题。”

顾博晟点头接受他的建议。

刘医生临走时提醒顾博晟不能刺激姚茉汐,要让她保持心情舒畅。

偌大的房间里,顾博晟坐在床边看着毫无生气的女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艳阳高照的天气,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台,洒在女孩的身上,晶莹的皮肤泛着淡淡的光泽。

一连几天不见顾博晟的身影,姚茉汐起来,光着脚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银白的景象。

无意间,看见床头柜上的卡片,上面是心理咨询师的电话。

姚茉汐毫不犹豫的将卡片扔进垃圾桶里,她自己就算得上半个心理医生,自己的症状只有自己清楚,她不想面对过去,更不想对着一个陌生人倾诉自己黑暗的过去。

用了早饭,姚茉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准备回自己之前住的地方取些东西。

姚茉汐套了一件羽绒服就出了门,刚出别墅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点名道姓的要见她。

咖啡馆,姚茉汐刚一进门就被服务员带到一处角落。

一个一身红衣的女人映入姚茉汐的眼帘,女人红唇黑发,看起来妩媚多姿,一双眼睛仿佛施了魔法一样勾人心魄。

“你是?”姚茉汐有些迟疑。

华美微将桌角的咖啡推到姚茉汐面前,姚茉汐楞了一下然后坐下。

“我是博晟的女朋友。”华美微说着,开始打量姚茉汐的神色。

可是,姚茉汐听了并没有吃惊,也没有悲春伤秋的神色。

“这位小姐找我有事?”姚茉汐浅笑着,看着面前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话问的也是云淡风轻。

看着姚茉汐淡然的神色,华美微脸上一僵,即使心虚,但是神色却更加傲慢。

“博晟既然对你没有感情,识相的趁早把他身边的位子让出来。”

华美微说着,从一旁的LV包里取出一张支票递到姚茉汐面前。

“只要你同意离开博晟,你开个价。”

看着女人一副傲慢的样子,姚茉汐饶有兴趣的笑出声来。

“这位小姐这么有钱,怎么不给自己换一个包呢?”

华美微听了姚茉汐的话变了脸色:“你这什么意思?”

姚茉汐的目光打量着华美微手里的包包:“这款包应该是前年的旧款了,这位小姐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换一个新款,还是你的支票是假的?”

华美微听了笑了笑恢复了之前的神色:“这包是我前年生日的时候博晟送我的礼物,礼轻情意重,你这种得不到感情的人怎么懂!”

看着女人就像刺猬一样,姚茉汐浅笑着:“是,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如果顾博晟真的喜欢你就会主动和我提出离婚的,像这位小姐这样自作多情的女人,我还真是见怪不怪。”

没错,如果顾博晟真的喜欢这个女人,直接向姚茉汐提出离婚就好,何必会有小三上门这出戏。

“我已经怀了博晟的孩子,难道你忍心看着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见姚茉汐要离开,华美微情急之下开口。

姚茉汐只是顿了一下:“那是你们的事,如果顾博晟真的想要离婚,让他亲自和我说。”

“博晟不过是看在你们夫妻情分上不忍心而已,你还真以为他舍不得你!”

姚茉汐浅笑着抚平大衣上的褶皱,然后看了那女人一眼:“那是我的事,就不劳烦这位小姐费心了。”

那女人看着姚茉汐远去的背影,恨得牙痒痒:“姚茉汐,我们走着瞧!”

从咖啡馆出来,北风呼啸,刮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姚茉汐不由得裹紧身上的大衣。

回到之前住的地方,姚茉汐整理了一些经常穿的衣服,离开时看见阳台,脑海里浮现出那天的情景。

不知不觉,姚茉汐已经走到阳台,房间里的血迹已经被收拾干净,可是淡淡的血腥味依旧弥漫在房间。

闭上眼,回想那天的情景。

那天,姚茉汐正在客厅里整理晚上主持的稿子,房门忽然被敲响,说是送快递的。

姚茉汐开门后就看见了经常出现在自己噩梦里的那张脸,匕首就那样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回想起来,不知道那天顾博晟取来的三千万是真是假,估计应该是假的,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筹到那么多钱,就算银行是他家开的也不可能。

再说,她在顾博晟的眼里一万块都不值,顾博晟那样做,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而已。

曾经和他也相处了两年,是他带着她离开继父的魔窟,两个人在一起,即使也有过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但是那都是彼此最快乐的时光。

没想到最后一切都变成了泡影,他被击毙的时候还好她晕了过去,不然,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之后的场景。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就是他最后的下场。

姚茉汐靠在阳台上失声痛哭起来,哭出了她多年的委屈。

中午,姚茉汐回到别墅的时候,顾博晟正端坐在餐桌旁吃午饭。

一双好看的手夹着盘子里的菜,姚茉汐无意间注意到顾博晟手上的伤疤,两腮的痛感还在,姚茉汐大致能猜出顾博晟手上牙印的来源,但是想起顾博晟那天对她做的事情,感谢的话就说不出来。

2017-2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