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怎么就能忘了呢?

咱一个乡下穷小子,当初要不是人家该出手时就出手,你凭什么成为京城永久性的居民?你凭什么穿上京城三甲医院的白大褂?又凭什么和一个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将军面对面零距离的会谈?这一切不都缘于人家闺女不计身份地位高低,下嫁给咱了吗?可你呢?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我和眼前的老人。结婚前一个月,同样的面对面,将军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宁宁你也领回去了,既然你爹也尊重你的选择,那我和你阿姨也没意见。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当然我已经也告诉宁宁了,你们结婚就不要向家里要钱了,一切费用由我解决。”

老人瞅了我一眼,见我默不作声,洞察到我的内心世界,很照顾我情绪地接着说:“世坪啊,这并不是说,我们就小看你,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知道农村现在还很苦,尤其像你爹这样的,一个人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三个孩子,又供你念到研究生,更是遭了一般人所没遭的罪!所以,我和你阿姨主张你们结婚时,你不要回去向你爹要一分钱。不但现在不能要,以后不管有什么事也不能回家向你爹伸手,不但不能伸手,结婚后,等你们的小日子安定了,你还要想法建个小金库,以防将来你爹急用??????”

我感动依旧持续,不知该如何接应。似乎是给相爱容易相处难打预防针,老丈人又继续道——

“唉,我养的姑娘我知道,人到中年又得一女,我确实乐坏了,她长这么大我连批评都没舍得批评,更甭说下手打了。所以,宁宁让我惯得脾气比她哥哥姐姐都要差,都要任性,往后你们过日子难免磕磕碰碰。你呢,就多让着她点,两口子本就没有隔夜仇,也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要是哪次宁宁闹过了,你别和她计较,你来找我,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困难??????”

我可以起誓赌咒——天底下十大好丈人也莫过于此吧。

可我混起来怎么就把老丈人的嘱托给抛脑后了呢?这可是我和老丈人不约而成的底线呀!

宁宁呢?这几天在班上都没看见她,我还以为她赌气躲在妈家不上班呢。

“别找了,人在医院躺着呢。”老丈人见我扭头四下找寻,就替我揭开谜底。“宁宁再不对,你也不能动手,她长这么大,我连个手指头都没舍得碰她一下,你倒干脆利索,一个巴掌就把她掀翻在地,男人的巴掌,那是女人受得吗?”

老人突地变脸,我除了战战兢兢垂头低眉虚心接受,无任何发言权,当然更甭说辩论权。此时我呼吸似乎停顿了,曾经老丈人是将军的自豪和满足感瞬时荡然无存。正不知如何是好,门铃声悠扬地响起,坏了,又来一个帮凶的!

我暗暗叫苦。果然,岳母大人进门后,放下手中的包包,开口了:“世坪,你还没看到吧?宁宁两个嘴巴肿得就和肺气肿一样,你可真舍得下手啊?世坪!宁宁长这么大,我和她爸爸都没舍得戳她一根手指头,你可真够狠地,一巴掌就把她打进医院!生活中还有不拌嘴的夫妻吗?都和你一样,一吵,就动手,那你这辈子该找几个媳妇才够你打的?啧啧,看你斯斯文文,文质彬彬的,想不到下起手来也和农民老大哥一样半点儿不讲手下留情!和那些街头小混混,大老粗有什么区别?”

不会吧?有那么夸张吗?我心说,我可记得清楚,也就是一巴掌的数量,就算下手重了点,也不至于两个嘴巴都肿起来,还和肺气肿相媲美了?这大城市的女人还真是面瓜捏成串了不成?打这边那边也自动鼓起来?还,因此而住院治疗?还真拿自己当星爷,搞无厘头呀!

但,此时非彼时——

“妈,对不起,我错了!”我赶紧站起来走到岳父岳母面前,鞠了九十度的躬,诚恳而发自肺腑的做自我检讨和自我批评:“爹妈,请您们放心,我保证,今生今世,此类事件绝对不会再第二次发生了!否则??????”

“好了好了。”老丈人挥挥手,阻止了又要开口想把嘴瘾过足的丈母娘。

“一个巴掌拍不响,再怎么说,我们宁宁也有错,不该口不择言,言语过激,伤人自尊。”岳父转过头,很是严肃认真地警告我:“这次念在你是初犯,且没有前科的面上,我和你岳母就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就既往不咎了,但下不为例!好了,宁宁在住院部503房,你赶紧看看去吧。”

2017-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