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真是见识到了古代女子的日子过得有多舒坦了,闲,真闲,闲到她这般耐得住寂寞的人都快抑郁了。还好冯渊的藏书多,不然她脚上就真的快要发芽了。除了看看书,就是写写字,在自家院子里走一走,真的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啊。

玲儿看着自家小姐大白天的在床上,摆弄着稀奇古怪的姿势,一阵蒙圈。小姐这些天好奇怪,总要在床上摆摆这些姿势。“小......小姐......”玲儿支支吾吾道。“怎么了?”红豆练瑜伽练得正起劲,身板嫩,韧带就是好。“小姐莫非是练了江湖上的什么功夫不成,每天都这样做甚?”“哦,只是简单的锻炼身体罢了,玲儿你也可以试试的。”玲儿连忙摇摇头,算了,这些动作真的太奇怪了。突然红豆眼睛一亮,江湖!还真的有江湖?“玲儿,真的有江湖吗?”“当然有啊!小姐,莫非你忘了,小时候你还被一位侠女救过呢。”红豆难掩心里的惊喜,江湖,还真的有江湖,那有传说中的轻功吗?乾坤大挪移?葵花点穴手?小时候又怎么会被救?越想越激动,忙停下瑜伽,拉这玲儿问东问西。玲儿心里奇怪的冒泡,但也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了解了一番后,红豆仿佛心都在颤抖,对江湖的向往越发深了。以前就爱看武侠小说,幻想这自己能有轻功,难道这一世给了她机会?“小姐,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老爷不是不让你问关于江湖的事吗?老爷难得两次发火都是你问了关于江湖的事啊。”红豆都听了一愣,不着痕迹的敛下自己的情绪,不让问?为什么呢?眼眸不由得一转,“只是突然兴起,玲儿,你可知爹爹为什么不让我了解江湖?”“小姐就别逗玲儿了,玲儿怎么会知道。”说着向红豆奇怪的望去。算了算了,慢慢来,红豆用手指轻点着桌面,思量着自己的江湖梦有没有可能实现。原来冯青竹六岁那年上元节,冯渊陪她去芙蓉镇赏花灯玩,不小心二人走散,冯青竹差点被人贩子拐跑,好在一头戴斗笠的女侠用剑把坏人打跑了,她才得救,话说那女侠一身白衣,孑然而立,又正义善良,得了满街人的欢呼,也引来了快急疯了的冯渊。都说那女侠是穹瑶阁的女菩萨。从那之后,冯渊心中就有了阴影,不怎么带红豆出门了。

自知道了这个世界竟然真的有江湖,有功夫,红豆对这个世界越发好奇,可惜,刚来一个月,别说江湖了,就连外面的世界她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几乎每天都是家和书院两点一线的跑,总有些无聊。“玲儿,你说我们溜出去玩怎么样?”“好啊,小姐我们下午便去书院。”红豆一阵无奈,小心翼翼道“不是书院,我们要不就溜去......去......去芙蓉镇玩吧。”玲儿听了一脸惊恐,连忙摇头“小姐,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不行,绝对不行。“玲儿,我们快点去,早点回,嬷嬷又总在厨房,谁都不会发现的,怎么样,小姐我给你买糖吃。”红豆苦口婆心的引诱着小丫头,见小丫头逐渐上钩,心里偷偷一笑,用糖这招果然好用,不管在哪里,小孩都爱糖。

没过一会儿,红豆就拉着玲儿跨出了家门,玲儿不安的声音抖了抖“小姐......我们真的要”,“放心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着向玲儿眨了眨眼。虽然玲儿是红豆硬拉着出来的,但路还是玲儿带的。因红豆住在青山镇的边缘,离隔壁的芙蓉镇更近了,但依旧只有两条腿,不知走了多久,红豆的腿就重了起来,好在不停张望路边的风景,注意力也分散了很多。这一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偶然几个人骑马赶过,看得红豆一愣一愣的,来到异世的感觉一下子强烈起来。不知走了多久,就见一刻有芙蓉镇三个字的石碑,红豆揉揉酸胀的双腿,终于是到了。

芙蓉镇的确和青山镇大有不同,比起青山镇的笔墨香味,芙蓉镇的人间烟火味浓得多了。红豆好奇的左右张望,一下子没了之前的疲惫,芙蓉镇的集市好不热闹,人来人玩,红豆看得稀奇,一旁的玲儿也兴奋不以。“小姐,是南福楼,快看快看!”玲儿激动的拉扯着红豆的袖子,红豆抬眼一望,的确,是比其它的店铺稍微气派些,原来这就是芙蓉镇一带最有名的酒楼,可她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只是好奇,也没多惊叹。不过脚却不由自主的迈了进去。

“这位姑娘进上座。”店小二眉清目秀,热情的领着她二人坐在靠墙的座位上,态度到是不错。红豆不作声的打量着南福楼的内饰,简单大方,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小姐小姐,听说南福楼的桂花糕和粉蒸八仙是一绝呢。”红豆好笑的看着玲儿那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模样,转头向小儿吩咐道“那小儿就先来这两样吧。”小儿喜滋滋的应了声。红豆打量这南福楼中的客人,-穿着都很体面,二楼三楼都是雅间,原来古代的酒店是这个样子的啊。

忽的眼前一亮,只见两名年轻的男子和一位姑娘走了进来,要说是什么引起了红豆的注意,那便是这三人都佩着剑,与周围人显得格格不入,一看便是传说中的“江湖人士”。看来今天偷溜出来还有意外之喜。

小儿很快上了菜,红豆尝了,确实是美味,名不虚传,边观察着那桌江湖人边一点一点嚼着香暖可口的桂花糕,好不惬意,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红豆脸色不由得一僵,天,忘带钱出门了!

2017-2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