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渊老远就看见坐在书院门前的身影,脸上的笑容不由得越发灿烂,脚步也加紧了些许,这丫头,总是这般贴心又让人心疼。红豆看着从院内匆匆赶来的男子,一身青白长褂,衬得风姿越发不凡,引得一旁同下学堂的女学生都不由得多看几眼。红豆见着,眼底的笑意不由深了几分,这个父亲,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总是这般不在意旁人。

听嬷嬷说起过,自从母亲过世,也有几家不错的人家来打探父亲的意思,但都被父亲一一回了,理由是照顾女儿。久而久之,父亲也就成了只可远观之人,令好几家的姑娘黯然伤神。想来也是,父亲虽不是大富大贵,但日子也过得圆润,相貌不凡,气韵卓绝,才华横溢,桃花满地也是应该的。

“爹爹!”红豆走上前去,冯渊宠溺的牵起红豆的小手,把怀里的糖块递给她。“等了多久了,爹不是让不要在门外等,等天冷了可不能再这样等爹了,这是方姨给的,下回见到了谢谢人家。”慈爱的声音刻意压低了几分,可依然没有半丝威严的感觉。红豆甜甜的笑了笑,也不吱声。“罢了,说了多少次你也是不听。”采薇去的早,红豆只有他了,离不得他这个做爹的也是人之常情。一想到这儿,不由越发心疼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来。

一大一小的连个身影相依相伴,旁人看了觉得可惜,冯先生痴情,为了女儿既当爹又当妈,许是不容易吧,好在女儿伶俐乖巧,但从小没了娘,也是可怜。只有红豆自己知道心里的满足和庆幸,握这这个世界的父亲的手紧了紧,眼底一片温馨。

“对了,今天爹爹交给你的课业怎么样,可有难处?”一说起这个,红豆就觉得好笑,这莫非就是教工子女的特权?红豆从小就没上过一天学堂,都是冯渊亲自教导,还有书院里的一堆爱帮忙的先生,红豆也算是个胸有笔墨的姑娘,甚至比上了学堂的都优秀许多。爹爹这是要把她往才女上感啊。

刚来到这里,红豆第一次听说还有课业,吓得一惊,生怕露出破绽,还好这里的字与原先的没有太大差别,义务教育也让她毛笔写得说得过去。她在书房埋头苦读了整整六七天,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各个方面,才让自己心里有了些底气,到底是文科生,上手就是快。

“难处到是没有,爹爹明日可想些更难的让红豆琢磨琢磨。”红豆俏皮的回应着,满身的轻松。冯渊心里一乐,我的女儿就是聪明,那些题今天课上还有人被问得手忙搅乱,对于我女儿就是小菜一碟,我女儿就是不一样啊,一想到这儿,脚步都不由得轻了许多。

冯家的宅子在青山镇的西南脚,靠近书院,向后就能看到青山,倘若这不是个镇,到是有种隐居山林的错觉。青山镇虽不及隔壁的芙蓉镇繁华,但住的多是先生学子,更有青山和书院镇压,名气到是大得多。一进冯宅就先是三面青瓦房当堂厅和厨房,穿过一下小巧的院子便是书房和卧房。院子里种这颗银杏,听说红豆的母亲生前最爱这颗树。

吃过晚饭,和爹爹聊了会儿天,玲儿就准备着让小姐洗漱了。红豆总是不习惯让人照顾的,但说了多少次总是不听,只好任由小丫头忙里忙外。红豆看是外面半黑的天,心里默默缅怀了自己一去不复返的夜生活。到底是对这个世界太好奇,等着发干便拉着玲儿聊东聊西,突然想到了那张字条。

“玲儿,你说小姐我处理书院,还常去哪些地方呢?”玲儿一副奇怪的表情,却也没多想什么。“小姐处理书院,就是去书院旁的竹林了,小姐忘了?有几次去我们还走散了呢,我都急得哭了。”红豆嘴角不由一抽,小竹林?有问题,莫非小竹林就是旧地?“玲儿怎么这么聪明,那你可记得你小姐我都是什么时候去的?”“都是老爷下学前一个时辰啊。”说着,玲儿满脸骄傲。红豆心底不由一笑,小丫头就是又好骗又可爱,忘了,自己现在也是个小丫头。这下看来旧时旧地已经摸清了,可是七月初六,不是离现在还有小半年嘛,到低是个什么意思呢。百思不得其解,算了,不管了,反正已经和她无关了。想着便躺在床上,玲儿也打着哈欠带上了门。

没有灯的世界一下子冷清黑暗了起来,红豆很怕黑,以前在家灯陪着,在宿舍室友陪着,可到了这里,便什么也没有了,一股寂寥莫民的涌上来,到底还是不太习惯这里的黑夜的,不知道那个世界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冯青竹到了哪里,心里的疑问被一个一个提起,很久很久,红豆才闭上了眼,希望明天一切安好。

2017-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