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到房间,里面很干净,除了电视和床是新的,其他的都透露出一种历史感。

我放下行李,朝卫生间走去:“裘小姐,要不要先洗个澡?”

“我暂时不了,你先洗吧!”

“好的,那你先休息一会,待会我下去把吃的点上来。”我一边说一边走进卫生间。

“嗯!”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上完厕所,我刚坐在另外一张床上。

“叮咚……”

自己熟悉的微信信息提示音就来了。

我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是同事丽丽发的:亲爱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出来嗨呀!

找个什么借口呢,这个时候她一般都是在夜店吊凯子,我可不大愿意去那看她春风荡漾的样子。

可一看信息后面,还有一小行字,来自附近的人。

突然痛恨起微信这一功能来,谁发明的,肯定是个闷骚程序员。

既然逃不过,只好回复:“我在青松酒店,小骚骚在哪里浪呢?”

“我现在在青松酒店对面马路的威尼斯茶餐厅里呢,赶紧过来陪老娘”

“等妹子五分钟,妹妹洗洗就过来”

“裘小姐,我现在要出去一趟,顺便把晚餐点上来,一会你们就可以开动了。”我回完信息然后转身和裘小姐说道。

“行,你忙你的吧。”裘小姐轻轻回了声。

我见她点头之后,就问她们想吃点什么,但是裘小姐和小女孩都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让我想着点就行了。于是我边出了房门,边在心里思量给她们安排什么饭菜,等想好的时候,也已经来到了酒店大堂,并帮她们安排了地道的美食。

等我来到丽丽所说的威尼斯茶餐厅时,已经差不多是二十来分钟以后。等一进门就见丽丽挥着手咧着嘴在朝我招呼,她就坐在门前不远的圆桌上。

“亲爱的,喝什么,自己点”,我屁股还没坐下她就边说边招呼服务员。

“柠檬茶吧”,我对走了过来的服务员说。

“亲爱的,你怎么会在这里,酒店里是不是还藏着哪位帅哥,怎么不一起叫来,老娘别的不说,男人可是阅过不少,正好可以给你把把关”,除了开头有点惊讶,后面的腔调正是丽丽一贯的风格。

“你看我像么,妹妹在上班呢”。

“啊?这个星期还有旅客吗?”,丽丽似乎更加惊讶。

还没等我接茬,她又接着打趣我:“你和我们主管是不是有什么呀,不然休息天大家都没事,怎么会给你安排事情,此事定有蹊跷,老实说,是不是被潜了?”她边说还边笑。

“妹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守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贞操能随便就给了谁么?”说到这,我开始回过来打趣她:“记不记得某些人小学六年级因为一根冰棍就被小卖部的老头拿去了初吻?”

“哈哈哈……”说完,我忍不住大笑不止。

“你……,能不能说点别的,这也太丢人啦啦!”

“哈哈哈……”,看她那副半尴尬半羞涩的模样,我笑得更欢了。

“能不能不要笑啦啦”

“好好好,哈哈哈……”

我这好不容易收住笑声,丽丽那也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开完了玩笑,我这想起丽丽怎么也会在这里。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呢丽丽?”我一本正经的问。

“当然是约汉子咯。”

“那,他人呢?”

“单位临时有事,加班去了……”

“啥工作哦,这时候还加班?”

“条子啦”

“哇!帅不帅?”

“又壮又帅!”

“怎么钓到的?”

“朋友聚会。”

“今晚在这和他住?”

“当然,这种货老娘能放过?不榨干他老娘就不走……”看到丽丽这两眼放光的模样,我顿时联想出了好多不宜儿童的画面。

随后,就这样与丽丽东拉西扯聊了差不多个把小时,看了看手机,快十一点了,原本想等她男票来了看一眼,看到底有没有她说的那样帅,看来是等不到了,房里还有母女俩在,早点回去不至于影响她们休息。

“丽丽,你男票怎么还不来?”

“不知道也,他这个说不准的,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回酒店吧?毕竟你现在是带着公事出来的。”

“那我先走咯,你也早点回,拜拜!”

“拜拜!”

我从茶餐厅楼上下来,穿过马路,一路上都在想丽丽的男票到底是个啥样,特别是想到又壮又帅,我的脸不由得有些燥热起来。

我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往酒店走去,快进酒店门时,眼睛余光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向我扑来,我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

“哇……”的一声,这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在我身旁半公尺的地方吐了一地。

一股伴随着酒精味的恶臭瞬间扑鼻而来,我立马用手捂上嘴巴鼻子,厌恶的别过头去,同时退了半步,真恶心。

2017-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