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去那里……”我突然想起那好像是有那么一个开了很久的酒店,旁边就有一家妇幼保健医院。也许她是想带孩子过去看看什么的吧,我心想。

“嗯”。女人轻轻应了声。见她点头,我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

“姑娘往哪去?”司机把车子停在我们身旁问道。

“去青松酒店。”

我一边回答一边先替母女二人开了后门,待她们上了车后,自己才打开前门,一屁股坐了上去。

坐上去过了两秒,见汽车都未有发动,转头看去,就只见司机用很疑惑的看着我,等我想问他怎么了的时候,就发动了车子离开。

我见如是也没说他什么,只是心中思量了一番后,就转头:“裘小姐,明日的行程我是这样想的,你看下行不行……”

“姑娘你是做导游的吧?”,司机冷不丁插了一句。

“嗯?怎么了?”

我楞了一下,然后司机很不自然的点了一下头后,一路不再说话。

车子径直开到了青松酒店门口,我下车照例先给母女打开后门,然后才回到前门前:“师傅,总共多少钱?”

“24块”,我掏出钱包,递了二十五元过去,司机并没有接,而是问我道:“姑娘,有没有整一百的,我想换一点整钱,一天下来,全收的零钞,盒子都快塞不住了。”

我愕然了一下,没见过做生意还要收整钱的,不过司机的理由也说得过去,自己换些零钱在身上也好。

然后我掏出一张一百的递了过去,等司机找零钱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响起小女孩的叫声:“饿……”

“等一等,姐姐这就带你和妈妈去吃好吃的。”我回头对她眨眼笑了笑。

青松酒店我也去过几次,虽然环境老了一些,但很干净,里面的服务和美食都很不错的。

司机把找好的零钱递了过来:“你数数……”他说话时,只抬头看了我这边一眼,不知为何我觉得他目光有些躲闪。

我虽然疑惑,但没有数钱的习惯,接了过来扫了一眼发现并不少之后,随手就放进了包里。

“唉……”

我听到司机忽然发出了一声长叹,然后就驱车扬长离开了……

进入这家算作古董级别的酒店后,里面的很多装修都掉了色,白色的墙壁泛出了黄光,大堂里面的沙发和椅子看得出来是有些岁月的啦,收银台也是从前家具普遍用的棕红色,只是颜色都快变成了浅黑色,虽然老了点,但整体给人感觉,还是那种干净、古朴。

前台一位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欢迎光临”,一边说一边把我手里的小行李包接了过去。

“裘小姐,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我去开房间”。我边说边朝收银台走去。

“好的”,裘小姐简短的回道。

“对了,把你身份证给我。”我没走两步又回个头来向裘小姐说道。

“好。”裘小姐从兜里把身份证掏给了我。

来到酒店收银台前,我抬头看了下收银台后面墙上的各式房型价格,价格比较适中。“你好,给我开两间豪华单间。”

“嗯?”

收银员像是没听清似的疑惑的看着我,我正想重复一遍的时间,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打断了我。

“开一个双人间就行了。”

是裘小姐,她不知啥时候裘小姐来到了我的身后。

我愣了一下,不会吧,长这么大还没有和陌生女人一起住过,而且这一下子还是两和个陌生女人。

我正刚想说什么。

“要抱抱!”

突然脚下传来小女孩的声音,她一边说还一边撒娇式的抱住我的脚。

我心一软,小女孩可爱的样子加上女人天生的母性,我一把把小女孩抱起,问道:“想和姐姐一起住不?”

一边说,我一边感到小女孩的身子很凉,也来不及问,就听到她那娇嫩酥软的声音。

“嗯!”女孩眨巴着可爱的眼角点头。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妈妈,见点头后,我终于把自己和裘小姐的身份证一起递了过去:“那就开一个双人间吧。”

收银员却只接下了我的身份证,就开始登记,并没有收下裘小姐的那一张。

开房手续办好,我把身份证和房卡放进兜里,放下小女孩,从前台服务员手里接过行李,招呼裘小姐朝酒店电梯走去。

进到电梯,按完房号所在楼层,我转身和裘小姐说道:“刚才我抱你孩子时,她身子感觉凉凉的,需要先去医院看一下么?”

“没事的,小孩子玩累了都这样,吃点东西睡一觉就好了。”裘小姐笑着回答说。

“嗯,没事就好。”我听她这么说,也放心了,毕竟带着孩子出来玩,要是小孩子中途生病的话,那可是很糟糕的事。

2017-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