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叶菀歌第一次见到陆菀情,陆菀情年纪也不大,刚好才七岁,正是小姑娘最贪玩的时候。

或许是顾忌了叶菀歌的心情,这一次叶书渊只带了陆菀情一个来试探,没有带上沈令竹。

叶菀歌本来想撒泼阻拦继母进门,现在只看到一个小女孩,倒是没了用武之地。然而让叶菀歌有点意外的,却是封慕辰的态度——

“你是什么人?”

封慕辰冷冷地看着陆菀情,眼神冰的像是刀子似的。

陆菀情哪里见过这阵仗?往后躲了几下直接坐到地上就开始嚎哭,封慕辰脸色更难看了:“你哭什么?”

陆菀情抽抽噎噎地回头:“爸爸……”

叶书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他没想到家里来了封慕辰,匆匆忙忙地带着陆菀情就进来了,这位封家大少爷这时候来了,刚好看到陆菀情叫了这么一声,这就很尴尬了!

叶书渊冷声道:“瞎叫什么呢!谁是你爸爸?”

陆菀情一下子怔住了,小小的孩子懂得什么啊,叶书渊这么一说,陆菀情只好小心翼翼地扯着叶书渊的袖子,低声道:“可是爸爸……”

她怯怯的样子让叶菀歌看着就心潮澎湃,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惊讶:“那是我爸爸,不是你爸爸!”

陆菀情不答应了,转头看向叶菀歌,愤怒地说道:“这是我爸爸,你是谁!”

“我是叶家大小姐叶菀歌,爸爸是我的,和你没有关系!”叶菀歌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让自己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在争宠似的,偏偏又是以叶家大小姐的名义发了话,叶书渊再怎么生气也是无济于事。

“我也叫菀儿,爸爸说了,总会把我……”陆菀情得意洋洋地想说总会把我接进来的。

然而叶书渊的脸色却是难看的要命:“闭嘴!”

“只是个朋友家的孩子,”他努力露出干笑的表情,不想在封慕辰面前出丑,只能温温地看了叶菀歌一眼:“小歌和封少玩吧,我先带她出去了。”

他担心陆菀情再说出什么话来,索性一把将陆菀情抱了起来:“走了。”

“可是爸……唔……”陆菀情还想说什么,却被叶书渊一把捂住了嘴。

叶菀歌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她最怕的就是没有外人在场的,封慕辰前世就站在过自己这边,至少也算是帮自己出了一口气,想到这里,叶菀歌干脆站了起来:“你等等!”

按照叶菀歌对陆菀情的了解,陆菀情是个好勇斗狠的孩子,这个时候被自己这样趾高气昂地叫住了,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陆菀情立刻扒着叶书渊的领子叫出声来:“你干嘛!你凭什么这样命令我!”

“爸爸,她真的是你的女儿吗?”叶菀歌鼓着腮帮问,眼神委委屈屈的,像极了争宠的孩子。

旁边的封慕辰脸色却是微微变了,他蹙眉看向叶菀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可是叶菀歌根本没心事想封慕辰的心情,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叶书渊,等着叶书渊给一个答案。

陆菀情也看向叶书渊,眼神满是趾高气昂的肯定。

“她……”叶书渊现在也是骑虎难下,现在封慕辰在这儿呢。

封慕辰是封陆源军长的儿子,和一般的小孩子自然不能同日而语,更何况……有外人的时候,叶书渊最怕的就是丢面子。

“爸爸你说话啊!她居然质疑我!”陆菀情不高兴道。

叶书渊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这是我朋友家的孩子,”他既然说过了这句话,自然只能坚持:“陆菀情,你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嗯,听叔叔的话。”

陆菀情一下子惊呆了,她来的时候满心欢喜,妈妈也说了自己这一次就可以进那深宅大院做小姐了,哪里知道平时和蔼可亲的父亲叶书渊,到了叶家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叶书渊自然不肯继续让陆菀情说话,将目光茫然的陆菀情往怀里一抱,笑道:“小歌好好和封少玩吧,记得好好休息,别太累了。”

他俨然一副慈父的样子,叶菀歌得到了满意的结果,便也甜甜地笑着应下,重又坐了回去。

两人退了出去,封慕辰便蹙蹙眉,靠近了一点,静静看着床上的叶菀歌。

“你和从前不太一样了。”沉吟片刻,封慕辰道。

叶菀歌看他:“封少从前……和我很熟?”

她怎么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怪只怪小孩子记忆力不好,叶菀歌痛心疾首地想着。

“不熟,只是见过几面。”封慕辰缓缓道。

“你觉得我怎么样?”叶菀歌让心腹大患暂时消失,心情很好地调侃问道。

“以前么?”封慕辰的眼眸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情绪:“以前性格很跳脱,很顽皮,但是……胸无大志,也没什么心思。”

……

这位少爷我才十岁。

叶菀歌悻悻地往后靠了靠:“我还小呢。”

“现在不一样了,”封慕辰靠近了一点,目光炯炯:“你利用我。”

叶菀歌一下子怔住了。

他的眼神那么锐利,仿佛能够看穿一切。

2017-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