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一个月多月过去了,小沫爸爸的情况日渐转好,一鸣这个假男友做的也非常到位,每天定时跟小沫到医院看爸爸,陪着说话,陪着聊天。

只不过墨小沫时常消失不见,一鸣心中升出了很多想法,这女孩是不是被人包养了?

不然哪有钱负责这么高昂的住院费和他的男友费,一鸣下定决心遇到合适的机会一定要跟踪小沫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病房的门被推开,墨小沫脸色苍白,疲惫的走了进来。

“我爸爸今天的状态怎样?”

今天莫先生刚从无菌病房转入普通病房,墨小沫竟然没来,全程都是一鸣办理的手续,他差点以为墨小沫跑路了。

“你还知道来啊!”一鸣冷哼走过去,很自然的将墨小沫背后的背包摘下:“我还以为你不要咱爸了呢。”

小沫瞪了他一眼,一个月的接触,这人除了嘴巴没把门的,平时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我刚把学校的手续办完。”她压低声音说着,生怕让爸爸听到:“这边谢谢你了,希望你替我保密。”

“你转学了?”一鸣知道小沫还在上大学,以为是要转到附近学校或者便宜的学校。

小沫没有解释,只是点点头,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嘴角溢出苦笑。

上学?

那是下辈子的事了!

看出小沫的心情不好,一鸣还以为是换了新环境,这个女孩不适应,超乎寻常的安慰了一句。

“哎呀,一个破学校而已,以后等老爸好了你在转回去!”带着调笑的口吻,一鸣将放在茶几上的保温盒推了过去:“早上还没吃饭吧,这是我在楼下买的鱼片粥,叔叔一直没醒,你吃了吧!”

墨小沫机械的伸手端起饭盒,早上醒来就去了学校办理停学手续,忙活了一上午,确实没吃饭,听到鱼片粥几个字还真的有点饿了。

饭盒打开,扑面而来一股热气,伴随着鱼片的腥味。

这味道不算浓郁,但是此刻墨小沫闻着相当反胃,慌乱的放下饭盒捂着嘴冲进卫生间。

一鸣不明所以的站在卫生间门口,不满的嘟囔着:“就算难吃也不至于吐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孕了呢······”

他突然面色凝重起来,一个多月的接触,虽然不经常看见这个丫头,但说实话,她的人品还是不错的,但是一个单身女孩怎么会怀孕?

一时间一鸣的心里很复杂,对小沫的人品也产生了一丝怀疑。

里面干呕声终于停止,卫生间的房门咔嚓一声被打开,小沫脸色惨白的站在门口,但是眼里却是隐藏着兴奋。

“你···不会是···”

“对,我怀孕了,这个孩子没有爸爸,还请在我爸爸面前帮我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会给你加钱的。”小沫十分冷静的说着,完全没有因为被一鸣发现秘密后的慌乱。

“这孩子你不能要!”小沫转身就回病房,一鸣追在身后,语气当中是非常霸道的警告。

面前是一鸣高大的身影,小沫被迫抬头看着他那双认真的双眼,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严肃,认真,还很霸道。

可他又怎么知道自己为了这个孩子付出多少呢?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