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鸣回过头,一只白皙纤瘦的小手,一张婴儿般吹弹可破的脸,一双晶莹的眸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垂泪,干净,不染尘埃。

他从未见过这么干净的人,生活在黑暗里,这样的眼神让他无处遁形,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机械的伸出手,紧握住那只让人心跳的小手:“你好,一鸣。”

只看了一眼,墨小沫就松开手,垂下眼帘,转过身看着透明的玻璃窗,语气落寞的说着:“那是我父亲,正在做透析治疗,医生说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在他去世之前,我是你的雇主,在这里你就是我的假男友。”

墨爸爸只是在无菌病房待着,并不是昏睡,两人说话间正好醒来,看着窗外站着的两人有些微愣。

一鸣的心轻颤了一下,墨小沫的落寞和无助被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姑娘才多大,就要承受这么多,她的家人呢?

只是片刻思索,就听到小沫的低呼:“我爸爸醒了。”

下一秒,肩膀上就多了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小沫侧目,略带薄怒,低声呵斥:“你干什么?”

“装你男友当然要像一点。”一秒入戏,一鸣笑着说:“别躲,爸爸看着呢。”

小沫是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在眨眼间收敛了混子的气息,变成一个温柔大男孩。

他在盯着玻璃窗里面的父亲点头微笑,随后张口说出了叔叔好三个字。

墨小沫心里一阵佩服,不愧是专业演员,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

“小沫也要装的像一点,不然爸爸可是要看出破绽了。”眼睛盯着玻璃窗,不着痕迹的说着威胁又让人无法反驳的话。

小沫这才收敛心神,转过头,笑看着父亲:“爸爸,这是我男朋友,马上就要结婚了,以前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说我早恋,今天他跟我求婚了,我准备先办了手续,等你好了我们在去度蜜月。”

病床上的男人激动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从医院离开,墨小沫对那个前面走着的男孩子满满感激,刚刚在电话里,一鸣说了不少让爸爸安心的话,这个男人配合的真的很默契。

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看似很不着调,做事却很靠谱。

一鸣回过头就看见那小姑娘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突然邪笑着凑近:“是不是被哥哥迷上了?若是当真男友我也不介意,价钱上都好说。”

墨小沫瞪了他一眼,刚说他做事很靠谱就说了这么不着调的话,“呸,你少胡思乱想,我不需要男朋友,也不会被你迷住,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今天表现很好,希望以后也是如此。”

“啧啧,小丫头,别这么早下结论,没准哪天就发现,哥哥特有魅力了。”一鸣依旧玩笑的说着,刚刚墨小沫呸的那样子还真可爱,他接的这个兼职还真不错。

墨小沫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一鸣飞快的钻了进去,还无赖的拍着座椅:“来吧小沫沫,我送你回家。”

墨小沫深吸一口气,眯着眼睛一把就甩上了车门,拍了拍车身,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用了,我住医院,记得明天不要迟到啊!”

20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