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谢……”苏星晚对于眼前救她于水火的人,很感激,刚想道句谢谢,男人双手一扣,整个把她拥进了怀里。

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谢我的话,听我的!”

苏星晚愣了一下,抬起眼睛,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男人并没有看她,他沉着一双冰寒的眼,看向围着他们的记者。

“咳……”

男人清了清嗓子,声音不急缓的道出,“各位,对于今天我和这个不知名的女人在一间房间,是因为……”

不明所以的记者,立马把话筒都递了过来。

“难道厉总是要宣布婚讯了吗?我们这运气,逮了个大头条!”

“小声点,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两个记者小声议论了几句,把目光和镜头一齐投向了厉霆司,期待着他能讲出什么火爆的新闻。

仿佛浸在黑潭的双眸不带一丝感情的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怀里的苏星晚身上,朝着苏星晚挑了挑唇角。

她一愣,这是在笑吗?

怎么她竟然有想逃的冲动。

男人的手用力扣住了她,面对记者,声音沉着自恃,“那个女人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并不认识她,我走错房间了!”

目光一转,盯向了苏星晚。

苏星晚的脑袋一团浆糊,女朋友?走错房间了?这个男人……

还来不及细想,记者立马挤上了前,一边递着话筒,一边急迫的问起来。

“厉总这是要澄清吗?可是我们几十号人都看到了你和沈合欢穿得很少,在一间房间,你是走错了房间,难道还认错人了吗?”

“是啊,厉总,你这么着急否认,是不是与你竟争厉氏总裁的关呢?这么快就翻脸无情了?”

记者带着讽刺的语调,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苏星晚多少是听明白了,敢情是个捉奸现场啊?

他偷偷的瞥了瞥眼前的男人和跌坐在不远处的沈合欢。

心里生出了一丝鄙夷。

沈合欢从椅子上扑了下来,衣衫凌乱的朝着厉霆司奔了过来。

“霆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你说要娶我!!”

记者们已经牢牢把厉霆司围得铁桶一般,她根本不能靠近过来,哭得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坐在了地上。

苏星晚看到沈合欢这个样子,,微微嗤笑一声

她在剧组,没少受沈合欢欺负。

已经被打了十几个巴掌了,可是沈合欢还不满意,苏星晚的脸生生的被打了五十多个巴掌,肿成了馒头。

“厉总,你是在强行洗白你自己吧,你的意思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的,是你的女朋友?你恐怕都不认她吧?是看我们记者好骗?!”

一个记者提出了质疑。

其他的记者也有着同样的疑惑,哪会那么巧,怀疑的目光看向厉霆司,还有他身边淡定的苏星晚。

“厉总,你是随便抓来个女人,来当挡箭牌吧?!”

“是啊,你们怎么看,都不像恋人啊!”

苏星晚眉梢一挑,看着男人有些烦燥的脸,毫不犹豫的踮起脚尖,身体向前一探,把厉霆司压在身下,忽地擒住了他冰凉的唇。

20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