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峭的悬崖上,红衣飘飘的女子拎着滴血的剑,踉跄了一下。

忽地,女子身后刺出一柄利剑,翻身躲避,红衣飘染了整片天空,脚在碎石子上一滑,掉落了万丈悬崖。

苏星晚闭上眼睛,胸口被威亚勒得喘不过气。

已经进入剧组三个多月了,早已习惯了剧组武替的工作。

可是,她不是苏星晚,她原本是富家千金沐雨晨。几个月前,沐雨晨去游泳,没有缘由的心悸,便这样沉入了海底。

当她睁开睛睛,却在一个狭小破败的厨房,被两个女人毒打。

对,她重生了!

重生在苏家孤女身上,毒打她的人,是她的继母孙艳香,还有她的继妹苏慧。初中毕业的苏星晚,为了逃避苏家母女,只能到剧组做天天挨打的武替。

身体撞到地面,一股刺痛袭上心口,苏星晚咬牙忍耐。

“咔!很好,女主接上!”

导演拿着一只扩音器,喊着这部戏的主演沈合欢,剧组的人找了半天,也不她的影子。

“苏星晚,去把沈合欢找来,天天不见人影!”导演大声的朝着苏星晚喊了一嗓子。

“是,导演。”

苏星晚应了一声,往演员休息的酒店走去,沈合欢上个月刚刚获得最上镜桂花奖,人飘得有点不知所谓了,平时几乎看不见她在剧组。

胸口被威亚勒得有些恶心,苏星晚捂住胸口深吸了两口气,这才走进酒店的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一阵喧哗,沈合欢的门口,拥着很多举着摄像机的记者,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沈合欢又要作什么妖?

苏星晚担心的凑上前,拨开前面的人,身子往前一探,看到了沈合欢穿着清凉的坐在长椅上,面带着得意的笑容。

“对,我就是厉霆司的未婚妻!”

沈合欢的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身材颀长,双臂抱在胸前。只是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两条剑眉快拧在了一起,一双漆亮的眼睛里淬着冰寒。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后退了一步。

这时,身边的记者们好像疯了一样,使劲的往房间挤去,把肩膀上扛着摄像机一个劲的往前送。

“厉总,你是不婚主义,现在是沈小姐打破了你的规则吗?”

“厉总,你今天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奉子成婚?”

“沈小姐,刚刚得了最佳上镜奖,就要熄影嫁人了吗?”

旁边的记者往前一拥,苏星晚被挤到了墙边,身体紧贴在墙壁上,身上淤青被挤压,她疼得大叫了一声。

“都别挤我!”

记者们根本无瑕顾及她,电影节最佳上镜女明星与燕城有钱有势的厉家二少爷被捉奸在床,这么劲爆的新闻,谁也不愿意落下。

房间里的男人,往这边瞥了一眼。

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漆黑的眼眸亮了亮。

提起脚步,走向了记者们,从人群里一把揪出了苏星晚。苏星晚周身突然间一阵轻松,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拉她的人的怀里。

抬起脸,看着漆黑的冷眸里隐隐闪着笑意。

20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