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氏当即走了过来,一伸手臂就来扯陈可儿。

陈可儿被她拽得发疼,可惜这具身体弱不禁风,又生了病,此刻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陈可儿别提反击,连稳住身子都困难,只能紧紧抱住床头不撒手。

“嘿,你这丫头……”

徐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没把她扯动,不禁有点尴尬地望向梅氏。

梅氏用拐杖重重点了下地板:“臭丫头,不动?是要老娘亲自伺候你?!”

说着把拐杖一扔就来拽陈可儿。

别看梅氏年纪大,力气却也极大,她冲上来便开始一根根地掰陈可儿的手指。

“臭丫头,让你给王员外做小妾,那是让你享福去了,你还这么不识抬举,你给我松手……”

徐氏和女儿陈楚香抱着手臂看热闹,陈山心急如焚却不敢贸然上前,只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眼看就要被拖动,陈可儿知道这样不是办法,于是,在梅氏看不到的地方,陈可儿悄悄反手拔下竹篾上的一根刺,毫不留情地往梅氏手上最疼的穴位刺去——

“啊!”

梅氏只觉手上一股钻心的疼,惨叫一声,连忙把手松开,只见虎口上深深地嵌着一根竹刺!

她一指陈可儿的鼻子开始痛骂:“小贱人反了天了!竟然敢扎老娘?”

陈可儿心中微微冷笑,把自己亲孙女卖给糟老头子当十八房小妾的老虔婆,扎你都是轻的!

不过此时此刻敌众我寡,保命要紧。

陈可儿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奶奶你在说什么,可儿什么也没做啊。”

她抱着被子,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因为天生丽质,这会儿病弱美人的模样更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心生怜惜,难以说出一句指责的话来。

徐氏等人也是一脸困惑,方才一片混乱,谁也没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见陈可儿还像以前一样,畏惧得缩头缩脑,连梅氏都有点拿不准究竟是不是陈可儿干的了。

梅氏满腹狐疑,一狠心,从虎口上拔出刺来,疼得嗷一嗓子,再一看陈可儿那娇艳的脸蛋,顿时更加气不打一出来。

“老二媳妇,还不快给她梳妆!”

徐氏连忙把陈可儿从被窝里生拽出来,这次陈可儿配合多了,被徐氏按到镜子前坐下。

梅氏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指挥陈山给她倒茶,连带着不满地瞪了一眼陈楚香:“愣着干什么,去帮你娘啊!”

陈楚香赶紧屁颠屁颠去了。

桌子放着一个木盒子,是王员外单独送来给陈可儿的,之前梅氏只顾着清点聘礼,没注意这么个盒子,这会儿坐下,梅氏就顺手将盒子打开,谁知这么一开,里面的东西差点没晃瞎了她的老眼!

只见里边金的叠着银的,珠宝翡翠应有尽有,全都是她这辈子见都没见过的贵重首饰!

梅氏瞪直了眼!

徐氏母女胡乱给陈可儿梳好头发,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过来,看到这么多值钱的宝贝,母女俩的呼吸都停了。

“这……这……”

三个女人瞬间扑过来,往盒子里一通乱抓,一人攥着一串珠宝,眼珠子都红了。

20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