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可儿是被一片嘈杂声吵醒的。她动了动胳膊,浑身酸软,头也疼得厉害,撑起身,看看四周,有一瞬间的迷茫。

这是哪儿?

四周灰尘漂浮,墙上的窗子高而窄小,透过来的光线稀薄。

明明记得,脚滑从高崖上摔落,她分明死了才是。

“不就是个赔钱货!”

忽然间,一声穿破耳膜的叫骂声传来。

陈可儿还未清醒的大脑如同被钢针穿入,阵阵发疼,不禁皱紧了眉。

她翻身摸索着下床,趿拉着步子,往声源处走去。

透过门缝往外看,数人正在争吵。

那声尖利叫骂来自一个拄着拐杖的麻衣老太,花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洁,颧骨却高耸瘦削,睨眼看人,扑面而来一股刻薄之感。

老太身边立着一妇人,还有一个与她长相肖似的少女,两个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老太面前,一名中年汉子佝偻着上身,大气都不敢出。

陈可儿在看见男人的那一刻,大脑未经思考便脱口而出:“爹!”

好在及时捂住了嘴,外面几个人才没发现她的窥视。

未及震惊,便见那老太拄着拐杖,喘着气痛骂:“我们老陈家几世修来的福气,能让王家给看上哟!难得王员外不嫌弃你家这个赔钱货!”

橘子皮的脸皱在一起,不住数落:

“老大你说说你,怎么一点儿长进也没有,还是这么没出息!”

“娘,可儿毕竟还小……”那汉子的头越来越低,只嗫嚅着,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老太冷笑道:“我是她亲奶奶,难道还会害她不成?!这王员外家财万贯,嫁过去不就是享清福的命,一辈子都不愁了?”

“就是啊大伯,奶奶也是为堂姐着想嘛。”说话的是那个小姑娘,嘟着嘴,娇憨中带着些刻薄。

见男人态度卑微却又坚定,老太眼珠一转,忽然捂住心口,往旁边一倒:

“哎哟,我看你就是不想让娘好过!哎哟!这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要受这气!你这不孝子,气死老娘了!”

汉子立刻慌乱:“娘,儿子不是这个意思,您消消气……”

旁边的妇人和小姑娘连忙伸出手臂将老太太接住。

屋内,陈可儿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穿越了!

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原来那个刻薄的老太太是她的祖母梅氏,旁边是她二婶徐氏和堂姐陈楚香。而她们口中所争执的赔钱货,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与她同名的陈可儿!

这陈可儿长的漂亮,生在农家却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再加上性子软弱,过往十五年一直被陈家认定是赔钱货。

原主之所以会死,也跟眼前这三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陈可儿秀眉紧皱,如今她接管了这具身体,绝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任人欺凌!

一股杂乱的脚步声逼来,陈可儿迅速转身窜进了被窝之中。

原主父亲陈山仍在小声央求:

“娘,可儿还小啊,她毕竟是您的亲孙女,那王员外……”

“唰”的一声,门被拉开,刺目的光线顿时铺满了室内。

“这个家还是老娘说了算的!”梅氏指着竹席上的陈可儿发号施令:“去,给我把她绑起来,王家的聘礼都收了,今天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2020-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