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沈清允刚走进府内大厅,就看到满脸严肃的父亲沈福山,以及当家主母陈氏,还有沈清雅。

“父亲,主母,长姐。”她一如既往的请安,看不出坠湖后有什么变化。

沈福山阴沉着脸,说,“跪下。”

沈清允知道是因为昨天她打沈清雅那一巴掌,她还是跪下了。

父亲宠陈氏自然是更爱沈清雅,只是,他也知道沈清允老实本分,从不敢招惹旁人,就连说话声,都很小。

陈氏很护着自己的女儿,神色严厉地看着她,“沈清允,你长姐去关心你的病,你却伸手打她,在这个家,你还懂得什么是尊卑吗!”

沈清雅坐不住了,她在座椅上站起来,怒骂,“沈清允,你只是个庶女,连给父亲母亲提鞋都不配的庶女,还敢打我!”

丝竹有些担心的低着头,这下该怎么办,老爷不会打小姐吧!

沈清允多年来小心翼翼,不找惹是非,但并不代表她傻。

父亲只在乎她打了沈清雅一巴掌,却从不在乎她这么多年来受的欺辱。

她神态自若的看向沈福山,明显看得出,他对这件事半信半疑。

“父亲,主母,我昨日掉进湖里身体虚,床都下不来,又怎么会打长姐,况且,我平日里,看到长姐都是毕恭毕敬的,怎敢打她。”

这些事,日积月累都是有目共睹的。

沈清雅气的破口大骂,上前来就要打沈清允。

果然,沈福山站起身了,有些厌烦的看了眼沈清允。

“都别闹了,今日是圣上大寿,马上就要进宫了,还吵吵闹闹的不怕掉脑袋!”

说罢,沈福山甩袖离开了。

陈氏见此,看来沈福山是相信沈清允这个贱人了,只好拉着沈清雅离开了。

沈清雅气急败坏地瞪了她一眼,“沈清允,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前厅里人都走光以后,丝竹的心才放下来了,她明显的感觉到,小姐跟以前很不一样。

“小姐,我去为您梳妆打扮吧。”

上天给了她重生,再来一次的机会,她绝不会再活成以前,任人宰割。

圣上寿诞当天,百官携家眷进献寿礼,在宫中为皇帝贺寿。

今年特意举办了射箭赛,由圣上器重,有能力的臣子参加。

顾璟行是圣上的外甥,跟圣上的五儿子李冠关系非常好。

而纪俞,为人心思缜密,在当朝太子李寅的麾下。

偏偏老五深受圣上喜爱,连带着顾璟行也被太子视为眼中钉。

顾璟行小王爷在城中可是出了名的爱玩,顽劣,圣上给他官职,他都不要。

十分桀骛不驯,不像纪俞那样端着,人非常的随和,尤其是,他那张俊朗飘逸的脸吸引了不知道多少家的姑娘。

可顾璟行在人群中扫视了几眼,这些俗不可耐的女子,跟他梦中的女人,无半分相似。

他端起了一杯酒,叹了口气,一饮而下。

沈清雅看顾璟行的眼神都快望出水来了,可惜,自己的父亲是五品小官,圣上赐婚肯定赐不到她身上。

一向高傲的沈清雅,在顾璟行面前,宁愿做个小妾,也想嫁给他。

202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