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允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她看着顾璟行,全无围剿叛军时的英武,怎么变得有些魅惑俊逸了,像个纨绔。

向临赶紧跑到顾璟行身边,斥责,“这是谁家的千金,被我们璟小王爷救了,还疯疯癫癫的。”

转过头,向临又是求又是讨好的说,“少爷,明日就是圣上大寿了,您可不能伤了风寒,咱们赶紧回家吧。”

顾璟行看了眼站在原地,似乎脑子有些不清醒的沈清允,不悦的离开了。

听到皇上大寿的时候,沈清允转眼看,身后并不是她纵身跳下的锦群河,而是明湖。

她猛地想起,两年前,圣上大寿前一日,曾被长姐,也就是沈家嫡女推进明湖里。

为的就是不让她去宫中参加圣上的寿宴。

“丝竹,现在是哪一年?”

“小姐,现在是乾溢圣帝十八年啊。”

沈清允心头一颤,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嘴角颤抖,“乾溢圣帝十八年,怎么可能是十八年,我明明已经在乾溢圣帝二十年死了啊!”

她,这是重生回到两年前了吗!

带着满肚子疑问回到沈家。

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

沈家嫡长女沈清雅满脸嫉妒,走到沈清允面前,一把将她推到了地上。

“沈清允,还真是贱人有贱命啊,掉进明湖里,竟然被璟小王爷救了!”

丝竹把沈清允扶起来,沈清允深邃的眸子里隐隐的冷色望着她,就是她,把我推进了湖里。

沈清雅一向仗着自己是嫡女而高贵,谁都瞧不上眼,尤其是看不惯沈清允这张出众的脸蛋。

沈清允勾唇一笑,“拜你所赐,我还死不了。”

她是过来羞辱沈清允的,却没想到沈清允落了个水后,竟敢跟她顶嘴了!

沈清雅扬起胳膊就习惯性的要打她,“贱人,我是你长姐,怎容许你这样跟我说话。”

却没料想,沈清允抓住了她的胳膊。

“啪”的一巴掌,挥打到沈清雅的脸上。

沈清雅震惊,眼前站的,还是那个唯唯诺诺,见到她就躲着走的沈清允吗?

就连丝竹都没想到,以前,沈清允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沈清允,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沈清雅气急败坏的转身离去。

沈清允面色毫无波澜,无助的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在做梦,我连死都不怕,还能被你给欺负了?”

她知道这很荒唐,可自己真的回到了两年前。

既然回来了,那就要改变这一切,阻止纪俞叛变。

明天就要去宫中了,她一定要想办法认识纪俞,接近他。

深夜的天空上面布满了星星的网。

顾璟行睡梦中站在锦群河边上,他身上伤痕累累,把刀扔到地上,却看着眼前的女子出了神。

那女子穿着一袭嫁衣,头顶着凤冠,却泪眼婆娑。

他从未见过这么动人的女子,可惜,下一秒,那女子就纵身跳进河里了,他没有拉住她。

那一瞬间,顾璟行在梦中惊醒,猛地坐了起来,整个后背盗汗都湿透了。

他坐在床边上,一遍又一遍的回忆梦中的女人,直到清晨。

2020-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