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黑球一看到她,就猛的扑向了她。

想她凤朝欢在修真界横行霸道几十年,打过的门主宗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如今竟然被一只小黑球撞的飞出了十几米。

这小黑球一粘上她的血,便突然调转方向,直直的冲向黑狼,挥出一掌将狼扇飞了。

在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小黑球已经回到她身边,像一只小狗一样围着她转,并不断舔舐她的伤口。

凤朝欢感觉被舔过的伤口好像在逐渐愈合。

她知道修真界有些人喜欢与灵兽缔结契约,但她独来独往惯了,除了自己的美人师尊,几乎不与人接触,更不要说养什么宠物了。

想不到一朝重生,居然捡了这么一个小玩意,既然遇到了,以后它就由自己罩着了。

凤朝欢这边思绪慢慢回笼,正准备开口说话,一道极为暴躁又稚嫩的童声传入了她的脑海。

“哼,人类,既然你救了本大爷,那你以后就跟着本大爷吧”。

凤朝欢“……”

现在真是什么东西都敢在她面前装大爷了。

她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面前的小黑球,有些好笑的问“真的是跟着你,不是做你主人?”

“闭嘴!快给本大爷闭嘴!本大爷可是……”被无情戳穿的小团子瞬间炸毛。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小黑,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看着某人……哦不,是某球吃瘪的样子让凤朝欢心情大好。

看着她这副不信的样子,小黑球心中暗恼,小爪子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没多久,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天虎啸。

草丛被两只巨爪扒开,走出来了一头威风凛凛的花额白虎,在小黑的面前低首匍匐,喉中发出一声低吼:“吼……”

看这白虎的样子,凤朝欢忍不住看向身旁的小黑:“这是你召来的?”

听着她这怀疑的语气,小黑忍不住扬起了头,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心道“我才不会说是因为我怕你死了呢”

小黑拍了拍白虎的脑袋,随后连拖带拽的将凤朝欢放在了虎背上,问她:“知道方向吗?”

凤朝欢抬手指了个方向,便躺在白虎身上阖起了双眸,抓紧时间疗伤。

虽然皮肉伤基本已经愈合,但她内里空虚,必须尽快恢复身体。

随着一路疾驰,赶到城郊那处破旧的宅院时,也已经几近深夜。

远远就看到了那扇破旧的木门外,坐着一个衣着破旧,身材瘦弱的男子

男子双手抱着腿,头靠在门板上睡着了,随着头从门板上滑落,男子也被惊醒,努力揉了揉眼睛

看到路口的动静,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

凤朝欢从虎背上下来,看着面前那比她高了大半头的男子,酸涩、心疼、难过、不甘、自责等种种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头。

一时间,五味杂陈。

凤子安再次揉了揉眼睛,待他终于看清楚对面的人后,这才像是梦醒了一样,瞬间紧紧抱住朝欢,声音也止不住的发颤:“欢欢,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凤朝欢有些生疏地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张了张嘴,喉咙竟是无比干哑艰涩:“哥哥,我回来了,没事了,别担心。”

男子止不住地大哭,颤抖的声音充满了紧张和恐惧:“欢欢你以后不要再去打猎了,我会努力去捡东西,我会照顾欢欢的,欢欢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他今天在家里等了一天,从早上等到了晚上,从晚上等到了深夜。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害怕,多害怕妹妹会和爹爹娘亲一样,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他只有这一个亲人了。

凤朝欢鼻尖泛酸,喉头更是哽咽得厉害,轻轻拍着男子的背:“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丢下哥哥一个人了。”

凤子安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在凤朝欢再三保证之下终于答应先去睡觉了

看着床上高大却消瘦的男子,她伸手探了探他的脉,叹了口气:“果然被下毒了。”

之前她就觉得有问题,他们的父母武力强盛,原主也是天赋异禀,怎么这个亲哥哥会是个傻子,今日一探,果然如她所料。

2020-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