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朝欢身子掉下鬼崖,意识开始涣散,眼前一黑,一阵剧痛席卷而来。勉强睁开眼睛,入眼便是幽暗的森林,一时有些恍惚,从幽冥鬼崖掉下来……

她居然没死。

一股记忆突然涌现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好好捋顺一下,就被一个耳光打断。

接着,下巴被人狠狠地捏住,一个尖利的声音随之响起“凤朝欢,谁给你的胆子肖想本小姐的男人?嗯?你不会以为自己还是那个众星捧月、天赋异禀的凤大小姐吧?什么好东西都要给你,所有人都要让着你?别忘了你如今只是一个废物。”

凤朝欢还没从刚才那个耳光中缓过神来,就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推话,脑中只闪过两个字“聒噪”。

于是她果断开口,冷冷地吐出一个“滚”,阻断了面前女子想要说下去的话。

虽然她还没搞清楚具体怎么回事,可生而为王的气势也由不得别人在她面前放肆。

只见面前的妙龄女子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嘴里发出不屑的冷哼:“别担心,本小姐会送你的傻子哥哥下去陪你的,你就在黄泉路上好好等着他吧”

凤朝欢黑眸微眯,冰冷的视线自少女脸上扫过,定格在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人身上。

是一个面容俊秀,气质华贵的绛衣少年。

看着凤朝欢,微抬下巴,毫不掩饰的嘲讽和厌恶布满了那张原本俊雅的面孔:“凤朝欢,你该不会以为本王真的会喜欢你吧?”

“本王之所以会接近你,追求你,不过是因为打赌输了的一个惩罚罢了,谁知道你居然还当真了?”

凤朝欢:“……”

谁来告诉她这一个两个都是什么玩意儿?

朝欢暗暗在心中记下了这两张脸之后,只说了句:“废话怎么这么多?”

少女怒火中烧,抬手就欲取她性命,却被少年握住了手。

绛衣少年浅笑,面上一派温文尔雅,吐出的话却无比残忍:“卿卿,这废物既已被挑断了手脚经脉,便留她一命好好享受这南屏山脉的午夜,你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少女顺势勾住了少年的脖子,嗔笑道:“我还以为王爷舍不得了呢,既如此,那卿卿都依着王爷”少年轻笑,顺势抚了抚怀中美人的秀发。

话毕,少女又看向了凤朝欢,冷笑一声:“贱人,你最好祈祷下辈子别再碰上本小姐,否则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朝欢:“……”

我可真是怕死了,凤朝欢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眼看着这对狗男女依偎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凤朝欢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艰难地甩了甩脑袋开始理顺记忆。

凤朝欢,万阙城三大家族的大小姐,上面有一个傻子哥哥凤子安,还有几个想要弄死她的叔叔婶婶哥哥妹妹。而原身凤朝欢曾经却是一个天赋卓绝,备受父母宠爱的天之骄女。

然而四年前,父母不知所踪。自己的丹田也逐渐堵塞,沦为不能修炼的废物。

在九鸣大陆这片以武为尊的土地上,实力就是道理。变成废物的凤朝欢和自己的傻子哥哥自然只有被人欺负的份。

如今掌权的二叔一家将二人丢在城外远郊一处破败的院子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兄妹二人从此相依为命,每天靠着凤朝欢在山脉外围打猎和下人时不时送来的白粥馒头艰难度日。

若仅是日子清苦,兄妹二人还过得下去。

但二叔的女儿凤卿卿却不愿意放过这位曾经是天之骄子的大姐,屡次三番带人过来找麻烦。

见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小姑娘,那一颗真心便落在了三番两次维护他们兄妹二人,给他们送饭的绛衣少年身上。

却没想到,这一切不但是一场镜花水月,甚至最后竟赔上了自己的命。

朝欢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唇角缓缓扬起一抹冰冷嗜血的弧度。

姑娘,安心上路吧。

无论是阴差阳错还是阴谋诡计,既然占了她的身体,那从今往后她的哥哥她来守护,这里所有亏欠你的,欺负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突然,一阵地动山摇,远处传来野兽的嘶吼声。

“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凤朝欢如是想。

还不待她想好怎么拖着这幅残破的身子躲开,便看到一头小山一样高的黑狼,追着一个黑色的……肉球?

一个毛茸茸的小团子,拳头大小,跟个黑煤球似的,一双湛蓝色的眼眸为这一身黑添了些点缀,反正她是没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2020-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