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我一个毁了容的瘸子,你不怕?”穆辰轩坐在轮椅上,故意往床边靠近,窗外昏黄的路灯射进来,两个人近距离的接触着,浓烈的呼吸声越发的清晰。

叶青青仔细的盯着他的脸,露出的一侧皮肤光滑,鼻梁高挺,完美的脸部轮廓,看上去英俊无比。

但是另一侧就狰狞的吓人,纱布掩盖不住的地方露出红黑色的结痂,看上去阴森恐怖。

叶青青想着,要不是那场车祸,穆辰轩会是一个大帅哥,心里觉得有些可惜。

穆辰轩看出了叶青青眼睛里的变化,比起害怕他更加厌恶同情。

“我不需要可怜,更不需要同情,把你那所剩无几的同情心收起来。这里是穆家,我知道你履行婚约也只是为了利益,要是想走我不会阻拦,反正我是一个废人。”

穆辰轩愤怒的把轮椅转过去,刚想走出去,就听见身后传来颤抖的声音。

“不是,穆辰轩你听我说,我没有可怜你的意思,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既然嫁过来了,我会做好一个妻子的责任,照顾你,我知道你受伤了,但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整容手术很简单的,你一定可以治好脸的,至于双腿,就算你不会走,我可以当你的腿,陪着你去任何地方。”

叶青青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心脏在砰砰的跳,她害怕穆辰轩但是心里总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曾经的她在叶家也过的不如意,被人看不起,任人欺负,她知道穆辰轩也很不容易,自己撑起这么大的企业,还被坏人暗算遇了车祸。

“你真的不怕?白天在房间里你都看到了,我不是什么圣人,心狠手辣血腥至极,你确定你能忍受的了?”

穆辰轩听着叶青青的话,觉得好像听到了笑话一般勾起了嘴唇,什么陪伴都是在利益前的假话,心里满是不屑。

“我能,我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弱肉强食,而且你在这里是一个受害者,你有权为自己报仇。”

叶青青挺起胸膛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穆辰轩,看似毫无畏惧,可是颤抖的嗓音出卖了她的恐惧。

穆辰轩有趣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不禁的挑挑眉,长得其貌不扬,却有点儿意思。

“每天和这么丑的我睡在一张床上也不怕?”穆辰轩眼睛里的锋芒显露,很显然对她的话是不屑的。

“不怕。”叶青青挺起胸膛冲着他摇了摇头,那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般,好似在坚定着她的决心。

“那好,伺候我睡觉。”穆辰轩挑着眉,女人的话他从来不信,就像多年前的她一样。

叶青青听见穆辰轩的话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

她是穆辰轩的妻子,这些事情她是要做的。

她狼狈的下了床,身上的睡衣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穆辰轩的眼神不由的一暗,没想到看着瘦的跟豆芽菜似的,实际上还挺有料。

穆辰轩顺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叶青青站在床边俯下身子想要扶起他。

穆辰轩蓦的一抬头,叶青青的长刘海垂到一边,露出白净素嫩的小脸,睫毛还在微微颤抖,看着和刚才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穆辰轩,我扶着你,你的腿能站起来吗?”叶青青说话的声音温柔极了,在这夜晚更像是一首催眠曲,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

叶青青扶着穆辰轩的胳膊,想起了她小时候调皮摔到了,叶之国抱起她的场景,眼睛居然忍不住的有些湿润。

穆辰轩本来就是想逗逗她,他才不会相信一个为了利益的女人,会有多好心。

不过现在,他竟然觉得自己的这个老婆还挺善良。

“罢了,你先睡吧,我去书房忙点公事。”说完,穆辰轩甩开叶青青的手,坐回轮椅,转身出去了。

叶青青看着穆辰轩的背影,一头雾水。

她是真的想要和穆辰轩好好相处,既然都嫁过来了,她已经没有了退路。

回到书房,穆辰轩站起来看着窗外的月色,疲惫的摘下了左脸的纱布。

他看着电脑上关于叶家的资料,这个叶青青明显是叶家的牺牲品。

第二天清晨。

叶青青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脑子有些晕眩。她看着还亮着的台灯,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叹了一口气,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只好认命。

梳妆台前,看着自己奇丑无比的长刘海和故意弄的脸色不好而抹的深色粉底液,叶青青勾起一抹苦笑,故意扮丑也没有逃过被摆弄的命运。

她站起来,看着衣柜里挂着的新衣服,随便哪一件都比她之前一身黑乎乎的好看。

她洗漱完,用发卡把刘海别起来,看着自己本来白皙的脸,一身清爽的走下楼去。

“呦呵,大哥开窍了,昨天新婚之夜,怎么又留别的美女过夜了?”

陆南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等着穆辰轩,谁知道一转头见着个大美女,吓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穆辰轩他还不知道,自从那件事之后,都禁欲多久了。

叶青青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五公分的高跟鞋,衬的整个人身材高挑,五官精致,明明没有化妆,可是嫩白的肤色配上娇艳的粉唇,看起来比那些胭脂俗粉的女人诱人多了。

叶青青闻声抬起头,看见了这个昨天见到的男人。

这人一会阳光一会黑暗的,还不如穆辰轩一直黑暗的好,叶青青甚至都觉得他有点精神分裂,眼神看着陆南骁的时候有点不屑。

陆南骁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哪惹着她了,居然用这种眼神看他。

“穆辰轩醒了吗?”叶青青无视了坐在客厅的陆南骁,脸上挂着微笑走进厨房,和老管家热情的问候道。

老管家抬起头也有点不敢相信,眼镜往上架了架,惊讶的看着她,分辨了几秒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夫人?”

“我是叶青青。”叶青青对于夫人这个称呼还有点不适应,尴尬的笑了笑。

“少爷还没起床。”管家恭敬的说道。

“哦,那麻烦你等他醒了跟他说一声,我先去上班了。”

叶青青随意的从厨房里拿了一块面包,一边吃着一边走了出去。

留下整个别墅里的人,都在震惊当中。

20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