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六月,阳光灿烂,可是叶青青的心却犹如掉进了冰窖一般寒寂。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可是嫁给的却是一个素未谋面却久仰大名的陌生人,听说他前段时间遇到车祸不仅双腿残疾还毁了容。

没有像样的婚礼,也没有亲友的祝福,就在叶家门口停着一辆车,把叶青青送去了穆家。

走进别墅,窗户都被拉着窗帘,现在是白天却打着灯,整个房间里都是昏黄模糊的灯光。

叶青青四处打量了一圈,别墅里的装修风格都是暗色系,沙发是黑色的,家具是黑色的,就连地上的地毯也是黑色的,唯一能看出一点喜庆气息的就是在楼梯的扶手处贴着一个小小的红色的喜字。

站在这陌生的环境里,叶青青过去二十二年的生活片段不断在眼前回放。

叶婉宁是叶家名正言顺的公主,自然不能嫁给一个废人。而她作为叶之国在外一夜荒唐带来的野种,连自己的亲妈是谁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资格。

所以那天爸爸和奶奶恳求她嫁给穆辰轩,她二话没说便答应了。

这一次,她是真死心了,心里那一点所剩无几的亲情彻底毁灭。

叶青青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忙着的佣人,嘴角泛起一抹苦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尴尬的小声开口问道:“穆辰轩人呢?”

佣人转过身看了叶青青一眼,她的刘海长的都遮住了眼睛,身上还穿着黑漆漆的运动服,脸色蜡黄整个人看上去傻傻的,没有一点精神,哪里像一个新娘子的样子,佣人对视着眼里满是嫌弃。

随后又继续的干活,别墅里又充满了沉寂。这场面让叶青青的心瞬间到了冰点。

本以为叶家的日子就已经很难熬了,可是到了这里,叶青青觉得自己只是从一个深渊进去了另一个深渊无法自拔。

过了一会,耳边传来低沉魅惑的声音,这声音像极了悬疑剧里旁白,冷漠却又富有磁性,引人遐想。

“你是叶青青?”

顺着声音,叶青青抬起头看见楼上一个男人的身影,他坐在轮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摄人的凌厉。

“啊----”看着男人左半边脸被蒙着黑色纱布,边角露出还未痊愈的结痂,右半边脸却皮肤白皙。

这一黑一白看起来像是从天而降的撒旦,虽然叶青青做足了准备,但是还是被吓了一跳。

别墅里又恢复了安静,可是这回却总感觉着有一种摄人的寒冷。

穆辰轩是谁,柳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金融界神话一般的存在,穆氏的掌门人。

可是却成了现在这个模样,曾经那么骄傲的人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他的自尊心肯定无法承受。

叶青青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礼貌,抬起头强迫自己看着那个男人,可是只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

他是伤心了吗?

叶青青盯着那个落寞的背影,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是同情还是愧疚?

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大门被拉开,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的气质完全和穆辰轩不一样,看起来阳光帅气。

“大哥,我回来了,你要的人我都给你带回来了。”

随后,男人把身子往边上侧了侧,一个被打的浑身是血的男人被推了进来,狼狈的摔在叶青青的面前。

叶青青吓的浑身一哆嗦,脸不由自主的转过去。

“呦,这是谁啊,大哥你新娶的老婆啊,这姿色,身材,啧啧差了点。”男人看着房间里突兀的存在,上下打量着叶青青,语气里充满了调戏。

“少废话,把人带上来。”楼上的男人冷厉的开口,回声还在房间里回响。

叶青青不知道他们要干嘛,便跟着管家上了楼回房间休息。

“夫人,这是你的房间,请休息吧。”

叶青青感激的冲着老管家点了点头,看着房门被关上,疲惫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穆家比他想象的还要黑暗,尤其是穆辰轩,不仅是丑还很可怕。

她刚躺下,发现肚子不停的叫,她终于忍不住的想要下楼找点吃的,结果在楼梯拐角处的房间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说,是谁找你暗害我大哥的,那个车祸你们是怎么预谋的?”

叶青青走过去,好奇的顺着门缝望了进去,刚才看着阳光帅气的男人一下子变得阴森起来,手里拿着胳膊一样粗的棍子,在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身上挥舞着。

房间里充满了哀求的哭声和愤怒的咒骂声,而穆辰轩好似无动于衷一般安静的坐在边上看着,眼神里充满了冷漠。

这样的穆辰轩让她有一种神秘感,有点儿害怕却又有些好奇。不知道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过去又经历了怎么样的水深火热。叶青青听着里面的问话,联想着穆辰轩的遭遇,看来豪门的日子也不好过。

她饿的有一点没力气,拄着门的手虚晃了一下,穆辰轩警惕的抬头看了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震的叶青青落荒而逃。

夜里,叶青青可能突然换了一个环境睡的不踏实,整个人翻来覆去,觉得身边总有一种寒意,盖着被子也不能消除。

她缓缓张开眼睛坐起来想喝口水,却看到了穆辰轩骇人的脸,心脏吓得骤然一缩。

想喊,但是又怕自己的反应会让穆辰轩的自尊心受刺激,他变成残废已经很可怜了。

叶青青强迫自己淡定,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子,和穆辰轩对视着。

可是眼睛里的震颤出卖了她强装的镇静。

穆辰轩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身材很娇小,长刘海把脸遮挡住,模糊的感觉眼睛特别的小,但是这么一瞬间居然勾起了他兴趣。

202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