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夕月涵那蠢货,哪里能想到这些,就算后悔那也是活该。”

“不过薄家欠我们一条人命,夕月涵死了,薄思寒就找不到借口拒绝娶你了。”

孟桂香为自己的算计洋洋得意。

“其实也怪夕月涵不听话,她听我的话帮着把你嫁进薄家不就没事了?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孟桂香冷哼一声,直到此刻,她还在埋怨夕月涵。

宋剑锋听见两人的话,有些心惊肉跳:“妈,你说的这些话被夕月涵听见了怎么办?”

孟桂香戚了一声:“一会儿她就要从顶楼上‘跳楼自杀’而死了,听见我们这些话又怎么样?你是不是傻?”

宋剑锋看着面前恶毒的两个女人,砸吧了一下嘴,想到楼上等着的几个壮汉将会看到夕月涵就把她推下去,不由替夕月涵感叹,有这样两个亲人,还真是倒霉。

“乐儿,妈妈会来陪你的。”

夕月涵目光忧伤地落在一旁还未装修完的一堆外墙保温材料上,以及不知道谁掉落在地的打火机,她双眸全是泪水,点燃材料,看着熊熊的烈火,她是感激的,临死前总算还能拉着仇人一起死,她至少能给乐儿报仇了。

她咬着牙,等火势更大些,不顾火焰灼热的疼痛,猛地朝屋子里冲进去。

屋子里,陆湘雪皱了皱眉,“你们闻到什么味儿了吗?”

孟桂香全然不在意,只低头着急地看着手机:“估计是你身上的香水吧,你不是说前天才买的牌子货吗?”

叮叮叮叮……

突然警报装置响起,夕月涵就是这时候冲进去的。

火很快燃了起来,门口被堵住去路。

夕月涵朝最近的陆湘雪扑去,趁她不备,奋力把她撞向燃着大火的门框。

“啊啊啊……”陆湘雪撞到着火门框上,发出惨叫,只听轰的一声,全身瞬间宛如火人,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孟桂香早就被这突然的情况吓到了,看到女儿身上的火苗,她尖叫一声,忙冲上去帮着打灭。

可火焰太大,整个屋子里的文件纸张,让中火,变成了熊熊大火。

不过一分钟,陆湘雪失去了动静。

孟桂香疯了一般地冲过来扭打她,“我要打死你这个贱人,竟敢伤害湘雪。”

夕月涵没有躲,跟对方扭打在一起,撞向火堆。

“啊啊啊……”

孟桂香的裙角燃了起来,夕月涵也感觉周身很疼。

宋剑锋是唯一一个没有着火的,他看向夕月涵,怒骂道:“你个贱人,竟然想我们都死,你做梦吧,你们一家人就全部死在这吧!”

骂完,转身快速就往门口跑,他才不要死在这里。

“你,没有资格,离开。”夕月涵满嘴鲜血,腿上已经燃了起来,却用尽最后的力气,扑身过去,抱住宋剑锋将要离开的腿。

“你放开我,你这个贱人!”宋剑锋抬起拳头,一拳一拳砸在她身上,不过几息,夕月涵已经口吐鲜血,浑身伤痕。

她却笑了,看到宋剑锋周身火焰,痛苦地挣扎。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