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你儿子,来国际大厦顶楼。”

夕月涵看到手机上的传过来的短信,双眼凸起,血红的血丝盛满眼眶,怒气直冲脑门,当看到接下来对方发过来的一张浑身是血,双眼流着血泪的儿子。

“啊啊啊!”夕月涵惨哭出声,眼泪像是流不完一般,那双猩红的双眸,在一瞬间宛如成魔。

前座的司机吓了一跳,通过后视镜,却猛地发现脱掉口罩,大哭的女人,竟是当红明星夕月涵!

“夕月涵?是你吗?网上说你生了富豪的私生子,是真的吗?”

“你现在大哭是因为什么?夕月涵,你说话啊。”司机见对方不说话,有些不爽,心里还暗恨,不过是戏子,万人枕的玩意儿,哼,活该网上有那些传闻。

他直接刹车,停在一旁车位上,直接打电话给了认识的狗仔:“是新鸿娱记公司吗?我这里正载着夕月涵,你们给钱,我告诉你们在什么地方,不信我就打给其他公司。”

‘嘭。’

司机一回头,就看到女人摔门而去,“卧槽,喂……”

夕月涵跌跌撞撞地往国际大厦的方向跑去,她头上包扎着的纱布已经染得血红,脑袋更是一阵阵地晕眩。

今早她才从医院偷偷跑出来,没想到自己因拍戏受伤昏迷期间,儿子竟被人绑架,还遭受到了惨无人绝的迫害。

“乐儿,坚持住,妈妈马上就来了。”夕月涵对着手机,无声地说着,双眸中悲伤与悔恨快要溢出。

半个小时后,夕月涵从十七楼电梯口出来,恍恍惚惚地往也许能上顶楼的楼道口而去,突然,在路过一个房间时,从门内传出三个熟悉的声音。

夕月涵下意识停下,可当听清里面的人说的话,她脸上的高兴慢慢变成了茫然、震惊、愤怒、

悲伤。

“剑锋,你到底有没有让那些人给夕月涵发消息,她怎么还不来,只要她死了,你就能拿到保险公司的巨额赔款,湘雪还能嫁给薄思寒,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孟桂香的声音依旧年轻,只是那说出的狠毒的话,让认识她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是亲生母亲对女儿说出来的话。

宋剑锋带着讨好:“妈,那些绑架臭小子的人可是我找的,再说了,那小子早就掉水里淹死了,连警察都以为是失足,夕月涵那么蠢,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现在只是利用那小子骗她过来。”

门后的夕月涵克制不住浑身因愤怒悲伤颤抖的身体,乐儿……她的儿子,竟然已经死了?

泪水如泉涌般地从眼眶里涌出,宋剑锋……他……他可是自己的丈夫,伤害乐儿的人竟是他!

她真是眼瞎,竟跟对方结了婚,没想到却是把乐儿推入了深渊。

是她,是她对不起乐儿,她的儿子啊!

陆湘雪的话更让精神处于崩溃状态的夕月涵遭受二次伤害。

“妈,你说,要是夕月涵知道她那儿子是薄思寒的,她却因此离开对方,会不会后悔?”陆湘雪的声音中带着幸灾乐祸:“还是妈聪明,找了宋剑锋出来,为了止住那些媒体的嘴,夕月涵想保住儿子,可不就得结婚么。”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