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成墨看着她的动作,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他握住了夏安的手腕,将人给拖回了他的怀里,声音极其的冰冷:“夏安!”

夏安被吼的一阵哆嗦。

她其实是害怕。

“顾成墨,答应我。”

夏安染满鲜血的手,死死的抓着顾成墨散开的浴衣。

她嘴唇哆嗦着,眼底带着最后一抹决裂。

“只要你答应我,我这条命给你。”

顾成墨冰冷的双眼,落在了她被鲜血染红的手臂,眼底是一片让人看不懂的深邃。

时间静止了下来。

房间里安静的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夏安看着顾成墨那双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寒眸,手指慢慢的松开了他的浴衣,自嘲的一笑。

“也是啊,我这条命本来也是贱命一条……”

“好,我答应你。”

夏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圈着她腰肢的男人突然开口。

好半晌,夏安才从惊喜中回神,她感觉的点头:“我会……”

“你说的对,你的身体从两年前,我就迷恋的不得了。”

顾成墨的话,成功的将夏安拉回了现实里,她垂下了眼眸。

勾唇自嘲一笑。

是啊。

自己还剩下一副残破不堪的身体。

顾成墨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轻嗤了一声,抬手将她给推到了一旁,起身将染满了血迹的浴袍脱了下来,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了卧室,顾成墨光着脚,来到了楼下的客厅里,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勾着唇角走了过去。

直接端过了他面前的红酒,放在手里轻轻的摇晃了两下,抿了一口后,漫不经心的开口:“写一份协议给大小姐。”

“墨哥?”

男人惊讶看着顾成墨。

“让傅时来看看她的手臂,我可不想以后天天睡一个残废。”

说到这里,顾成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一片的嫌弃。

“刚才已经给傅时打了电话,他正在来的路上,墨哥,其实你没有必要……”

这么帮夏安,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一旁的顾成墨给打断。

“暮云,她说她生了一个我的儿子,你听听看,一个厌恶我到极点的女人,居然生了一个我的儿子,听上去讽刺吗?”

暮云一愣。

儿子?

夏安生了墨哥的儿子?

2019-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