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我这具身体,顾总刚刚多狠,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夏安轻轻的勾唇,她拨了拨耳边的头发。

饶是在精神病院被折磨了整整两年,此时已经瘦骨如柴,可那不经意的动作里面,还是溢满了迷人的风情。

顾成墨看的眼眸深了几分,喉咙不自动滚了滚。

他掐灭了手里的烟头,迈着步子走了过去,修长的手指勾起了夏安尖锐的下颚,眼底都是冰冷的讥笑。

“两年不见,大小姐的手段倒是越来越回去了,我可记得大小姐,曾经骂我的话,垃圾,下流,混蛋?”

“我……”

想起曾经的事情,夏安眼底闪过了一丝惧意。

那时候的她还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夏家大小姐,爸爸还没有成为植物人,继母还是一只温良无害的小白花。

第一次见到顾成墨的时候,夏安是瞧不上这个男人。

因为他的眼睛总是在她的身上打转,那眼底不经意的全是让人无法忽视倾略性的目光。

那时候的她毫无顾忌。

直接当着众人的脸,给了这个男人一巴掌,将他的尊严踩在了地上。

谁都不曾想过,她会有今天。

而曾经被她践踏了尊严的顾成墨,现在是帝都的王。

如果那时候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她的今天会不会有所不同?

这个想法一出来。

夏安就觉得无比的可笑,她的那个继母,都不会让她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毕竟她是夏安。

只要她活着,金玉瑶的女儿就不能嫁给陈家的公子,就不能成为陈家的少奶奶。

他们也不能轻松的把控夏氏,所以她必须死!

想起精神病院里的大火,想起还在邯郸学步的小幸运,夏安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迸裂出了强烈的恨意。

她咬了咬牙,快速的拿起了一旁的水果刀,一刀刺在了手臂上。

“这样够不够?”

夏安仿佛不知道痛一样的仰头,苍白的小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看着男人眉头动了动,心下一狠,刀身没入的更深,鲜血顺着她的手臂,滴落在了床单上。

白色的床单,染成了红艳艳的一片,看上去就像是雪地里落上的梅花,孤芳自傲。

顾成墨原本淡漠的眸子,因为夏安突如其来的动作,紧缩了一分。

他冷着脸,将水果刀从夏安的手里抽了出来,扔在了一旁,手指捏住了夏安白皙的下巴,强迫着她的视线和他的视线对视上。

墨色的瞳仁,带着一层寒霜,逼视着夏安,直到将人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看来大小姐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都开始用自残来逼迫人,不过我这个人……”

“不够?”

夏安冷静的打断了他的话,甩开了他的手指,作势要去捡被顾成墨丢开的水果刀。

2019-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