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支到外面的下人看她醒过来了,如临大赦,随即注意到她是揪着血糊一脸的张奶妈出来的,一个躲得比一个快。

顾明华看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知道他们指望不上,径自决定亲自抓张奶妈找那三姨娘讨说法。

就在这时,捧着水盆脸上沾了黑炭,眼睛哭得像核桃似的婢女过来看到她,欣喜若狂得朝她跑过去。

“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奴婢了呜呜呜……”

顾明华认出那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婢女桃杏,于是有了主意,“帮我把她拖到三姨娘的院子。”

“好的,小姐。”桃杏看她醒来已经是喜见望外,忙点头答应。

接过破口大骂的张奶妈和她奔向三姨娘浮玉院。

顾明华闯进浮玉院,话还没说出口,屋里的三姨娘柳氏步伐急促地走出来。

“五小姐,你终于醒过来了,你这几天昏迷不醒快把我们吓坏了。”

三姨娘视线半点没给张奶妈,风韵正当的如桃花的脸上溢着焦急,好似对她十分的关心。

“所以你一个妾室就派你的下人来打醒我,我醒来你的奴才还让我叫你夫人?”

顾明华冷笑了声,看了看身后的桃杏,桃杏将靠在她身上的张奶妈推到地上。

张奶妈摔了个狗啃泥,匍匐前进拽住三姨娘的衣角,“夫人救救奴才吧!”

“张奶妈,五小姐说的可是真的,你这奴才居然打着我的名头欺负五小姐?”

三姨娘喝了口茶,不慌不忙。

“哎呦,奴才哪敢啊,是郎中告诉奴才试试弄疼五小姐,或许能把五小姐从鬼门关救回来,奴才冤枉啊。”

几句话间,张奶妈将锅甩得个干干净净。

顾明华看到她这操作,也想喊句666。

“五小姐你也听了,是郎中这么说的,她也是救你心切,反倒是你明知她是我的人还打成这样,你太不把我放眼里了。”

三姨娘重重放下茶杯,不分青红皂白的兴师问罪。

她刚刚已经发现顾明华已经不结巴了,难道人从鬼门关被拉回来还能变正常?

不过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枚替嫁的棋子……

思及此,她眼底的微光一闪而过。

顾明华挑了挑眉,不怒反笑,“三姨娘你听好了,别说打奴才,就算打你一个姨娘,你也得受着。”

三姨娘拍桌而起,胸口起伏不定,“你!”

“夫人,就当是奴才错了,奴才再也不敢了,请你看在奴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了奴才这回吧。”

张奶妈一个劲地磕头,苦苦哀求。

她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三姨娘双眼喷火盯着顾明华,“今天不管教你这丫头,你就不知道规矩,来人,抓住她扔进柴房!”

话音刚落,府里的家丁不约而同地一涌而上。

顾明华微微一笑,扬手一把辣椒粉洒过去。

“啊!”

“好辣好痛啊!”

辣椒面进了眼,徒手想抓她的家丁们擦着眼睛惨叫。

顾明华面无表情地一个个将他们踹倒在地。

她将桌子上的茶杯砸碎,取了一片最大的碎片,脚下生风地来到三姨娘面前。

三姨娘想跑为时已晚,冰冷锋利的碎片已经抵在她的颈间。

2019-2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