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药味浓郁略显破败的屋子中,躺床上昏昏沉沉的女子刚睁开眼睛,脸上就挨了一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她耳朵嗡嗡作响,神智却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她透着冷光的双眼盯着打她的妇人。

那妇人穿古代灰色的衣裳,头上只有一根木簪挽着,皱纹横生的脸上满是怨毒之色。

看到她寒气凛凛的目光,那妇人愣了愣,只以为看错了,这结巴废柴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五小姐,你可算醒了,你能嫁给废太子是你的福气,夫人说了再敢寻死,你的弟弟就别想得跟你活下去。”

老妇人一脸的幸灾乐祸。

明华上上下下地看了她一眼,单手撑着床坐起来,脑海的记忆弥漫开来。

不到一分钟,理完这些记忆的她彻底的搞清了状况。

这府里的候爷和姨娘看她自尽未成,抢救过来陷入昏迷期间,呼吸越来越弱。

于是怕她彻底死了不好交代就拿开水烫她,拿针扎她,觉得这样能把她痛醒。

她刚过来挨了一耳光也是张奶妈看她没醒才变本加厉的杰作。

顾明华想到这微微一笑,捧起摆放在旁边的花瓶狠狠地往她头上砸。

只听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那张奶妈一脸血的倒在地上,隐隐发抖地指着面前的女人。

“你……”

“你什么你?”顾明华砸完人,抬手将胸前混乱的头发拨到身后,迈步朝她靠近。

“趁我生病期间打我,张奶妈,你好大的胆子!”

她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手上的花瓶没有放下的打算。

“……我是夫人院子里的人,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夫人不会放过你的!”

张奶妈爬着往后退,捂着伤口惊恐地看着面前判若两人的少女,暗自后悔把院子里的人支走了

顾明华嗤之以鼻,不赞同地更正,“你们夫人不过是姨娘,我娘才是嫡妻,我是嫡女难道不能惩治你一个恶奴?”

从小到大本着别人打她就打回去的原则,她放过她,简直是白天做梦。

张奶妈已经顾不得平日里说话结巴的五小姐为什么伶牙俐齿,一心只想保住小命。

“五小姐,府里上下全由三姨娘做主,三姨娘捏死你像捏死蚂蚁一样。”

张奶妈缩到墙角,咬牙切齿地搬出自己的主子。

可惜,顾明华根本就不吃这套。

她耸了耸肩膀,一脸的无所畏惧,“那我得把你收拾了,再整她。”

没给张奶妈反应的机会,她又拿花瓶砸了她一下,在人晕死过去后她将花瓶往地上一掷。

花瓶瞬间摔成碎片四溅开来。

顾明华踢了踢张妈妈,确定她此时像死猪一样,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环顾四周这陌生的一切,脑中一份古代记忆一份现代记忆的她,眉梢紧蹙。

已经知道是穿越过来了的她,不但得接受她穿越过来的事实,还得接受这身体的原主人是个备受欺凌的小可怜……

原身有喜欢的人偏偏皇上下了圣旨,将她许配给凶狠暴戾的废太子,原身万念俱灰下服毒自尽了。

顾明华在现代是医毒双修的隐世家族继承人,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既然敢打她那这件事情就别想轻松揭过去。

她倒了杯还有余热的茶水,学张奶妈对之前的她一样将水往她的伤口泼。

看到张奶妈被疼醒过来,她拽着她的头发将她往门口拖去,嘴里却喊着,“杀人了,救命啊!”

2019-2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