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她头上,还,还戴着……”

“戴着什么?”叶从洪脑中莫名一闪,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登时有点焦急紧张。

“戴着茱萸拢烟钗!”

竟然……

叶从洪跌坐在椅子上,果然她今早回来是有预谋的!

孟雪珍听后也傻了眼。

茱萸拢烟钗是先皇在重阳节时赏赐给叶芷言娘亲——一品侯府人、扶宁将军之女列瑶的嫁妆。

叶芷言的祖父列老将军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皇家为表天恩将列瑶赐婚给当时炙手可热的一品军侯叶从洪。

九九重阳之时,先皇赐婚,以一簪为引,彰列家忠后之殊待,当时此钗为一对,一支赏赐给了列瑶,另一支在皇后的头上。

后来先帝驾崩,皇后随葬,那枚簪子随之入土。

现如今叶芷言头上戴的这支钗,足见地位之重。

“那钗不是在你那吗!”叶从洪粗眉一凛,吓得孟雪珍一下乱了心神。

“那是姐姐的遗物,我交给芷言收着,并没有……”

孟雪珍现在也是恼悔不已,当初她嫌这东西晦气才没有夺走,哪成想今日叶芷言她竟敢带着先皇赐的钗子招摇过市……还是在青楼门前!

这要是被人参上一本亵渎皇恩,那他叶家是满门抄斩的罪过啊。

叶从洪气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孟雪珍双手搅着帕子,没想到那死丫头还有这一手。

“老爷我们怎么办啊,那金钗切不可被有心之人识出来啊。”

“怎么办!你掌管后院这么多年,连个痴傻的都看不住,若不是她走失又怎么会招来这么大的麻烦!你自己惹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叶从洪一股脑的将火气都撒在孟雪珍的身上,孟雪珍也只好哑巴吃黄连,都吞下了。

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把人弄回府。

孟雪珍抿紧下唇,对着跪地的小厮道,“你快去找几个可靠的人,把大小姐抓……请回来!切记,一定要动静越小越好!”

“是!奴才知道了!”

“小姐,你说咱们要坐到什么时候啊,我肚子都饿了。”

“饿了?”叶芷言一股脑的爬上凳子,站在上面张望了会儿,然后又蹦跳眺的坐了回去,神秘兮兮的一挤眼,“送饭的来了!”

“啊?还有送饭的?”小桃话音未落,一群小厮就小跑了过来。

小桃认得他们,都是孟雪珍外院中的亲信。

打头的小厮挤进人群,跑到叶芷言身边,低声下气的行了个礼,满面堆笑,“大小姐,老爷夫人请您回去呢。”

“说什么?听不见,”叶芷言故意扭过去身子,高声问。

那小厮左右看了看身后的人,压低声音,讨好意味更浓,“夫人说家里备好了菜,请小姐回去用午膳。”

“哦~午膳啊。”

“对对对。”

“本小姐不爱吃,本小姐就爱吃这……”叶芷言仰头看了一圈,最后脖子一歪低声问小桃,“吃什么?”

“吃大包!”

“对,本小姐现在就爱吃这大包子!”

那小厮听了一愣,但到底是个机灵的,没一会儿就听出了话中味儿,“您等等,马上就来!”

小桃看着平日里那些趾高气昂欺负她们的下人们一瞬间变得这么听话,当真以为是自家小姐会了什么法术,高兴地直拍手。

一中午林芷羽吃的甭提多香了,酒足饭饱之后她又叫那几个小厮全都动起来去买了糖葫芦、泥人、小玩意,一中午的时间她们主仆两人把这几个小厮使唤的团团转。

末了叶芷言看着趴在面前累成狗的小厮们,一摸金钗,扭头一句,“不回!”

小厮们趴在地上叫苦连连,“您怎么样才能跟我们回去?”

叶芷言微微一笑,启唇道,“我是想回家来着,但是我不认识你们啊,你总得让我家家长来把我领回去吧?”

小厮们叫苦不迭,这大小姐怎么翻脸就不认人?虽然小厮们有点听不懂,但大致一猜也能想个八九不离十。

面前这位的意思是叫侯爷和夫人来接?

先不说那二位是何等的尊贵,也不说夫人在大街上抛头露面成何体统,单是这位置……

小厮们不由得集体抬头看了眼叶芷言身后的牌匾“凝香楼”。

就这地方老爷和夫人如何来得?

叶芷言扶了扶发间的金钗,面带微笑的坐回椅子上,“不来?没关系,小桃,送客!”

小斯们听到了叶芷言的话,脸色有些难看,站在那里不动,却不说话。

叶芷言直接忽略掉他们一个人坐在哪里还是很是悠闲,完全不觉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小桃听到了叶芷言的话,看着旁边的小斯们,说了一句。

“你们回去将小姐的话告诉老爷和夫人吧!”小桃不明白叶芷言到底要做什么。

却知道自己既然选择了和叶芷言一起离开静渊侯府,那么就要相信她。

小斯们看着坐在凝香楼牌匾下边的叶芷言,此时此刻不慌不忙。

“小姐,你就和我们一块回去吧,不要让我们这些下人太过于为难了。”

叶芷言定神看了看他们,想起来了他们之前经常欺负自己,虽然那个人只是原主。

可是,现在这个身体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一定要让那些人对原主刮目相看。

“不回去,是他们说过不让我回去,将我赶出来了,我现在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回去。”

小斯们看到了叶芷言这么坚定的态度,却也知道在这里继续说什么,也是浪费时间。

“小姐,希望你好自为之!”小斯们不在继续浪费时间,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小桃看到了那些小斯们离开了以后,一下子担心了起来,趴在了叶芷言的耳边。

“小姐,马上天色就黑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一家客栈休息一下?”

两个女孩子继续呆在这里,十分的不安全,小桃也是有一些担心,才会说出来。

叶芷言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看了看她,“不用担心,我们就在这里坐着,不会有事情的。”

她觉得凭借自己头上的茱萸拢烟钗,不会有一个人敢对自己有非非之想。

2019-1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