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她在现代的身份虽然有点不那么光彩,但是在那个死老头身边受教多年,飞檐走壁没学的炉火纯青,可防身自保这些本事她统统练了个遍。

现在竟然让她穿越了,那她叶芷言还不好好替原主报仇一下?

要是有朝一日要是穿回现代,也算是对原主有个交代,要是穿不回去……

那更要好好为自己谋划了。

叶芷言下定决心,就这么办了!

毕竟背后有个侯府的称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比自己真的孤苦伶仃强得多。

而且按照小说里的套路,一般穿越过去的原主身上都会有婚约,不是和皇帝就是和王爷的,因为惹人嫉妒所以被害。

只要她能顺利回到侯府,然后嫁给对方,那对方铁定会爱上自己,后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天天撒狗粮。

叶芷言yy的起劲,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小姐,您别吓我了,呜呜……”

“我和谁有婚约?”

小桃被问得一愣,黑豆一样的眼睛快速眨了眨,如实摇了摇头。

没有婚约?

不科学啊。

“那谁家的贵公子看上我了?”

小桃还是摇头。

叶芷言懵了,“那我有没有个又帅又有钱的青梅竹马?”

小桃依旧摇头。

叶芷言怒了,“那她们还跟我过不去干嘛!我堂堂侯府嫡女连个婚约都没有,她们是有多闲跑来害我!”

下一秒钟,小桃就给了她个理由,让叶芷言瞬间泄气。

“因为小姐之前是个傻子呀。”

“什么?!”

小桃低头捏了捏衣摆,弱弱开口。

“因为小姐之前一直都是半痴半傻,所以府中人们认为小姐不祥,还丢了她们的面子,但小姐偏偏又坐了个嫡女的位置,以后赐婚也是紧着小姐这个嫡女先来,所以后院的小姐们都恨不得赶快除掉小姐,还拿小姐取乐…所以小姐刚才那样打人,还能开口正常说话,小桃也吓了一跳。”

原来是傻子……

叶芷言苦着脸,傻子也就意味着在侯府里她根本就毫无根基可言,唯一可以亲信的人恐怕就是面前这个小哭包了。

窗外的树枝浸染在浓重的夜色中,修璟慕纹丝未动的看着对面二楼窗内的叶芷言,他眸色幽深,匿在树枝的阴影里,辨不清神色。

没办法,叶芷言猛然起身,只能靠自己了!

“小姐您别想不开啊!”小桃猛地冲过去一把抱住已经大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的叶芷言。

“谁说我想不开,”叶芷言拎起小桃,往窗外一指,“看见了没,楼下的窗框正好够一脚宽,我们小心点爬下去,待在这里才是真的会死人,而且走正门也不行,外面肯定还有坏人。”

末了叶芷言不忘叮嘱道,“你看好我是怎么下来的,一会儿就学着我的脚步一点点的下啊。”

叶芷言说完就自顾自地往下爬,她心理已经有了计划。

既然有侯府嫡女这么好的身份,要是不好好利用起来岂不是浪费。

叶芷言挑起嘴角,动作也愈发麻利。

眼看着她就要成功落地,修璟慕随手摘了一枚叶子,手指轻弹。

那片叶子就像是装了导航一样精准的滑向了叶芷涵的脚底。

叶芷涵一个重心不稳,直直载倒下来。

“小姐!”

小桃惊呼。

叶芷言心想糟了,这古代小姐的身体就是没有自己的好使唤。

原本以为要结结实实摔下去,却不料坠落到了一个稳稳地怀抱中。

她一睁眼,瞬间就被修璟慕一双如深渊般不可见底的眸子吸了进去。

叶芷言整个人都傻住了。

扑通……扑通……

心跳声剧烈又快速。

这个男的也太帅了吧!

帅哥!拥抱!然后被深情告白,被宠到无法无天!

这才是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我,我叫叶……”叶芷言激动的语无伦次,想到面前这个帅哥就要和她展开一段狗粮满满的宠妻情缘,她就兴奋到不行。

“下次小心点。”

修璟慕面无表情的放下她,完全不顾怀中人的激动和兴奋,径直走开了。

???

叶芷言一脸的不可置信。

就这样?

就完了?

这算是什么剧情!

她在原地懵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楼上小桃焦急的声音,叶芷言抬头,懵懵回了一句‘我没事’。

只有刚刚赶到的修胤在黑暗中看清了一切。

他看清了那人是七皇子修璟慕,也看清了修璟慕悄悄塞进叶芷言荷包中的东西。

静渊侯府。

晨光熹微,叶芷言看了眼大门上的牌匾。

她一努嘴,“小桃,走。”

“走……哪?”

没等小桃反应过来,叶芷言就翻身上了围墙。

“小姐,不行啊,你快下来!”小桃焦急的低声喊,一张小脸皱成包子似的惊慌的左右查看。

叶芷言垂下一只手,眉眼雀跃又兴奋,“快上来,今天带你玩把刺激的。”

“可是……”小桃犹犹豫豫的伸出手。

“来吧!”

叶芷言费力的拉着小桃翻墙,丝毫没注意到一直有个身影尾随她们至此。

小桃愁着一张小脸毫无办法只能一切听从叶芷言的指挥,两人一路躲躲闪闪的跑回了之前住的院落。

叶芷言朝里看了一眼,这院子还真是破的可以。

“等我一下啊,”叶芷言溜进去,凭着仅有的记忆在房间里摸出了一个木盒子。

盒子里的东西完好无损,叶芷言赶紧宝贝的把东西揣进怀里,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姐,你好了没有?”小桃一颗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

“好了好了,”叶芷言跳出门槛,掸了掸身上的土,“大功告成!”

小桃半天没看出她有什么变化,都快急哭了,“小姐我们快走吧。”

“你饿了没?”

“啊?”小桃被这冷不丁的问题问愣了,下意识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叶芷言呲牙一笑,“我也饿了,厨房在哪?”

“小姐咱们不跑吗?哪还敢去厨房偷东西吃。”

“谁说本小姐是偷东西吃,我吃自己家,光明正大!”找到了那样东西,叶芷言连说话也硬气了许多。

小桃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发疯,拼了命的往外拉叶芷言。

2019-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