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门落锁,夜幕四合。

一道黑影如鬼魅闪进摄政王府,只一眨眼的功夫就站定在了修胤的面前。

“王,已经查到了。”

“说,”修胤轻轻翻动书页,头也未抬。

他的暗卫出手弹无虚发,能查到是必然。

“静渊侯叶从洪的夫人早年在别庄生下一名女儿,经查实那胎儿一落地便夭折,叶夫人为了报恩,将计就计将那名姑娘带回侯府亲自抚养,直到叶夫人去世也无人知晓那姑娘的真正身世。”

暗卫口中的‘那名姑娘’是修胤、先皇、叶侯爷、乃至整个朝廷都秘密寻找多年的人,却不曾想那人竟然一直在他们眼皮底下。

“侯府嫡女?”修胤稍稍移开些目光,努力回想了一下,“可是上次那个随亲进宫一言不发的丫头?”

“回王,正是她,叶芷言。”

修胤面前渐渐浮现起叶芷言木讷呆滞的面容,若不是她上次被欺负的狠了成了满朝文武家眷口中的笑话,修胤真是很难想起来叶家还有这么个嫡女的存在。

“确认无误?”

“不敢有误!”

修胤皱眉,“……过几天先找个由头把她从叶家接出来,本王亲自见她。”

“……”

没听到暗卫干脆坚定的回答,修胤甩过一道目光。

那暗卫一惊,瞬间跪地。

“她此时不在侯府……”

“未出阁的姑娘不在侯府?在哪里?”

“凝香楼!”

咻……啪!

鞭子划破空气,毫不留情的抽在叶芷言的身上。

“啊!嘶……谁!谁打我!”刚才还在昏死状态的叶芷言被一鞭子唤醒,伴着火辣辣的鞭伤惊起一身冷汗,“你有病啊!”

眼前模糊的人影渐渐清晰,浮现出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圆脸来。

“呦呵,不是哑巴啊?小蹄子还挺横!”说完那大圆脸抬手又是一鞭子。

“你还来劲是不是!”叶芷言拧紧一双眉毛,一抬手精准的抓住了甩过来的鞭尾,鞭子缠在她手臂上,叶芷言顺势一用力,对面的胖女人就像狗啃屎一样栽倒过来。

叶芷言被绑着双手双脚,她赶快爬起来跳了几步,险些没被压扁。

“哎呦,”那胖女人栽倒在墙角,摔得呲牙咧嘴,“反了反了!快给我抓住这个小蹄子!”

刚才看懵了的两个龟公才缓过神来,抄起手边的木棍就冲了上来。

叶芷言不退反进,闪过挥下的木棍,双手抱拳冲着其中一个龟公的脖颈侧面狠敲下去,然后一个恍身就直直的站在了另一个龟公面前。

那龟公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抡上面门,眼冒金星的栽在了桌边。

搞定!

叶芷言勾唇一笑,就这点身手也学人绑架?别搞笑了。

叶芷言一边咬开手上的绳结,一边回身看着后面吓得冷汗淋漓的胖女人。

那胖女人被盯的一怔,“你,你要干什么!”

“说吧,谁派你来的,穿的倒是挺奇怪,也没见有什么特别的本事,来之前你雇主没给你安排考核啊?”

叶芷言一边说一边啧啧的摇头,脸上满是嫌弃的表情被窗外黑暗中的某个男人看得一清二楚。

“你、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来人啊!这个死丫头要造反啦!”胖女人惊恐的看着叶芷言,一边躲一边扯着脖子喊。

叶芷言刚醒,怕她喊来同伙自己体力有限招架不住,无奈也先抬手给了她脖子一下。

世界瞬间安静了。

等叶芷言解开手脚的绳子打算先溜出去看看情况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在墙角的床边还坐着一个人。

那小丫头同样被绑着手脚,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珠,整个人都怔住了,只剩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盯着自己眨啊眨……

“喂?”

叶芷言蹲过去戳了戳小丫头。

那小丫头还是怔着看她,像是吓傻了一样,过了好半天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啊,你、你竟然打人了!你别吓唬小桃啊,你……你这样我还怎么向夫人交代,呜呜呜,是小桃没照顾好小姐,都怪小桃不好……”

那小丫头劈头盖脸一顿碎碎念,越哭声音越大,闭着眼,仰着头,眼泪像豆儿似的吧嗒吧嗒往下掉。

给叶芷言吓得不轻,这要是把坏人招来了她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唔……”

叶芷言捏住那小丫头的嘴,勉强让她看向自己。

“小、小桃是吧?你等会儿再哭,我带你逃出去你再哭啊!”

“咱们逃不出去了,老爷夫人都不要我们了,我们……”

小桃又哇的哭起来了,吓得叶芷言这次把她嘴捂得更严。

吓唬道:“你再哭我就把你自己留在这!等他们醒了看你怎么办!”

小桃吓得立刻噤了声。

叶芷言满意的移开手,开始给她解手脚上的绳子。

“你家在哪?我等会打车送你回去。”

“打什么?”

“打车,出租车!”叶芷言怕她吓傻了,还边说边用手比划出车子的形状,可眼看着小桃眼里又瞬间蓄满了泪,“停!”

叶芷言及时捏住她的嘴。

这回小桃反而握住了叶芷言的手,小嘴一撇哭腔浓重,“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小姐?你爸妈没告诉过你这样叫人会被揍的?”

“小姐你在说什么胡话,小桃一句都听不懂。”

听不懂?

随后两人神默契的同时摸了摸对方的额头,然后又都确认了对方体温正常。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叶芷言忽然想起来了什么。

“现在是几几年?”

“几…几…年?”

叶芷言的心凉了半截,试探性的再次张口,“现在是什么…朝代?”

“淳光三十四年!”

……

完了。

叶芷言一屁股坐在地上,“真让那个老头子害惨了!”

费了会儿功夫,叶芷言才勉强接受了她的新身份——

亲娘早逝,二娘当道,亲爹不管不问,任由自生自灭的侯府嫡小姐。

就连现在身处青楼都是被这个二娘和妹妹一手策划陷害的。

后妈当道,这是典型宅斗文的套路啊。

叶芷言竟然……有点兴奋?

2019-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