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瑟收回腿,抱紧怀里装满钱的大大的黑色双肩包,连黑框眼镜往鼻梁下掉,也顾不上扶。

她微抬起下巴,防止眼镜继续下滑,惊讶的看着顾泽年,“你不是走了吗?”

顾泽年拉开后车门,捏着苏锦瑟的袖子将她拉过去,对锦绣园的老板说道:“方便搭个顺风车吗?”

老板瞅了一眼停在自家店门口的那辆车,车不是多么豪的车,可那车牌号有点太6,更6的是帝都的车牌。

就这车牌得多少钱?买他一个店都不止……

“方便,方便。”老板藏着内心的小九九,热情的笑着,然后问苏锦瑟在哪个医院。

车子往医院开去,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苏锦瑟也没觉得尴尬。

焦心的事悬在头顶,她根本没空管其他的。

“老板,麻烦停一下,”半路上,顾泽年忽然出声,“我觉得我房东需要把钱存银行,再晚会儿银行下班了。”

苏锦瑟觉得有道理,立即点头:“嗯,是存一下比较好,带着不方便。”

存完钱,苏锦瑟将双肩包还给顾泽年,改为抱紧了装着银行卡的单肩小背包,好奇的问:“顾先生,您怎么随身带这么多现金?”

顾泽年回道:“看你年纪小,不想太麻烦。”

苏锦瑟很快懂了,这是站在她的角度思考问题,认为她会怀疑他是坏人,才特地带了现金买她安心。

问题是,即使现金,她现在也没有对他这个又帅又有钱的房客放下戒备。

至于为什么,她也说不清,可能是爸妈教导她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房东,老板店里的菜,味道怎么样?”快到医院时,顾泽年看似随口一问。

苏锦瑟收回盯着包包的目光,抬头看向坐在副驾驶座的顾泽年,被那一张侧脸给惊艳到失神了三秒。

吞咽口水,她说:“超级好吃,特别正宗,我没少叫他家的外卖,包装特好,服务也好,送的速度特别快,凌晨两点才关门,不影响吃夜宵。哦,还有,好吃不贵,特别实惠。”

“有会员卡吗?”顾泽年看向老板。

老板:“啊,还没有,我头一次创业开餐厅,什么都是自己来,没有正规培训,还没想到会员卡这一项。”

“给我办一张,”顾泽年拿出手机,“加个微信吧,我先存……十万。”

“十……十万?”老板唇角抽了抽,几乎忘记了怎么笑。

有钱人都是这样语出惊人的吗?

正好医院到了,老板将车停好,苏锦瑟惊讶于顾泽年有钱任性,心里却莫名踏实了很多。

不只是对她一个人大方就好啊!

往医疗卡上存了二十万,苏锦瑟没有去看还在重症监护室的爸爸妈妈,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看。

她没那么坚强,三天两夜几乎没合眼,还没有断掉每天六千字的更新,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她怕看了爸爸妈妈现在的样子,会担心到整个人都支撑不下去。

一再鞠躬感谢医护人员,苏锦瑟胡乱的擦干眼泪,去洗手间解决内急,然后洗了脸,连镜子都没顾上照一下。

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苏锦瑟拿出手机,到读者群里改公告:因家中有事,更新会晚一点,望见谅。

一连三天,大部分读者都叮嘱苏锦瑟照顾好自己,更新晚一点没关系,但也有人在评论区骂她还不更新,是不是家里死人了。

看着那冰冷的字眼,苏锦瑟的眼泪夺眶而出,特别的委屈。

她是一名全职网络作者不假,确实是要每天维持定量的更新,可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啊!网站每月给的四天假期,她一次都没用过,还被人这样说,实在憋屈。

关掉手机,苏锦瑟准备回家码字更新,外面却电闪雷鸣,突然下起了暴雨。

她喜欢下雨天,却害怕打雷,尤其是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不知道几秒内会响起那一声轰雷的感觉。

每每这时,她都会关紧门窗,拉紧窗帘,将灯都打开,钻到被窝里睡觉,或是想剧情。

身处消毒水味道浓郁的医院,担忧着爸爸妈妈是否能脱险,今天的更新是否还能完成,后续医药费还需要多少,苏锦瑟突然觉得,怕什么电闪雷鸣啊,她根本没资格柔弱。

攥紧拳头,起身往外走,苏锦瑟准备冲出大雨,坐公交车回家,手机却在她脚伸出去的那一刻响起。

“站着别动,我去接你。”

听着顾泽年好听的声音,苏锦瑟抬眼看向雨幕。

乌云密布的天空,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行人早已跑开躲雨,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人撑着伞在行走。

几秒的时间,苏锦瑟看见了顾泽年,尽管她没记住他的五官,却能认出他挺拔的身姿,在雨幕中,一尘不染,绝世独立,宛如神祗。

他身着一件剪裁精致的白色长袖衬衫,黑色西裤笔挺,一双修长的腿,不紧不慢的朝她走来,每一步都踏实坚毅,像是能将她从困境中救赎。

他一手撑伞,另一只手臂上搭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低调精致的胸针在雨中闪烁着温润的光,宛若他这个人,周身散发着温和而矜贵的气息。

他走到她面前,将外套递给她,对她说道:“走吧。”

她直直的看着他,看了足足七八秒,问了一句:“你认识我吗?”

“嗯。”

“什么时候?”

“两个小时前。”

“……”

“不过,那时候的你,跟现在的你,不太一样。”

看着顾泽年正视着自己,苏锦瑟才猛然想起她洗过脸,黑框眼睛也放包包里了,确实跟之前故意扮丑的自己不一样。

那他也是凭借手机壳认出自己的吗?!

一低头,果然,手机在手里拿着,“嫁个高富帅”五个大字露在外面,十分抢眼。

顾泽年本来没看苏锦瑟的手机,循着她的目光才看见,忍不住勾唇浅笑。

高富帅的魅力那么大吗?居然表达的这么明显。

“快走吧,老板还急等着回店里。”顾泽年略微抬高声音,将伞往苏锦瑟那边挪了挪。

苏锦瑟忙将手机塞包包里,“哦哦,嗯,谢谢你了。”

到了老板的车上,苏锦瑟才发现顾泽年的衣服湿了,不好意思的将他的外套递过去,“谢谢你了,空调有点足,你别冻着。”

顾泽年接过外套,说了一句没关系,老板却道:“我车上有备用的衣服,都是干净的,我看咱俩体型差不多,你要不要换换?”

一瞬间,苏锦瑟脸红心跳,想象顾泽年换衣服的画面,居然有些许的期待。

2019-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