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十万,最低租五年,租金可一次性付清,前提是我有一定的主权。比如带模特回来拍照,带朋友回来吃饭,以及后续改变装修风格。当然,装修费用我来出,你也可以给参考建议。”

男人温柔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着,将苏锦瑟的魂儿勾出了大半,连公交车来了,也没有动弹。

可以考虑的吧?

万一是个有钱人,就是看中她家二楼了呢?

虽然五十万不一定够爸爸妈妈的医药费,可总比赔钱卖了好一些……她还可以抵押贷款剩余的部分,到时候爸爸妈妈出院了也有地方住,不用再去租房子了。

“房东,你在听吗?”顾泽年坐在车里,看着对面路边接听电话的女孩,轻轻的问,似乎怕惊吓到她。

从他说完上一句话,她已经整整两分钟没有动,是在考虑和他签租房合同的可行性吧?

苏锦瑟回过来神来,声音比先前更加嘶哑:“哦,哦,我在听呢,有什么事吗?”

顾泽年:“我就在附近,方便的话面谈吧,我这人做事一向干脆利落,不喜欢拖沓。可以的话,最好下午五点之前签合同,我有带现金。”

苏锦瑟:“……”

呆愣了五秒,苏锦瑟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的她眼泪冒了出来,忍不住低叫一声。

不是做梦啊,那这是天上派来的天使解救她的吗?

她从小算是运气很好了,现在运气爆棚了吗?

想到爸爸妈妈还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苏锦瑟暗骂自己脑子有坑,乐观的不是时候。

“好,我在家,你半个小时后来看房吧。”说完这句话,苏锦瑟挂了电话,急急忙忙往家里跑,一颗心跳的特别快。

连着三天她都在愁钱,各种门路都想了,除了看清人情冷暖,便是得出一个结论——没钱真的好难。

回到家,打开院门的锁,苏锦瑟感觉不对劲,猛地回头,看见刚下车朝她走来的高成,心下一慌,出了一身冷汗。

“你想干什么?”她连忙挤进院子,吧嗒将锁锁上,警觉的看着高成。

高成摘下墨镜,笑呵呵道:“我是那种会强迫人的人吗?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害怕这个,真是……唉,别说,我就喜欢你这单纯无助的模样,生怕你被别人教坏了。”

苏锦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心道:“我看你是想亲自把我教坏!”

“高成哥,你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吧,有点太突然了。”想到还要跟人谈租房的事,苏锦瑟急着将高成打发走。

高成不疑有他,刚好还有事要忙,眼看苏锦瑟快被吓哭了,也不忍心吓坏她,嗯了一声道:“那我晚上过来,你别睡太早。”

“哦,好。”苏锦瑟挥手送别高成,特想作呕。

真是瞎了眼,还当他是个多好的男人,现在才知道,是他装的太像!

进了屋,直上二楼,苏锦瑟换了既保守又不好看的长袖长裤,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把自己丑化,顶着五天没洗的头发,坐等那个叫顾泽年的声音很好听的摄影师上门。

下午两点,顾泽年的电话打来,“你好,我是顾泽年,我在小区南门对面的锦绣园,你带上证件过来吧,我在靠窗的位置。”

苏锦瑟下意识的说道:“好的,我这就过去,您稍等。”

通话结束,苏锦瑟眨眨眼,觉得自己跟中了迷魂术似的。凭什么他让她过去,她就过去啊?还带上证件……

这男人,怎么好像很高冷很强势很神秘的样子?摄影师是这种气场吗?隔着电话都令人无法抗拒他有条有理的安排。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可她急着用钱,根本顾不上那许多。

往锦绣园而去的路上,医院打来电话,说医药费只剩两百三,两位老人还未脱离危险。

苏锦瑟急急忙忙答应一会儿就去医院存医药费,顾不得问爸爸妈妈的具体情况,小跑着去见未来的房客。

她决定了,不管这个顾泽年是想骗财还是骗色,只要他带了现金,她就跟他签租房合同!

她还不信了,朗朗乾坤,法治社会,她一二十多岁的毕业大学生还能被人给骗了!

两分钟后,苏锦瑟见到了顾泽年,只看了一眼,瞬间找不着北。

也……也……也太帅了吧?!

长成这个祸国殃民的样子,就算骗人,也容易被原谅的好吗?

“证件带了吗?”顾泽年只抬眼看了一眼苏锦瑟,语气谈不上礼貌,但也说不上傲然。

苏锦瑟点点头,傻愣愣的拿出房产证原件以及自己的身份证,然后等她回过神来时,租房合同已经签了。

至于钱……这家餐厅的老板正亲自用验钞机帮忙清点。

“小苏,你这是遇上好人了。”老板清点完现金,交给苏锦瑟,另外又拿了一千给她,“你爸妈的事,我听说了,我这店吧,刚营业没多久,投入的不少,资金周转也难,这点钱就当我给叔叔阿姨买点营养品,你别嫌少。”

苏锦瑟看着餐桌上崭新的红钞票,整个人还处于神游,若不是她跟老板挺熟的,真要怀疑自己是被下了迷魂药。

扭头看着窗外,那道挺拔的身姿,直到他上车,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是花痴,她根本没空花痴,而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太顺利,令人不敢相信是真的。

“老板,我都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认出我的?”苏锦瑟舔舔唇,咽了咽口水,站起身来,扯了扯油腻的头发,尴尬的看着老板。

老板同情的看着苏锦瑟,指了指她手里的手机:“说实话,要不是你这手机壳,我真不认出你来。”

手机壳?

苏锦瑟低头看手上的手机,瞬间脸红。

“新书大火大卖!嫁个高富帅!”超大字号啊,顾泽年肯定也看见了!

啊啊啊,脸啊!丢完了吧?!

不过,没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赶紧去医院存钱才是正事!

一把抓过装钱的双肩包,苏锦瑟对老板鞠躬说了谢谢,急急忙忙往外跑。

刚跑出两步,被老板叫住:“小苏,等一下,我送你过去,你一个人不安全。”

苏锦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跟着老板出门。

刚抬脚准备上车,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房东,你是要去医院吗?我跟你一起去吧。”

2019-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