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珉曦红着脸送梁璟离开家去,梁璟看着倚在门口双颊和嘴唇格外红润的“新晋女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满足和得意。

但是梁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深深地看了江珉曦一眼,然后压低声说道,“你今晚也可以住在这。”

不过这句话一说完,江珉曦的脸彻底红透了,如同鲜艳的番茄一般。她甚至连看都不好意思看梁璟一眼,手指纠结的搅在一起,眼神躲闪着嗫嚅道,“我在学校还有作业没交……”

梁璟的嘴唇向上弯了一个微小的弧度,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没再说什么,转身大步了离开自家别墅。

见梁璟走了,江珉曦这才抬起头,脸上的红色迅速消退,像是上好的胭脂一瞬间被什么抹去,露出了有些病态的苍白底色。

那些少女纯真的气质冰雪融化般从江珉曦的身上消退,她默默地从门口退回去,静静地环视着这个“曾经”属于她和梁璟的家。

这里和她记忆中一分不差,每一处都隐藏着梁璟恰如其分的品味,精致又暗含着大气的豪宅,最终却变成了锁住了两个痛苦不堪的人的精致牢笼。

江珉曦不想多在这里停留,因为新的人生再次重启,她要做的实在太多了,没有时间缅怀感慨已经逝去的时光。

她回到楼上的卧室,简单地把不多的衣物收到包里,给王叔发了一个要回学校的消息。

江珉曦拎着学生时期才会用便宜的小包,却好像找回了武器的穷途剑士。

现在距离梁璟失踪还有十年的时间。

距离她“跳楼自杀”也还有十年的时间。

但是也许这一切的起因早已出现,这一切的纷争早已开始,是过去的江珉曦太柔弱,太愚蠢,才会从未发觉。

从前的梁璟为了她付出了一切,甚至是生命的代价,那么现在该换江珉曦来保护他了。

她慢慢走下楼梯,又慢慢走出房门。

门外阳光灿烈,所有阴暗无处遁形。

回到良乡大学的门口,一下车,江珉曦就注意到好多人在偷偷地看向她,眼神躲躲闪闪还时不时对她指指点点。江珉曦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嘲讽,心里却全不在意。

良乡大学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综合性大学,培养了无数青年才俊和社会精英。

而就读于良乡大学中文系的江珉曦更是良乡大学为数不多的风云人物,没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因为长得格外惊才绝艳。

绝大多数的良乡大学学生都心悦诚服地认同,江珉曦绝对是毫无争议的校花,因为以她的外貌气质,即使拿到百花争艳的娱乐圈跟明星演员比,也属于最出挑的那个阶层。

这样的外在条件下,江珉曦当然从小到大接收到了比普通人多十倍的狂热和嫉恨。

但是在整个大学期间,她除了外貌特别出众以外,整个人低调到不能再低调了。

平时跟大家一样的上课交作业,基本上什么多余的活动也不愿意参加,学习成绩仅仅是不好不坏而已。

不过一直还算平静无波的人生却在两件事之后打破了。

一件事是良乡大学的杰出校友,青年互联网企业家梁璟回校访谈。

另一件事是《青木缘》剧组不知道怎么找到了江珉曦,提出请她客串一个女配角色的请求。

就是这两件事,在她将来短短的十年生命里,仿佛命中注定的不约而同,一个决定好了她将来的爱人,一个决定好了她将来的事业。

其实当剧组联系到江珉曦时,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她除了惊讶以外,更多涌上心头的居然都是跃跃欲试。

父亲离世后,在母亲的严厉教育下长大,江珉曦一直知道过分的美丽很可能成为一把伤害自己的利刃。

所以她收敛,她低调,在学习之余除了读书没有什么其他爱好,从来没有敢放纵过自己一刻,过着呆板却平静的生活。

直到剧组联系到江珉曦,并告诉她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客串,只是因为在网上偶然看到了良乡大学校花的照片,实在是和角色太契合了,利用假期时间很快就可以杀青的部分,还能给自小生活简朴的她一小份滋润的兼职收入。

江珉曦承认,她真的心动了,因为这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过去十几年的人生都在重复和单调里度过,仅仅是新鲜神秘这一点,对于她来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于是江珉曦隐瞒了自己去拍戏的事实,告诉母亲自己跟着老师去参加调研活动,偷偷地跟着剧组跑去拍戏了。

苦是很苦的,江珉曦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在演戏这方面她就是一张空白的纸。即便她的角色只是一个没几句台词的花瓶角色,可是仅仅是练习走位和适应摄像头就让江珉曦整整几个星期都急的满头大汗。

她就像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水的幼兽,突然直接被扔进了大海去学习游泳。

可有些人总是得上天眷顾,江珉曦居然就是这样一个天才。

她默默地在脾气不好的副导演随口乱骂下,在导演一声不吭的巨大威压下,在每天不吃不睡地练习、观察和琢磨下,竟然无师自通地找到了一些门道。

那个时候累得越发清瘦的她,等到穿上飘如羽纱的古装衣裙,眉眼微动间竟然真的带了几分剧里“神仙姐姐君阙”的味道,举手投足里都是风韵,再也看不出是那个什么也不懂,只会急得满头大汗的新人。

而江珉曦就在这个又苦又累的过程中,竟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爱上了演戏这种玄妙的感觉。对她来说,就和读书一样,穿越时光和空间,去体验另一个世界。

不过这个事情是瞒不住的,等到电视剧一播出,整个良乡大学都炸了锅。

没想到一向含蓄低调的中文系女神江珉曦竟然悄无声息地就拍戏“出道”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所有人看向江珉曦的眼神就变了,议论纷纷中也渐渐多了一些不好听的话。

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当然也包括江珉曦的母亲。

当江珉曦忐忑不安地接了母亲的电话时,只听到了手机另一边深深的叹息。

最让江珉曦意外得是,母亲并没有严厉地呵斥她,而是无奈而疲惫地嘱咐她,做了什么选择就要有什么心里准备。

母亲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也是,你长大了,以后我管不了你了。

从那以后,江珉曦的平静生活彻底被打破了。

随着网络上对于《青木缘》电视剧讨论的热度越来越高,终于有几个不大不小的娱乐公司向江珉曦递出了橄榄枝。

回忆到这,江珉曦不禁有些动容。

她是真心爱演戏的。

因为热爱,所以即使重来一次,她也无悔。

无视一路上别人的关注和议论,江珉曦淡然地走回了宿舍。

一进宿舍,江珉曦就感觉到了舍友李彤彤的眼神在她脸上扫了一圈又一圈,似乎欲言又止。

良乡大学是双人宿舍制,江珉曦和李彤彤单独相处了几年,对她的秉性算是一清二楚。

所以江珉曦没理她,默默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忍着还有些不适的身体,拿出自己的书就准备开始复习课程。

最后还是李彤彤没憋住,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假装热切关心地说道,“珉珉啊,你昨晚过完生日怎么没回来啊,女孩子多危险啊,我都担心坏了。”

见江珉曦没反应,李彤彤这才意有所指地说道,“唉,你说你,演艺圈这么浑的水你也去趟……你知不知道你今天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学校贴吧里都议论,说什么的都有……”

“说什么的都有?”江珉曦突然出声,打断了李彤彤继续说下去,“说我好好的清白女孩子不做,送自己被潜规则才进了演艺圈是吗?要么就是在讨论送我来的是哪个肥头大耳的油腻金主?”

听江珉曦说得这么直接,李彤彤只好干笑了几声,正准备张嘴说些什么,却发现江珉曦墨玉一样氤氲的眼睛此刻却死死地盯着她,她瞬间好像噎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了。

“那你想知道我的男朋友是谁吗?我可以告诉你。”江珉曦淡淡的语气,好像在说的事情与她完全无关一样。

江珉曦这样一问,李彤彤却愣住了,她有些机械地回道,“啊,啊……是谁……?”

江珉曦非常认真地盯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那请你听好了,我的男朋友,他的名字叫梁——璟。麻烦你下次跟别人一起讨论我男朋友有多油腻的时候,能实话实说。”

李彤彤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她顿时瞪着眼睛猛地跳起来,就连江珉曦最后一句讽刺挑衅都好像没注意到,而是尖声质问道,“你胡说!梁学长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你们根本就不认识!”

江珉曦第一次露出一个无比嘲讽的冰冷微笑,这是李彤彤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所认识的江珉曦,除了无法忽略的美貌,其余的部分普通到不能更普通。

单亲,家庭条件一般,学习成绩一般,连性格都是懦弱隐忍,好像这张脸下面只装了一个木讷无趣的苍白灵魂。

除去表面的客气,自认家庭环境优越,貌美聪慧多才的李彤彤私底下都不屑地觉得江珉曦连木头刻的美人雕像都比不上。

这样的江珉曦,怎么可能和天之骄子的商业新星梁璟学长在一起?!

“不可能?”江珉曦以往这张呆滞的美人脸现在是前所未有的生动,乘满了鲜活的讽刺意味,“那么你很快就会看到的。”

“不!我不信!”李彤彤再也保持不住假惺惺的伪装,她不屑地瞪着江珉曦,眼神像刀子一样甩在江珉曦身上。

眼神如刀,言语似毒。

而在前世,做了十年演员的江珉曦早就习惯了这些,李彤彤此刻的愤怒就像试图拿头发丝刺痛她,无济于事。

江珉曦没有理她,只是低头,静静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今天晚上可以一起吃晚饭吗?”

发送对象——梁璟。

2019-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