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珉曦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一丝淡淡的古龙清香钻入了她的鼻子中,这种熟悉的味道让江珉曦情不自禁地陷入了迷茫。

她,她还活着吗……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个想法像是划过黑暗夜空的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她刚刚还处于发懵凝滞的思维。

江珉曦从手指开始的战栗,开始缓缓蔓延,最后直达心脏。

她还活着!

醒悟过来的江珉曦颤抖着双手,有些恐慌又有些期待地向身旁摸去,感觉自己紧张地都快要窒息了。

黑暗中,细白如兰的手指在柔软雅致的床单上缓缓划过,最终探到了一个温暖的身体。

那是一个温暖柔软,却又肌肉分明的身体。

但就在这一瞬间,冰冷的指尖仿佛被这温暖的触感点燃,江珉曦心如鼓擂,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从眼眶中涌了出来。

“干什么?”

低沉磁性的声音蓦地在卧室中响起,说不出的清冷悦耳。

这声音让江珉曦的泪水如同泉涌,想要收回的那只手却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抓着,紧紧地按住不让她抽回。

那样的牢固,那样的霸道。

一如记忆中的千万个夜晚,从来没有改变过。

这样刻骨铭心的感觉曾经让江珉曦恐慌到无时不刻想要逃离,尽管到后来如同大梦初醒,她却再怀念也找不回来了……

江珉曦,重生了。

身体上传来陌生又熟悉的痛感,以及隐隐从空气中可以嗅出残留的蛋糕香甜气息,无时不刻得提醒着江珉曦现在的处境。

她现在可以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十年前二十岁生日的那天晚上。

这一天,或者说正是从这个夜晚开始,她的生命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另一个人永远地纠缠在了一起,至死方休。

又或者对于后来的江珉曦来说,正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她的人生列车终于步入了注定的轨迹,始终朝着那个宿命的终点进发,再也停不下来。

“哭了?”

身侧那人先是愣了愣,随即似乎是在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本来清润的嗓音里多了一些压抑的不耐。

“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办法接受。在我的字典里,不存在这样没用的人。”

“更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后悔了,或者是从来没有想到过事情会是这样。”

“江小姐,在这世界上所有你得到的东西,早已在暗中标明了价格。想来你应该不是这么蠢的人。”

说完以后,卧室中陷入了沉默,等到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时,却更加冰冷了。

“江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今天破例跟你说这么多,是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下一次,我可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越说到最后,声音里的不耐烦越是浓郁,甚至故意透露出几分威胁的意味。

上一次听到这些话的自己,是什么反应呢?

江珉曦完全没有被身旁人的冷漠和威胁吓到,反而莫名地有种放松感,思维甚至也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散,开始回忆起来。

她另一只柔软的小手情不自禁地捏紧了被子,想到上一次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动作,但又完全不同。

上一次在这个窒息的深夜里,她被恐惧所湮灭,身体抖的跟筛糠一样,好像浸入了零下几十度的冰水中一样,绝望又害怕直至变成一副冰冷的雕塑。

那个时候的她,应该感觉是踏进了地狱吧。所有的期待和美好在一瞬间变成了丑陋的现实,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的精神从一刻开始崩溃,直到多年后才慢慢恢复。

然而,多年以后……

想到这,江珉曦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冲动,然后她颤抖着挪动起还在疼痛不适的身体,默默地挨到了男人的身子边,把头轻轻地放在他宽阔有力的肩膀上。

就这样,原本在床上各占一角无比疏远的两个身体,现在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宛如这世间最亲密的一对爱侣。

男人根本没有想到她突然的亲近和依赖,江珉曦像一只满心依恋的宠物猫一样的举动不仅没有能够取悦他,反而让他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身体,许久以后才放松下来。

“看来江小姐是个聪明人。”

故作冷酷的声音简单说了一句就再也没有回音。

只是那只握住江珉曦的手一整夜都没有松开。

不过,整整一夜,江珉曦都没能睡着一刻。

重生以后,一开始,她自然是立刻被巨大的喜悦淹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在那样凄惨的被人害死之后,现在的重生就算是魔鬼带毒的礼物她江珉曦也会欣然接受。

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死前看到的画面不断反复。

闪烁的电脑屏幕上滑动着无止无休的谣言、质疑和谩骂。

书桌上的报纸头条是一宗震惊业内的商业天才离奇失踪案。

助理小姜惊恐的眼睛里乘满了泪水,一双向她伸出来的手那么苍白无力。

飘荡的窗帘上在风里缓缓落下,那上面是她曾经最喜欢的花,还是他特意订制的……

不甘的恨意慢慢地蔓延到整颗心里,直恨到江珉曦的心口都开始发痛,像千万把尖刀在残忍地搅动,叫她痛到无法呼吸。

等到再次重生以后,终于神智清醒的江珉曦才确定了一件事——

她不是跳楼自杀的!

她是被人害死的!

可是在江珉曦“跳楼自杀”之前,她已经陷入严重的抑郁症整整三个月,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的这段时间里,她的神智并不是时常清醒的。

所以江珉曦唯一能确定的是,就算当时深陷泥潭一样的困境,就算被万人唾弃谩骂怀疑,她都没有放弃自己的生命。

因为当时的她,还背负着另一个生命的责任……

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她江珉曦回来了。

重来一次,不管是孽缘,还是仇怨,所得必报!

她默默地在心里一字一句地发誓,这一次的江珉曦绝对不会再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提着向前走!

一夜无眠。

清晨醒来以后,梁璟看着顶着巨大黑眼圈,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的江珉曦,身上的低气压浓郁到几乎能滴出水来。

即使实际的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岁,面对一言不发,紧蹙着眉头的梁璟,面对他注视的眼神,江珉曦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心里发虚。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一前一后下了楼,在宽敞明亮的餐厅里吃完了气氛压抑的一餐。

吃完早饭以后,两个人谁都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梁璟挑了挑眉,看江珉曦沉默着,低下头却依旧露出的柔美轮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烦躁。

于是他猛地从餐桌边站起身,简短地甩下一句话,“我要去公司办公了,待会儿让王叔送你去学校。”

说完,梁璟迈着两条笔直的长腿就要离开餐厅。

柔软到妙不可言的触感却突然从他的背上和腰间传了过来,梁璟愣在了当地,再也没能向前走一步。

因为让梁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江珉曦竟然从背后环住了他,还亲昵地把额头轻轻抵在了他挺直的背上。

女孩柔软的身体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清香,即使微微颤抖着,竟然给了梁璟一种带着坚决意味的错觉。

他嗅着这种少女甜蜜的气息,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梁璟……梁总,我会做一个尽职的女朋友的,你放心吧。”

少女清脆的声音中有一丝沙哑,但是没有任何卑微,好像就是说了一句平平常常的话。

梁璟默不作声地听完,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才轻轻拍了拍环在自己腰上的玉白小手,仿佛是赞许了江珉曦的承诺。

江珉曦抱着梁璟,小脸贴在这个鲜活的身体上,只觉得紧绷了一夜的精神一阵放松,就连那颗快要被复仇火焰烧化的心脏都被梁璟身上自带的冷意抑制住了。

上一世,江珉曦亏欠梁璟的太多太多。

以前是她不懂得珍惜……

这一回,就算是梁璟赶她走,她也不会再离开他了!

江珉曦抱了好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嗯……女朋友的拥抱结束了,梁总可以去上班了。”

梁璟回身转向她,一双幽黑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挑了挑眉道,“女朋友的义务……只有这样吗?”

说完,不待江珉曦做出什么反应,他就低头压身过来,那张清俊的面容瞬间放大,铺满了江珉曦深潭般的眼眸。

梁璟的脸就是只有上天恩赐才有的杰作,大理石雕像一般明朗的线条,却偏偏有一双满含秋水的眼睛,如一笔惊鸿。

即便他平时不苟言笑,城府深藏内心而没什么表情,但当那双眼睛如此专注地盯着江珉曦时,恍惚中她仿佛看到了那平时像寒冰一样的眼神下荡漾着的全都是深情的火焰,几乎要融化一切,包括她这颗已经饱受折磨,千疮百孔的心……

江珉曦听见自己的心跳不争气地快了起来,虽然后来的她和梁璟发生过更亲密的事,而且早已习以为常,但在此时此刻,她仿佛真的回到了洁白如纸的二十年华,一丝丝热意窜上了她原本白皙的脸颊,就像一朵柔嫩的小花展开了粉红的花瓣。

梁璟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喉头轻轻动了动,然后粗鲁地搂过江珉曦不盈一握的细腰,低头吻向了这朵含羞带露的小花。

一开始是小心的试探,好像蝴蝶第一次探索花蜜,慢慢地细致品尝……

到后来梁璟似乎完全为这份甜蜜沉醉,他霸道而莽撞,完全放纵了自己的感官,狂风骤雨般席卷了一切。

江珉曦被他高大的身影笼罩桎梏,如同天神降临般,心甘情愿地为他臣服,像暴雨中柔弱的小花,战栗着承受了所有……

2019-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