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风声萧萧。

一只乌鸦落在青石岗上,浑浊的眼珠盯着四周,两抹身影出现在乱葬岗,乌鸦发出凄烈的叫声——

两个小厮抬着一块卷起来的草席匆匆走到乱葬岗,听到乌鸦的叫声,走在前面那个脚下一滑,整个人扑倒在地。

草席掉在地上,从里面露出一双白玉似的脚。

“夭寿啦你!吓死我了!”

“呸!这乌鸦叫的真晦气!”

木淘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感觉脚丫子有点凉,身上好像还盖着什么东西,硬邦邦的很不舒服。

她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升职为东北地区销售总经理的庆功宴上,一群人或羡慕或嫉妒的说着好话。

KTV里气氛正嗨,自己红酒白酒搀着喝,后来脑袋晕乎乎的疼,应该是醉了。

然后,发生了什么?

木淘淘的脑袋昏沉沉的,四肢像是被束缚住似的动弹不得,她感觉自己像被人抬着走,颠簸的感觉让她有些犯恶心。

“别特么动了……”木淘淘小声嘟囔了一句:“老娘要吐了……”

然而就在她话音落地的瞬间,她整个人连带着身上的草席,一起被抛了出去。

“砰!”

脑袋像是磕到了什么硬物,木淘淘疼的呲牙咧嘴,感觉到手脚有了反应,她别扭的动了下。

“把人埋这儿行不行啊?”

木淘淘突然听到某个年轻的男人声音响起,正当她觉得奇怪时,又听到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声音——

“反正是个死人,随便处理下就行了。你动作麻利点儿,这乱葬岗鬼气森森的,我可不想在这儿多呆。”

死人?谁?是自己吗?

木淘淘努力的睁开眼,她想看清四周的一切,然而就在她和一个骷髅头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猛地清醒过来。

“卧槽!”木淘淘忍不住小声骂了句脏话,这骷髅头做的也太真了吧!

身上不知道盖着的什么东西让她很不舒服,木淘淘想挣扎着坐起,却觉得这个身体并不受自己的控制,怎么连简单的翻身站起都做不到?

这时,木陶然又听到那个年老的声音响起——

“天地各方神灵作证啊!这丫头不是我们害死的啊!要她命的是柳姨娘和二小姐木陶歌啊!我们不过是个埋尸的,你要报应就报应在她们头上吧!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跪在地上小厮正在求各方神灵保佑,胳膊突然被人拉了下。他以为是同伴,说道:

“别吵!我还没求完菩萨!”

年轻小厮眼睛却是好使,看到“尸体”动了。

“动了……动了!”年轻的小厮“嗷”一嗓子叫了出来:“有鬼啊!!”

俩人猛地抬头,感觉面前一阵风吹过,与此同时,一双清冽的眸子出现在眼前——

“啊!!!”

两个小厮先是尖叫不止,然后头一歪,竟然吓晕在地。

木淘淘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她的头疼得厉害,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一堆白骨中爬了起来。

“这是……哪里……啊!”

往前迈开的脚在触碰到地面的瞬间突然发软,木淘淘整个人扑倒在地,从小腹窜起的热流让她头晕脑胀,她好像是从一团火里走出来,全身都热得不行。

该死的!今天应该是她晋升销售经理的日子,怎么她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和同事喝了很多酒,然后……

“该死的,早知道不喝那么多酒了!”

木淘淘费力的爬出坑,她扶着一棵枯了的树勉强站直了身子。

突然,她看到前方似乎有一道人影

第二章胡言乱语

方子瑾扯下袖子的布料,勉强缠在腿上的伤口处,原本是来寻贪玩出宫的皇帝的他,不小心中了旁门左道的埋伏,大腿中了一箭,不得已留在原地休息。

虽然已经发了信号,却不知手下的人何时会到。

正当方子瑾思考接下来要如何行动时,突然从林中窜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那少女踉跄着直奔他而来,猛地扑到他的怀里。

方子瑾眉心一凝,沉声道:“谁!”

“呦,这个少爷是谁找的?出场费多少?姐姐我包下来了!”

方子瑾本以为是刺客,没想到定睛一看后却是个满口胡言乱语的疯女人,本想抬手将她推开,没想到她却死死抓住自己的衣衫。

俩人的姿势十足的暧昧,火光映在木淘淘的脸上,倒显得几分妖冶。

死而复生的苍白之相还未褪去,几道血印狰狞的遍布在木陶然的脸上,凌乱的头发随风散开,金色的蝴蝶发簪在她的头上飞舞。

方子瑾见身上的陌生女子未做媚态,却妩然一身的风姿,那双动如星辰的眸子更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样。

“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吗?”木淘淘莞尔一笑,就在方子瑾被她的笑容惊煞的空挡,她用力把他推倒在地。

现在夜店的少爷都这么高规格了吗?不仅长得好看身材还这么好,就算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也不会觉得吃亏吧?

这么一想,木淘淘笑的更邪气了。

“帅哥,既然你是做这一行的,咱这价钱都好说。只要今天你把我伺候好了,哪天我还来点你。”

伺候?价钱?这疯女人在说什么?她莫不是把自己当成了风月场里的人!?

方子瑾的瞳孔里渗出怒气,从未有人敢在他大陵丞相面前说出如此放肆的话!真应该杀了她才是。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方子瑾咬着后槽牙,警告道:“放开我!否则我查出你的身份,定会诛你九族!”

木淘淘的意识有些混沌了,她的行为似乎完全不受大脑控制。

“你害羞个屁啊?吃亏的是老娘,又不是你!”

“你……”

堂堂大陵国丞相,何时被女人这种戏弄过!

方子瑾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荒唐,他抬手拽着木淘淘的腰,直接把她扔进旁边的池塘,根本没有半分怜香惜玉。

皱着眉头看着池塘里扑腾的女人,想着那池塘的水根本不会淹到她,方子瑾打消了拉她出来的打算。

2019-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