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寒露惊恐的睁大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天我喝多了,睡到了嫣然房间里,至于你房间里是谁,谁也不知道。只不过为了萧家的名誉还有你手里寒家的股份,我才说那天的人是我。”

“喝多了?只是为了股份?”寒露眼眶通红,浑身止不住的发抖,咬牙切齿道:“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才是救了你们萧家的人!”

萧然眼中满是厌恶,一步步的往外走去,不愿再看她,“是你一心想要嫁过来,如果不是为了萧家,我怎么可能接受你。更何况,如果不是你,我跟嫣然也不可能地下恋。”

“本想等你生下孩子再离婚,但没想到你竟然敢对嫣然下手,明天就离婚,你我再无瓜葛。”

说完抱着寒嫣然快步离去。

……

腹部的的疼痛越来越尖锐,身下的白裙早已被染红。

寒露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脸色惨白,但她的心比这地板还要冰冷。

眼泪一串串的砸在地板上。

恨!

她好恨!

从结婚那天开始,她便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更何况她还怀上心爱的人的孩子!

她没有一天不在期待着,盼望着孩子的降生,没有一天不希望跟全世界分享自己的幸福……

可现在,这一切都是泡影,都是骗局!这些人,他们凭什么这么玩弄她的感情,她的人生?!

房门重重的关上!

寒露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眼泪划过脸颊。

高跟鞋敲打在地上,停在她面前。

寒露张开双眼,看到的是陈建英那张恶毒的脸。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寒露红着眼瞪着她,寒嫣然所做的一切,她肯定也有参与。

“还敢瞪我?”

陈建英眼中满是恶毒,抬脚狠狠的踩上寒露的肚子。

高跟鞋狠狠的踩上微微隆起的小腹。剧烈的疼痛让寒露干张大嘴巴却喊不出声。冷汗自额头滚落,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哼,果然跟你那老不死的爷爷一样贱。要不是他不念父子之情把股份只给你,我们一家人又怎么会被人指指点点。挡我们路的都要消失,老不死的是这样,你也会是这样!”

寒露浑身一震,强忍着疼痛沙哑出声:“爷爷是你害死的?”

“是有又怎样?”陈建英冷笑着,再次抬起脚落下去,听到寒露痛苦的声音,满意的扯了扯嘴角:“老不死怎么都不愿意改遗嘱,既然这样,那他还活着干什么,我只不过提前让他结束痛苦罢了。现在,你也是。”

陈建英一把将她脖子上的玉坠扯下,细线在她脖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还给我!”

寒露瞳孔紧缩,这是她从小带在身上的,是她亲生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遗物,没想到陈建英连这个都不放过!

玉质通透,入手生温,一看就价值不凡!

陈建英拿着细细观摩,嘴角忍不住的得意:“这东西我可找人看过了,价值不菲,你一个穷养女怎么可能有这种遗物,一定是老不死的偷偷给你的!”

“老东西果然偏心!”

陈建英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自从这个养女来了之后,老东西处处以她为先,临到死还把寒氏大部分股份都给她,今天就让他们去地下重逢吧!

说完又是一脚狠狠踩下去。

寒露已经没力气去喊了,她模模糊糊听到有人说做的干净点。

只觉得的自己仿佛落进了冰洞,冷!很冷!

周围浓重的血腥味仿佛要把她淹没,身上的白裙被鲜血浸湿、染红。

神识涣散之际,她仿佛看到了大海……

寒露只来得及后悔,后悔自己的眼光不够亮,后悔没保护好爷爷,还有肚子里不知是何姓的孩子……

2019-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