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身体狠狠撞上楼梯扶手,寒露身上被撞的生疼,一张小脸难受的皱成一团。

她踉跄一步,赶紧一手抓住栏杆,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护着微微隆起的肚子。

“寒露,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竟对嫣然下毒手!枉我们一家视你为己出,嫣然更是拿你当亲妹妹看,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对她下毒手,嫣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等着!”

客厅里。

养母陈建英恶狠狠的说完后,赶紧跑到倒在楼梯口的寒嫣然身边。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寒露显然也被吓到了,脸色苍白的看着抱着寒嫣然的丈夫,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步伐凌乱的走到贺萧身边,扯着他的衣袖,“真的不是我。”

“不是你?”贺萧偏头瞪着她,那眼神红的可怕,“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敢说不是你!”

说着一把将寒露甩开,丝毫不顾及她是否有着身孕。

“真的不是我,是她自己。”

“够了!”

看着再次爬到自己脚边的寒露,贺萧忍无可忍,抬脚将她踢开。这一脚踢的极狠,寒露整个人滚了好几圈,脑袋重重的磕在楼梯上,一阵眩晕感随之而来。

伸手摸了摸脑后,入眼是刺眼的鲜红。

比这更让她害怕的是肚子上时有时无的疼痛。

“贺萧……”

“闭嘴!寒露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不配叫我的名字,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你居然还敢伤害嫣然,要是嫣然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看我怎么收拾你!”

贺萧的话堪比一月的寒剑,让她心中一片冰冷。

就在半小时之前,是寒嫣然拦住了她,并拿出产检单说孩子是贺萧的!

“寒露,贺萧爱着的人从始到终都是我,是你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他从未爱过你。”

“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娶你吗?你真以为是爱你?也不怕告诉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手中的寒家的股份。至于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也不是贺萧的!”

“能有资格怀有他的孩子的只有我,只要能让你出局,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很快寒露就知道她口中的“代价”是什么了,在听到脚步声后,她竟直接抓起自己的手然后滚下楼梯。

这一幕正好被下班回家的贺萧看到,随之而来的还有紧随其后的养母,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寒露看向寒嫣然。

脸色苍白,身下渗血的寒嫣然几不可查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眼神。

寒露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可以这么狠,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可以不管不顾。

肚子的疼痛愈演愈烈,寒露明显的感觉到身下又温热流出来。

她脸色变得惨白,惊恐的向贺萧伸出手“贺萧,孩子,快,我们的孩子!”

“是你的,不是我们的。”

“什么?”

“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贺萧露出嫌弃的神色,再不想看到寒露,轻轻将寒嫣然打横抱在怀里,眼神中的温柔与他跟寒露说出的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婚之夜,我跟嫣然在一起,那天晚上碰你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2019-2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