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曼琪走后,房间恢复了安静,顾绯抬眼悄悄打量叶霆翊,标准的倒三角,大长腿身材,古铜色的皮肤,累累肌肉,英俊的脸,傲人的家世。

前世的她放着这样一个爱她如命的极品男人不要,去追逐所谓的青梅竹马,白痴似的被亲人、爱人利用……她究竟有多傻?

想起她死后,叶霆翊为她所做的一切,顾绯的心被拧着似的疼,努力压抑着那股悲伤,她轻轻晃了晃叶霆翊的胳膊。

站在床边,叶霆翊抬眼就见到顾绯带着明媚笑容的小脸蛋儿。

“霆翊,你先出去一下,我想换件衣服……”

前世的她,从不曾心平气和的跟叶霆翊说话,此刻却放柔声音,笑盈盈的娇声。

叶霆翊想起顾曼琪说的,冯明哲那软蛋摸了他一夜的墙角……敢窥觊他媳妇儿,不由怒火高涨,嘴角染上一丝邪笑,他低头在顾绯耳边轻声道:

“出去……出去干嘛,就这么换,你身上哪有我没看过的地方?”

叶霆翊突然的靠近,令顾绯下意识的躲开,他的俊脸近在咫尺,热烈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心里有些害怕——想起他们前世的那些经历,包括昨晚……都不算愉快,他每次都把她弄哭。

“现在知道害怕了,昨天胆子不是挺大的吗?堂堂顾家大小姐,名门千金,从哪学来下三滥的手段,还算计到自己老公头上,看把你能的……”

“呃,霆翊,我错了,我不对……”心里微微忐忑,双手自然挽上他的胳膊,顾绯软软的道歉,“昨天的事儿,我可以解释的……”

这么亲近的动作,让叶霆翊邪火瞬间消去不少,对他,顾绯从来没如此放软过脾气……

别看他出身显赫,祖父、父亲都是国内顶尖的人物,哪怕退下来了,依然颇有余威,他同样争气,自己下海经商,数年内成了国内安保公司的龙头企业,是新城,乃至国内外都出了名的人物,但……

在顾绯的眼中,他永远是个粗鲁的坏痞子,可他偏偏就一眼相中了这个精致漂亮、脾气火暴的小丫头。

现在小丫头仰头看着他,满脸讨好的笑容,系着床单,一片刺目的莹白,叶霆翊一时口干舌燥,不自觉的咽了咽吐沫,喉结上下滑动,呼吸急促起来。

……这个小丫头!!!

胸口热烈,叶霆翊甩开顾绯的手,匆忙向浴室走,见他踉跄的脚步,顾绯不自觉的勾起抹笑。

能再见到他,真好。

——

收拾好自己,顾绯走出房间,叶霆翊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头,听见声音,抬头看着她,目光热烈中带着一丝不羁,却没有开口。

“霆翊……”顾绯眸光闪动,轻声唤。

前世她总是‘叶霆翊,叶霆翊’的叫他,今生要挽回两人的关系,就从称呼上开始改变吧!

“霆翊,昨天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在你酒里动手脚,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好吗?”顾绯走过去,垂头看着叶霆翊低声。

“你大小姐还会道歉?真稀奇啊,难道是怕我找你心上人的麻烦?”叶霆翊肆意道。

“哪有,冯明哲不过是世交家的朋友,什么心上人?我都跟你结婚了,哪有心上人。”顾绯连忙说。

现在想想,她对冯成哲的感情根本不是爱,不过一种习惯,他们俩一起长大,她早就习惯了生活中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所以,当冯成哲对她表白爱意时,她很自然的就接受了,以为那就是爱情。

直到看到叶霆翊为了她顷其所有,不顾一切,顾绯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什么是爱。

“没有心上人?”叶霆翊挑眉。

“肯定没有。”顾绯连忙保证。

前世,因为冯成哲的存在,叶霆翊没少吃醋,他脾气臭,她又在他面前强势惯了,根本不屑解释,每一次误会的结果,都以叶霆翊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结束,这一世,顾绯一点也不想让他误会。

“我以为经过昨晚,你会恨不得和我同归于尽,这态度变的到是快……小丫头,你憋着使什么坏呢?”明显感觉到顾绯对自己不同往日的亲近。叶霆翊狐疑道。

他猜忌的语气让顾绯无语,毕竟,曾经的她黑点太多。

“之前是我太任性,太荒唐了。”顾绯盯着叶霆翊,语气缓慢坚定:“霆翊,我要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

叶霆翊不言,连抽了两口烟,他们结婚三个月,小丫头闹了多少场?这回突然改了态度,变得这么听话懂事……

勾起嘴角蓦然一笑,带着些狂妄,叶霆翊倾身逼近她,“顾绯,为了离婚,你还真是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啊!”

“不……霆翊,我不离婚了,这辈子我再也不离开你了……”顾绯不得已后退,口中喃喃,想起前世叶霆翊被带着手铐的样子,她鼻子一酸,倏地伸手用力拉下他的脖颈,扬起脸便向他薄冷的唇用力的吻了上去……

2019-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