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热……

这是顾绯恢复意识后唯一的感觉,身上骤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痛!

“啊……”

她疼的浑身一僵,不自觉得喊出声,却被身上的男人以吻封缄,伸手触碰他的脸,感觉他瞬间僵硬的身体和越发激烈的动作,那是……叶霆翊,她在也见不到人。

是梦吗?顾绯陷入迷蒙……

再次醒来,顾绯睁开眼,看见的是上方奢华的水晶吊灯。

这是‘世锦豪庭’?她怎么会这儿?这幢公寓自从她和叶霆翊离婚后,就空置了。

慢慢的坐起身,身上的酸痛清楚的提醒顾绯,这一切都不是梦,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怎么回事?她惊骇的望向床头镜子里的自己,身为新城第一名媛,顾绯有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美艳不可方物,只要她微微一笑,无数男人恨不得把命都给她。

但,这镜中的她,明显年轻很多……

“爽吗?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媳妇这么……”低沉的男声响起,顾绯猛然转头,入目是斜倚浴室门,嘴里叼着烟,一脸淡漠的叶霆翊,他穿着一条休闲裤,黑色紧身T恤,脚踩一双贝茨靴。

贝茨靴?她记得自从叶霆翊被她连累,主动从国内市场退出后,就再也没做过这样的打扮了。

顾绯微皱眉头,烟雾缭绕中,叶霆翊的俊脸少了些她记忆中的成熟,多了几分棱角。浑身上下带着一股子狂傲、痞气。

这是叶霆翊没被迫背景离乡,远走海外时的模样!

是她的祈求被神佛听到了,所以又让她回到他身边吗??

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下,她想笑,想上前抱住他,可眼泪却流的更凶了。

“是你算计我,你哭什么?”叶霆翊看着昨夜对他又骂又掐,还在他后背留下无数道指甲印的顾绯,剑眉微挑。

他这小媳妇不会是被昨晚的他给吓坏了吧!

顾绯还没从欣喜中回过神来,房门就被人推开,带着一丝试探的甜美声音响起:“姐姐,你没事吧?”

门开那一瞬间,叶霆翊拧眉快步上前,抓起被子盖住顾绯的身子。

“霆翊哥哥,你怎么会在我姐的房间里,你们……你们昨晚睡在一起了。”那声音尖锐起来。

顾绯拍了拍叶霆翊的手,被子压的太紧,她要喘不上气了,被上的大手松了松,她微微抬起身,就瞥见顾曼琪那张娇柔造作的脸。

前世,她怜惜顾曼琪拖油瓶的身份尴尬,人又单纯,一直把她当成亲妹妹,诸多照顾……

她是有多傻?想起死前顾家人的冷漠,顾曼琪张狂的嘴脸,顾绯悲愤不己。然而,她知道,现在不是和顾曼琪算账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顾曼琪,虽然你不是顾家的女儿,但从小在顾家长大,受过基本教育,怎么连进别人房间,要先敲门的常识都不明白?”

顾绯毫不客气的话,把顾曼琪说的一愣,抬头瞄了坐在床边的叶霆翊一眼,顾曼琪咬着唇委屈解释:“我……姐姐,对不起,是我太担心你了,急的连门都忘记敲了。”

“忘了?那这回记得了吧?我要换衣服,你出去吧!”

“可是……姐姐,明哲哥哥在外面,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他很担心你……”顾曼琪低下头,满脸为难,却又故意提高音量。

这一幕是如此熟悉……

顾绯勾起嘴角,露出一丝了然的笑,她应该是回到了与叶霆翊新婚时。

昨夜,是他们结婚三个月里,第一次同房。

前世,被逼嫁给叶霆翊,她满心不甘,在婚后用尽各种手段逼叶霆翊跟她离婚。

昨晚的事……是顾曼琪给她出的主意,让她在叶霆翊的酒里掺点东西,在给他安排个女人,这样就拿得到他婚内出轨的证据,单方面起诉离婚。

然而,叶霆翊是什么人?身为腾龙总裁,他就是个无往不胜的人间凶器,虽然没有防备她喝了酒,却马上发现了酒有问题,拒绝任何人的接触,怒火中烧的他拉住顾绯,一路狂飚到家,把她扔上了婚床!

不再纵容她胡作非为,放弃隐忍克制的叶霆翊,让顾绯真真正正见识到了朋友口中的那个‘混世魔王’,无视她的哭闹挣扎,彻底坐实了夫妻名份。

床边,叶霆翊听到顾曼琪的话,皱眉站起身要走,顾绯连忙拽住他的大手,无视他困惑的眼神,冷笑道:“我在自己家,和我丈夫在一起,冯明哲算是什么?他担心的着吗?”

前世的今天,同样的场景,顾曼琪和冯明哲早早来了,她扑到冯明哲怀里,指着叶霆翊大骂,闹的顾、叶两家人仰马翻……想想,那时的她是有多蠢。

见顾绯没像她预期中的作闹,顾曼琪不甘心的皱眉,抬头看叶霆翊,她眼中闪过痴迷和贪婪,“是啊……大概是我想多了,不,不过,姐姐,明哲哥哥和你青梅竹马,他也是担心你,昨天足足等了你一整晚,要不你还是出去见见他吧。”

“用不着,没人让他等我……我和霆翊昨天一夜都没睡,没精力见他,只想好好体息。”顾绯冷笑一声。

听了‘昨夜一夜没睡’这句话,顾曼琪低下头,隐去眼中的嫉妒,咬着唇:

“那好,姐姐你好好体息吧!我先走了……”见顾绯两人都没有理睬他,顾曼琪气恼的转身走了。

2019-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