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不是皇后娘娘?你不是皇后娘娘你来干嘛?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想害本宫吗!”女人飞快的后退,然后捡起一根桌脚,凶神恶煞指着她。

沈溶月扶额,在冷宫打探消息……任重而道远。

一上午就这么过了,沈溶月看了眼天色,不早了,到午膳时间了。

于是扯开巴拉着自己的女人,撒腿就跑。

去找小德子吃饭去。

小德子很好找,这会儿是饭点,他肯定去御膳房了,她去冷宫门口等着就成。

沈溶月蹲在冷宫门口,眼巴巴望着。肚子已经开始闹腾了。

又过了一会儿,视线内终于有了人的影子,不过那并不是小德子。

那一行人有三个,领头的是一个老太监,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好人。

两人中间,是一个姿态狼狈却气质卓然的年轻男子,披散着发,看不清楚脸,身高一米八几,衣袍宽大。

看不出来身材,但沈溶月猜着他身材肯定很有看头。

头发,衣袍上都有血,一个惨字了得。

见老太监差不多走近了,沈溶月站了起来,仪态规矩。

“进去吧,不过是个假太子,还敢端架子!”那老太监把男子往前一推。

转头看向沈溶月,尖着嗓子道:“不用对他多好,最好往死里整!”

沈溶月胡乱的点头,余光观察男子的反应。

男子没反应,很淡定,太淡定了。

她虽才来一个礼拜,但总能从小德子嘴里听说,那些犯了罪的人被送来冷宫时,无一不是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要不就是喊冤枉,要不就是喊饶命,还有喊着报仇的。

她一回都没见过,正好奇着,哪知这却人一声不吭。

老太监又刻薄的刺了男子两句,然后就走了。

沈溶月见小德子还没回,就只好自己带这人进去了。

“冷宫里的屋子都一样破,你就随便选个住处吧。”沈溶月领着他来到一排屋子前,“有几处死了人的我就不带你去了,晦气。就这些个还算干净。”

冷宫那么大,干净的屋子其实还有不少,但沈溶月可不想走那么多的路,她待会还得去吃饭。

男子还是没啥反应,径直走进了第一个屋子。

沈溶月暗自啧了一声,他选的那屋子,表面看起来比其他屋子破,然而里面,却比其他屋子好不知多少倍。

“你新来的,又正好赶上饭点,小德子还不知道你来了,应该不会那你的膳食,冷宫里没有晚膳,你今天可能会饿肚子。”沈溶月也跟着进去。

心里嘀咕,你说句话呗?声音好听我就分半个馒头给你,不好听就算了。

等了很久,男子也没说话,沈溶月失望的回到冷宫门口,继续等小德子。

小德子回来后两人一商量,还是给那男子匀了些饭食,送了过去。

转眼三个月就过了,沈溶月信息打探的也差不多了。

如今天下三分,秦,楚,晋三国表面和平实则暗潮汹涌。

沈溶月在楚国皇宫,都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硝烟。

这后宫里三千佳丽,那硝烟就跟前世某市的雾霾似的。

她就是偌大皇宫里的一个小虾米,一个不慎就会被炮灰掉。

想要活下去那必须得拼心机,心机她是有一点,但真的不多。

她要是穿到宫斗剧里,活到大结局可能性几乎没有,更有可能的是半路夭折。

那可不行,她还想着平安活过这一世呢,这条命是她捡来的,可得好好珍惜!说不定这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所以,得活着,还得好好活着。

2019-2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