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从床上坐起,揉了揉迷蒙的双眸,伸了个懒腰。

衣服不怎么会穿,随便套了套,然后起身去开窗。

阳光洒进来,她这才露出今早的第一个笑容。

要是穿到一个普通老百姓身上,只有三个月的记忆说麻烦也麻烦,说不麻烦也不麻烦。

可她现在是一个宫女,三个月的记忆,那是真的麻烦。

沈溶月叉着腰,抬头看天,老天啊,你这是对我好还是不好呢?

没时间惆怅了,她还得去收集一下这个时代的基础信息,努力不露出端倪。

如果让别人误以为她是妖怪,那肯定会被人烧死的。

冷宫不愧是冷宫,放眼望去荒草丛生,房屋破败。

还有不少疯掉的后宫女子,有的毁容了,有的面容消瘦,从那眉眼间依稀能窥见那过往的绝世芳华。

沈溶月无比的庆幸自己没穿成她们其中一员,她可不想装疯卖傻。

她一边摇头,一边往前走,正不知道该干嘛,正好遇到了送餐的小太监。

“今日都有些什么菜?”沈溶月从小太监手里接过食盒,眼馋的看着。

小太监是新来的,叫小德子,模样清秀,性格看起来比较憨。

沈溶月穿来有差不多一个礼拜了,接触的最多的就是这小太监了,两人已然成了朋友。

“是御膳房的新菜,叫什么翡翠什么的,名字太长了,我记不住。”小德子抓抓脑袋。

“记那干啥,有吃的就成。”沈溶月适应能力强,已经懂得冷宫里“一斗米,百两金”的道理了。

小德子拉着沈溶月躲进一间屋子,“今天剩的多,你多拿一盘,躲着点吃,我帮你望风。其他人的我等会再送。”

说着,他又从怀里拿出两个白面馒头,“这是我表哥给我留的,你拿去,你太瘦了,得多吃点。”

沈溶月感动的接过,然后拍了拍他的肩:“等我以后飞黄腾达了,一定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小德子笑眯眯的点头,“好嘞。”然后就出去望风去了。

风卷残云般把她的东西吃完了,两个馒头被她塞进袖子里的暗兜。

冷宫没有晚餐,她可是一顿都不能少的人。

吃完了,跟小德子又胡扯了两句,然后就溜达去了。

冷宫里除了那些疯女人以外还有两个宫女,两个太监,一个管事嬷嬷。

沈溶月自己算一个,小德子也算一个。

原身性格软,小德子性格憨,这么大个冷宫几乎就他俩管。

至于其他几个,都忙着巴结别的主子了,基本不在冷宫出现。

沈溶月溜达到一个破败程度好点的屋子,然后推门进去。

刚进去就迎面冲过来一个女人,“啪”的一声,那女人就跪下了。

那女人五体投地的跪趴在地上,声音极大,喊道:“娘娘!臣妾是冤枉的啊——”

沈溶月嘴角抽了抽,尽管她适应力很强,已经和这冷宫里的各种女人相处了一个礼拜,但……

这种情况,她是真的不好适应!

那女人见沈溶月没出生,又抬手去拉她衣摆,接着嚎:“娘娘,娘娘你放过臣妾吧,求求您你放过臣妾吧,臣妾再也不和您作对了!”

“你别扯我衣服!要扯坏了!”沈溶月哀嚎一声,这是她唯一一件外衫!

女人停下动作,看着沈溶月,神情悲切,“娘娘,我求求您……”

“我不是什么娘娘……”

2019-29-03